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梦中十年身(三)

青诡纪事 +A -A

  “郑明翠,我要杀了你――”

  寂静的宿舍中突然一声怒吼,正在静音打游戏的陈诚浑身一个机灵,一屁股吓到了地上。

  他看向凌泽,心中琢磨着:“这得有多大的仇恨啊,做梦都这么咬牙切齿的要杀人……”

  睡着的张旭和周昊然都探出身子,睡眼惺忪的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那么大嗓门……要杀谁啊?”

  两人都睡得正香呢,突然被一声怒吼惊醒,别提多郁闷了。

  陈诚最郁闷,他可还没睡呢,最近玩的还是恐怖系的回合制游戏,被凌泽这样冷不丁一嗓子,简直要尿了。

  他心有余悸的喘口气,说道:“不知道啊,叫的那么大声,还说什么从来不说梦话,吓死我……”

  话音未落,就听仍旧死沉沉睡着的凌泽一声冷笑,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令人毛骨悚然。

  “郑明翠,你放心,我能杀你一次,就同样能杀你第二次。怎么?上回放尸体的地方不满意吗?”

  !!!

  周昊然:……

  张旭:“这,这……”

  最后,陈诚抹了一把呆滞的脸,面无表情说道:“没想到,凌泽内心,原来这么变态啊……”

  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毕竟,凌泽的语气太可怕,好像一个变态一样。

  他看了看仍旧没醒的凌泽,犹豫一下,决定还是不叫他了。然后去卫生间洗把脸,宿舍里突然更冷了,还是早点睡吧。

  小房间里,凌泽看着面无表情的郑明翠,突然收起了怒气,微笑着说:“郑明翠,你放心,我能杀你一次,就同样能杀你第二次。怎么?上回放尸体的地方不满意吗?”

  他勾起唇角,眼神狠厉无比。然而声音却又平和温柔,仿佛小两口的禺禺情话。微抬的下颔,挺直的身形,无一不表示,这才是真正的带着高傲的凌泽。

  “这是你玩的小把戏吧。”

  他不屑的勾唇笑。

  对于一个死人,没必要再装腔作势了:“还是一样的低劣。这样做,除了让你圆一圆和我结婚的梦想,顺便感受压我一头的超然感觉,你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郑明翠冷笑。

  她在凌泽眼里,既庸俗又浅薄。他以为自己临死的执念,就是跟他结婚吗?

  白痴!

  老去郑明翠的表情开始愤怒,她骂道:“凌泽,你在说什么鬼话,什么杀不杀的。我天天辛辛苦苦挣钱养家,你个一事无成的人,还敢吵我!你忘了,你大学还是我供的呢!”

  凌泽最大的缺点,就是永远自视甚高,不接受平凡与失败。只要找准这一点,她有的是办法让他吐露实情。只要在梦里,他的情绪一激动,现实中,就能原原本本说出同样的话来。

  毕竟,没有人会对死人设防不是吗?更何况,等到一觉醒来,他根本就不会记得自己经历了什么。

  一大早八点有一节公开课,周昊然好不容易把睡得死沉的陈诚叫起来,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凌泽,欲言又止。

  凌泽当然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但是在他看来,宿舍里这三个人,各有各的缺点,也根本没有多交往的必要,因此收拾完东西,自顾自走了。

  随着关门声响起,陈诚这才清醒过来,他叹气:“哎呀忘了问他,昨晚上做的什么梦了,听起来好刺激啊!”

  张旭白他一眼:“得了吧,没看见人家都不带正眼看咱们的吗?你就是问了,他多半也不会承认的。”

  陈诚也想到了,叹口气去洗漱了。

  张旭一边穿裤子,一边跟周昊然聊天:“凌泽做梦还挺会安排细节的,名字都有了,不会是甩过他吧?郑明翠……听起来是个女的,咱系没听说有这号人啊?”

  周昊然皱着眉头:“我觉得,不一定是梦中的人……”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然而张旭却意外的听明白了,他腿一软:“真的假的?耗子你可别吓我啊!”

  夜里十二点,宿舍里万籁俱寂。

  三个床铺里的人都慢慢坐了起来,然后小声招呼对方:“来,过来,我这离得近!”

  声音很小,凌泽沉沉睡去,半点反应也没有。

  这三人正是陈诚,张旭,周昊然。

  三人挤在凌泽对面的张旭床上,把下铺的电脑什么挪开,然后几个人打开手机电源,借着微光开始打牌。

  “对4!我们这动静不小了吧?凌泽以前可是我上厕所他都要说我打扰他学习的啊。”

  “对8!不清楚,唉管它呢,耗子你今天说的话有没有谱啊!不然明天上午还有课,熬一夜了肯定不行啊。”

  “对2!对,你说的也太吓人了吧,我在梦里还经常砍怪呢。”

  “王炸!我赢了!你做梦会说:‘周昊然,我能杀你第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上回放尸体的地方不满意吗?’这样的话吗?”

  “卧槽又输了!不过这么说起来,是有点恐怖啊。这都快一点了,平常都是一点多或者两点说的,估计马上就能听到了。”

  又一次来到小房间里,看着憔悴苍老看不起他的女人,凌泽压下去的怒气,又重新被郑明翠的表情点燃!

  他冷笑:“你如今这么得意,是忘了自己怎么死的吗?”

  郑明翠的面色骤然苍白起来。

  “看来你知道怎么死的了?也对,听说人死有鬼魂的嘛。我给你下了安眠药,你不是想要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吗?怎么,看如今这个情况,难不成我安眠药喂多了?所以小孩子还是没保住?啧啧,早知道,我就不提前准备这么多药了,你知道吗,每次去医务室说自己失眠时攒安眠药时,那个女医生的表情,跟你们一样,令人作呕。”

  “不过,你都死了,那我用砍刀剁你的骨头手脚,你有感觉吗?是不是想杀了我?”

  看着郑明翠猩红的双眸,凌泽仿佛终于感觉到了,强大的自己。

  他得意的笑,狠狠补上最后一刀:“你那个行李箱可真大啊,我把你切碎了包上塑料袋放进去,居然还有多余的空间……不过也多亏它大,所以我才能加上别的砂石碎土,让它永远沉没在你喜欢的情人湖……”

  郑明翠的两眼,终于有血泪淌下:“我只恨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傻,供你上学,供你生活……”

  “说什么供不供的,那些钱,不是你心甘情愿给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