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不要脸的狗

青诡纪事 +A -A

  到底怎么回事?!!

  凌泽赤红着双眼,任他再淡定,再天塌不惊,然而这种事情一旦有心人查证,他这辈子就完了!

  梦话……他从小到大,都从来不说梦话的!再说,最近几天睡得特别沉,也根本没有做梦的记忆,他们怎么会听到什么莫须有的梦话?!!

  难不成,有人阴他?!!

  凌泽深呼吸,压抑下心中砰砰乱跳的心脏。

  现在局面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是内部论坛里传一传,没有证据,没有苦主,仅凭一句梦话,报案JC都不会管。

  他又翻了翻论坛,虽然帖子里说的很详细,还把他的“梦话”也复述出来,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莫名奇妙的“梦话”是怎么来的,更遑论其他学生。

  往下一看,除了部分“细思恐极”的评论外,还有很多女生都留言说楼主有病,拿着人家的梦话上纲上线。有的人还说自己做梦手撕鬼子了,但现实中鱼都不敢杀……

  总之,现在大家更多的是当一个故事看,虽然这个故事惊悚又血腥,但毕竟没反应到现实来,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个会真当他是杀人犯。毕竟,郑明翠他们谁都没见过,也不知道她的存在。知道的都在老家,那个小山村里,也看不到明大校园论坛的内容。而最重要的是,郑明翠没有亲人了。

  至于今天大家反应这么大,估计是被他平时的温柔阳光励志形象,和这个说梦话的形象造成了巨大的反差,大家一时接受不了罢了。

  他稍微放下心来。

  何青看着自己的破手机,不由郁闷了。

  就是逛逛论坛,刚看到凌泽的事被爆出来,还没来得及开心呢,手机就瞬间死机了。

  这个VV智能手机是何青上大学那年买的,质量还是很不错的,但是因为她身边夜里老是有鬼魂过来,阴气太重,温度过低,才导致手机使用寿命大大减少。

  毕竟,手机是机械产品,没办法像宿舍同学一样接受平常何青身边溢散的灵气滋养,阴气一重,它的零件就潮了。

  想想自己卡里的八万块钱余额,何青想着自己心水已久的龙腾手机,决定还是换了吧!

  ――老话说的好,苦谁不能苦自己啊!

  学校旁边就有手机城,何青从北门的巷子里穿过去,用不了十分钟。

  不过,今天看起来是有意外惊喜啊!

  何青看着垃圾桶旁边的三只流浪狗,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走运,虽然买新手机花了一笔钱,但是,却能省下买上好黑狗血的钱了!

  看那三只皮毛斑驳,瘦骨嶙峋的土狗中,赫然有一只正好是纯黑色的。

  想想自己第一次弄黑狗血的艰辛,何青不由牙痛,不过,好歹有经验了。

  三只流浪狗都是纯正的土狗,这年头,大家都养各种纯种狗,连日本土狗柴犬都大受欢迎,只有华国田园犬,除了农村,基本没人养。

  但是何青却知道,论血统的优化性与多变性,没有哪种狗能比的上它们。更何况,若论画符,除了田园犬,别的品种的黑狗,也根本没有半点用处,毕竟,宠物狗和看门狗一比,血液里的刚性就不足。

  三只流浪狗经常在大学附近徘徊,并不特别怕人,因此何青站在那里不动,它们看一眼,也就接着埋头翻垃圾了。

  天气还热,垃圾桶的味道十分难闻。但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可以吃的东西也多,因为很多人担心吃食放坏了,一顿饭后就倒了。对于流浪狗来说,夏天除了太热,反而是个不容易生病饿死的好季节。

  何青看着它们,转头从旁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三根粗粗的双汇王中王,撕开包装,慢慢向流浪狗走近。

  附近大学生多,经常会有女生带零食来投喂,三只狗也只是警惕了一小会儿,就立刻选择吃新鲜的了。

  何青待它们走近,顺手大拇指和小指一点,给自己掐了个启灵咒――动物天生有生存本能,是因为它们从生下来身体就传承了能让它们活下去的好习惯。而人类也同样有,不过是因为后天接受事务太过驳杂,一饮一啄都有前人定好,久而久之,反而是人类慢慢丧失了这一优点。

  不过,有得必有失,虽然没有先天的生存本能,但是人类的学习能力,却是其他动物不能比的。

  这启灵咒,就是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跟生灵无障碍沟通的。

  她摆出狼外婆的微笑:“来,乖乖吃,慢点吃,不要急。”

  “啊!这个阿黄喜欢!”这是一只土黄色的狗,何青看它的毛色,虽然脏了点,也没什么光泽,但是的确是纯正的土黄色没错,难怪叫阿黄。

  领头的,也是三狗中体格最大的,何青的目标――大黑狗,毫不客气的用尾巴拍它:“出息!这光是香,能有肉好吃吗?!”

  另外一只黑棕色的狗嗷呜一声:“老大,肉是好吃,可是没有啊!”

  何青听着,不由黑线:这狗,怎么跟想象中的老实狗不一样啊?

  哎呀不管了!

  眼见着火腿肠都要吃完了,何青于是说道:“大黑狗啊,你们每天都吃不饱吧。要不这样,你给我一管血,我包你一个星期的饭,怎么样?”

  大黑狗沉默的吞下最后一口火腿肠,在何青隐隐期盼的目光中,突然对小弟说:“快走,这是狗肉贩子!我就知道,她觊觎上我的肉体了!”

  几声犬吠一落下,另外两只狗立刻叼起最后一口食物,夹起尾巴,蹬蹬蹬蹬跑的老远,大黑狗在最后边跟着,转眼钻进胡同里,不知所踪了。

  何青……

  我勒个去……

  人与狗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哪里去了?

  一管血不过才100毫升,包一个星期的饭,以这大狗的体格,那估计都得两三百块甚至更多呢!墨宝斋里处理好了的太阴黑狗血,不也才几百块钱一克吗?

  要不是这样心甘情愿得来的狗血用起来特别好,何青还用费这功夫?!

  她看着手上光秃秃的大红色双汇外皮,不由暗骂:三个臭不要脸狗,吃了东西就不认人了!

  得,费这老鼻子劲儿,结果钱花了,东西也买了,就是狗吃完翻脸跑了……何青摸摸新买的龙腾S1,安慰的想:还好这个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