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聚阴引神

青诡纪事 +A -A

  何青从墨宝斋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

  今天周六,上午没课,她也不用担心迟到的问题。不过,此时的何青,已经完全不在意这些事了!

  ――她有钱了!

  那个自己第一次练手的护身符居然能卖到十万!

  十万啊啊啊啊!

  何青现在只想给一年前的自己一巴掌,一个符能卖十万的话,她还打个毛线的暑假工啊!还有昨天早上教授好心给安排的家教工作,现在说不做还来的及吗?

  不过想想家教费比别的同学都高,又是教授看她困难特意介绍的,还是去上课吧,总要有两手准备才好。万一以后符咒不那么值钱怎么办?

  一想到银行卡里剩下的八万块钱,何青觉得连挎包都沉甸甸的了。她又开始心花怒放,像个傻子一样咧嘴笑起来。

  不过,热血冲昏头脑只是一瞬间,她又默默拿出手机看了看余额,也只剩八万了。这钱,来的快也去的快,毕竟,画符虽然能卖钱,但是画符的家伙却同样很费钱。才只是一杆笔和五百张高中低档符纸罢了,钱就一下子去了两万。两万块钱,她拼死拼活一个暑假,也不一定能挣到这么多的钱。今天一下子就花出去,现在回想起来,又心痛了。

  她卖了符,又买了更多的符纸和朱砂,同时,还买了中意的那只符笔。那只符笔虽然是竹子做笔身,但灵气内蕴,宝光收敛,一看就不是凡物。

  但出乎意料的是,本来以为会很贵,谁知道在老板眼中,居然是最廉价的,也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不过,黑狗血还是太贵,一克就那么轻飘飘一点,还不够几笔的,考虑到下学期的学费,何青觉得,还是再缓一缓吧。

  抱着东西走在校园里,大礼堂后面有一条林荫小道,现在天气这么热,何青每次回宿舍经过,都要特意拐弯到这里。反正路都差不多长……

  不过,前面那一对卿卿我我的,可不正是她处心积虑要接近的凌泽和张灵嫣?

  张灵嫣今天满心欢喜。

  凌泽上次松口愿意接受她的礼物,虽然只是说了手表,但是女孩儿任性的表示不知道!

  她这两天就可劲儿的送,从衣服到鞋子,从袜子到领结,若非关系还没到那一步,估计连内裤都要送了……结果,每次凌泽都百般推辞,最后才无奈收下,偏偏花钱送礼物的人自己心花怒放,难以自拔。

  张灵嫣觉得,每次看到凌泽皱着眉头宠溺的看她,一边带着骨子里的清高,一边又因为喜欢她,不得不对她放下心防,勉强收下礼物的表情……她就仿佛能感受到凌泽满满的爱意!更加沉迷!

  今天,也是重头戏!

  她之前特意打电话给爸爸哭穷,骗来了二十万的零花钱,昨天一晚上都在商场转,这不,可算是选好了一款手表。

  虽然不是百达翡丽这样的品牌,但多少也有点档次,勉强配得上啦……

  两个人郎才女貌,无比般配。光看凌泽的相貌外形,绝对想不到他是那样人面兽心的人。何青看着张灵嫣正在那里跺脚撒娇,要送给凌泽礼物。突然计上心头,赶紧退回到拐角处,将新买的符纸铺在盒子上,提笔蘸墨――

  咦,墨呢?

  墨还没有调好……

  坑爹啊!

  何青大急,也不知道那对情侣什么时候走,事急从权,她只好忍痛咬破手指,直接在黄表纸上勾画。奇形怪状的符咒一气呵成,没有半点滞涩。

  她拈起那张符,手指上的伤不药而愈。

  趁着没有人,何青并指夹起符纸呼唤道:“郑明翠!”

  藏在钱包里的符纸陡然飞起,如同被风吹到半空中,模模糊糊中,郑明翠的鬼魂突然闪现,又毫不犹豫的投身到新的符咒中。何青一把收回黄符,赶紧收拾东西扣紧背包,一边还嘱咐道:“这是聚阴引神符,我待会去接触他们,想办法贴到他们贴身的东西上,到时候阴气入体,灵神就不太稳固,正是你入梦的好时机。郑明翠,你记好,每天凌晨一点入梦,尽量多想办法,引导他说话,越是内心深处的话,越是能够在现实中说出来,只要有人听到开始怀疑,你就有机会复仇……这个符可以维持一个星期,你记住!”

  郑明翠的声音毫不犹豫,斩钉截铁:“我会的!”

  何青不再犹豫,她抱紧怀里的东西,埋头从拐角处冲出来。

  所幸,前面两人仍然搂着走在一起。

  何青估算好距离,开始闭着眼睛迎头冲上前去,猝不及防之下,三个人撞做一堆,挎包散落一地。

  还好两边都是草坪,何青也是看准了地方,拿着劲儿撞的。因此另外两人虽然吃惊,但并不疼痛,也没有受伤。

  何青看到两人,挤挤眼睛,瞬间红了眼眶。一边还带着哭腔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她手忙脚乱的从地上捡东西,首先是她扣的结结实实的挎包,接着是张灵嫣的课本,然后才是地上不小心从盒子里甩出来,沾了尘土的手表。

  何青刚刚看到手表,手上更是加快了速度――本想着把符贴到凌泽的衣服上,隔着衣服,效果也是一样的。没想到天赐良机,这样贵的手表,按郑明翠的说法,凌泽肯定会每天随身携带,阴气入体更加顺利!

  脑中念头飞快的转,何青手下动作不停,终于,她要接触到那块手表了!电光火石之间,只顾拍身体的凌泽和张灵嫣谁都没有发现,一张小小的黄符被她含在手心,顷刻间被拍到手表上方,立刻又消隐无踪了。

  “呼……”

  一阵凉飕飕的风拂过,张灵嫣捋了捋自己胳膊上骤然起来的鸡皮疙瘩,看着何青收拾起来的东西,勉强对她一笑:“没事,下次小心点就好了。”

  一边赶紧抱住凌泽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刚刚那阵风好凉啊……”

  何青在身后看着,张灵嫣正一边走路一边给凌泽扣手表的莫比乌斯环――

  莫比乌斯,无限循环,永无止境。

  那么,噩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