第十四章 水下

青诡纪事 +A -A

  信息时代,每天全国大把的奇葩异闻,惊悚案例应有尽有,不过两三天时间,关于凌泽的那个帖子,已经鲜少有人再看了。

  这头,郑明翠的计划也陷入了僵局。

  何青只给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可是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这两天来,不管郑明翠怎么拟态场景,凌泽都是一样的一言不发。

  他虽然一觉睡醒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每次到梦里,他的记忆就全部回复,就能把梦里的事情和现实联系在一起。

  于是理所当然的,他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郑明翠搞的鬼。但是看这情况,他也笃定郑明翠没有更好的办法报复他,于是更加能够控制自己。

  梦境中的话,和现实中那个帖子里的话一模一样。而宿舍的那三位,则至今不肯回来住。凌泽深受其辱,这两天在梦里咬死了不说话,看见郑明翠的表情越发焦灼与愤恨,他也明白,这种方法是对的。

  郑明翠现在夜夜聚阴入梦,脱离不了符咒的范围,跟何青也没法沟通,眼见着七天的时间快过去了,实在无法,何青只好主动出击了。

  星期三晚上,熙和公园情人湖旁,民警抓到两名意图破坏公共环境的男生。

  熙和公园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开放性公园,总面积大约三十万平方米,其中有莲花池,小型水上娱乐设施,以及最中心的人工湖。

  人工湖上开放有小船租赁业务,悠悠清风,泛舟湖上,湖畔还有莲叶荷花,再加上价格实惠低廉,二十元就可以在湖中慢慢一个来回,因此,这里也成为众多情侣告白约会诉衷情的好地方,被戏称为“情人湖”。

  之前凌泽的梦话被曝光,里面就有提到情人湖,虽然只是梦话而已,但实际上,已经有不少脑洞开阔的人心里在嘀咕了。

  不过,怀疑归怀疑,真要让他们去求证这件事,这不****吗?所以也只能沦为谈资,没什么实质意义。

  而何青做的,就是挑准两个心怀怨言的男生,将引念符拍到他们身上。

  这两个男生家境优渥,平日里学习表现也出众,但是每到领取奖学金的时候,都因为凌泽是个励志典范所以被淘汰下来,奖学金对两人而言不算什么,但是不蒸馒头争口气,连续压了三年,年年都是一个理由:“凌泽家境不好,得靠奖学金才能交学费。你们成绩差不多,就当做个好事吧……”

  辅导员这么劝道。

  那也不能一压三年吧!两个满肚子牢骚的人于是反而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本来,方圆圆的引念符就是能够放大人的思想,千挑万选的这两位同学,虽然心中不忿,但是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于是二人有了同一个念头,那就是:去情人湖,看看梦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情人湖白天人群熙熙攘攘,想下手那是不可能的,二人于是在公园里跟着流浪汉一起蹲守到半夜,待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才出现在湖边。

  两个男生一个叫徐洋,一个叫王松林。

  此刻借着昏黄的路灯和手电筒,看着桥底下绿油油的湖水,不由的有点打退堂鼓了。

  王松林问道:“咱们……还下不下水了?这万一要是什么也没有,不是,不是白费功夫吗?”

  看着底下仿佛怪兽一般的湖水,徐洋也犹豫了。不过想到自己这两天天天想这个事儿,实在是不得出个结论不放心。

  于是,他狠狠心咬咬牙:“下!来都来了,肯定要下去!”

  两人拿定主意,于是带上东西到了小码头。

  徐洋一边往自己腰上缠绳子,一边说:“你先把那个大铁钩放下去,放到底,人家说这情人湖有十米深,我看十米没有,但是五六米肯定有的。你把钩子哪条绳系在栏杆上,我腰上这条也是,看好时间,三分钟不出来你就拉。”

  大铁钩是菜市场上卖肉的挂肉钩,两人是打算,先下去看看有没有箱子,有的话就挂上,没有就谁也别说,当做一场

  梦算了。徐洋可是校游泳队的,别的不行,水底下还是可以的,系上绳子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毕竟,两人过来是想给别人找不痛快,可不想自己不痛快……

  待到亲眼看到绳子绑好,钩子也放到水里了,徐洋活动活动手脚,调整一下腰上另一条绳子,深呼吸一口,扑通下水了。

  夜里的湖水格外深沉,而且人工湖天长日久,水质可以想像,徐洋头上绑着防水手电,四肢划动,迅速窜到水底。

  水底垃圾到处都是,玻璃瓶碎石渣和一些半腐烂的塑料制品无处不在,还有各种随身背包挎包……

  徐洋嘴边咕嘟冒出一串气泡,他心想:这水真,他,妈,的脏啊……回去一定要好好洗澡!

  水底十分广阔,但是手电范围只有一方,眼见着有点憋气了,徐洋正打算回去,突然,眼前赫然出现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他一阵惊喜,赶紧把提前拽下手里的钩子拿过来,挂在行李箱的把手上。

  这个箱子是郑明翠家境尚好的时候买的,质量有保证,更何况下水才不过几个月,因此钩子挂上去的时候,把手居然还没有烂。

  虽然不知道这个箱子是不是凌泽口中的那个黑色大行李箱,但是水底下看着,确实是黑色的没错。

  徐洋目的已经达到,心中一口大石放下,赶紧往上游。

  “呼啦”一声,他露出了水面。

  王松林在上面等的无比煎熬,徐洋再不回来,他马上就要扛不住了。

  虽然两人过来偷偷摸摸的办事,一方面是因为对凌泽心有不忿,但另一方面,也是对他说出那样有头有尾的梦话感到好奇又害怕……结果徐洋下水老半天,就是不上来,再晚一会,王松林就要拉绳子了。

  这下看到水中的人影,他立刻松了一口气,仿佛劫后余生一般,赶紧惊喜的对徐洋说:“还好还好,我就怕你出事。来,我拉着绳子,你快点上来……对了,找到了吗?我看那条绳子好像动了。”

  徐洋在水里抹了一把脸,想到那个大箱子,不由对凌泽越发后怕,但此时同伴问起来,他还是佯作大胆的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儿?不过底下的确有――”

  话还没说完,突然,岸边照过来几道手电筒的光,伴随着还有人的呵斥:“……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