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卖符

青诡纪事 +A -A

  “你抢钱啊!”

  “嘿,你怎么说话的呢?”

  胖胖的弥勒佛老板不乐意了,他伸出带着墨翠貔貅戒指的胖手指,挨个点点桌上的一排东西:“这个,五百年雷击桃木制成的符笔,你知道五百年多长吗?房子都拆迁好几代了,更何况还是雷劈过的,可遇不可求!”

  “你再看这个,这一方朱砂可最起码有三百克了,还是千年的,保不定之前就有皇帝用它点过状元!”

  “还有这个,黄表纸,我跟你说这可不是陵园门口那十块钱一捆的糙货,你摸摸看,这细腻光滑又有韧性的手感,这可是正端午的竹材,上好的姜黄粉制成的,老手艺,你都不一定知道!”

  “还有这黑狗血,这血是液体的时候看起来多,可是炮制了往月亮底下一放,晾干了也就是几克的事儿!十斤黑狗血才能出五百克粉末!再说了,弄这个血你不得杀狗,犯杀孽嘛!便宜的话,谁干?这可是伤阴德的?!三千块钱一克,划算不?划算不?你说划算不?”

  眼见着老板喷的口沫横飞,满腔激昂,何青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鄙视道:“不划算!”

  何青从包里掏出林教授的那杆笔,往桌子上一放:“老板,你那杆笔五十万要是能卖出去,那我这杆,一百万不也得有人抢着来买。”

  老板脸色立刻变了。

  何青拿出的那支笔,看似平平,还是旧的,但是他们行内人,一眼就能看到上边有格外明和中正的文气加持,画起符来事半功倍,不知有多顺手……虽然,毛掉的有点多。

  老板摆摆手,脸上重又回复了笑,不过这次,就真诚许多了:“哎呀,原来是行家!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小姑娘年纪轻轻,好本事好本事!”

  他仔细擦擦手,拿起那支林教授的旧笔端详:“文气鼎盛,韵道平和……姑娘,这支笔卖吗?我给这个数!”

  他说着,胖胖的手指比了个“二”。

  何青心里偷笑:“二百万?”

  “哎呦姑奶奶唉,二百万,您真会开玩笑。您看我这浑身的膘,二百万给你,我就要瘦成干鬼了!我说的是二十万!”

  胖老板凑近她:“这可是旧笔,二十万,足足的了!”

  何青抬抬下巴,示意柜台上那一排:“你这个倒是新的,五十万……有什么用?”

  胖老板半点也不尴尬:“�,那不是不知道您是内行嘛。”

  说着,撂下一句“稍等”,扭着身子进了身后的储藏室,不多会儿,就抱着一摞东西出来了。

  这回都是真东西了。

  何青看着胖老板摆在柜台上的那一排:四支符笔,两方朱砂,三盒朱砂粉,四盒黄表纸,一盒黑狗血粉末。

  四支符笔,一支是竹节的,一支桃木,一支檀木,一支槐木,其中,何青最钟意那只竹节的,因为她感觉到到,竹材灵气内蕴,虽然没有宝光,但是明显是被遮盖过的……但是她不懂行情,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因为这个要高价。

  朱砂……成块的用时还要费心研磨,万一碰到个急事,那不急死人嘛,还是朱砂粉吧,加点材料就可以用。

  何青打开内封的纸包,仔细闻了闻:杂质接近没有,而且,是有些年头的矿了,这个挺好!

  再看看黄表纸,四盒质量不一,但是都裁成符纸大小,也没有毛边,比何青之前用的那个好太多了。

  最后的黑狗血,薄薄一层,大概不到十克,看起来也不错……

  “多少钱?”

  何青佯作淡定,她包里只有一千块钱,打工上学的孩子,还要无偿帮鬼办事,穷的很。

  胖老板笑眯眯的:“谈钱不是伤感情吗……”

  何青:……这么好!

  “符笔价格两千到一万八不等,朱砂粉状的三百一克,成型的两万一方。黄表纸从左到右,分别是一百块钱五百张,一百块钱一百张,一百块钱二十张,一百块一张。”

  何青的笑脸瞬间垮下去。

  “还有这黑狗血,百分百没见过太阳,五百一克。”

  何青:……

  我单知道它们贵,没想到这么贵!!!

  她伸手点点那盒一百块五百张的符纸:“这个,要五百张。”

  老板看着她,她也看着老板。

  “没了?不要别的了?”

  胖老板不敢置信:折腾这么久,就花一百块钱?!

  何青:“就这个吧……老板你这里收符吗?”

  “收收收!”

  胖老板神情激动的凑上来:“你有吗?你卖吗?什么符?”

  何青想了想,看看他急切的表情,伸手在包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张被折叠成小纸板的粗糙符纸:“护身符,一次性的。”

  老板:……

  何青看他黑云压城的脸,赶紧快手快脚的拆开纸包,展平给他看。这是她第一次画成功的符,画的还是个永久性的,不过只能挡一次灾,挺没用的。当时太激动想要留作纪念,所以就,就叠起来玩了……

  符是好符,灵气充足,一眼可知。而且还是难得的挡灾符……至于何青说的什么一次性的,挡灾符不都是一次性的吗?

  可惜……硬件太粗糙。老板看着何青刚刚暴力拆开时扑簌簌掉的黄纸渣渣,心疼啊!暴殄天物!

  现在会画符的都没几个了,好不容易画出来,谁愿意卖呢?难得碰到一个小姑娘,看着挺穷的,没想到居然也是有底蕴的!

  小心翼翼的用指腹摸了半响,他抬头,故作淡定的说道:“符还行,就是有点粗糙。”

  虽然有心压价,但是也不敢批评太过,这年头,肯卖符的才是大爷!也不知道哪家教出来的愣头青,居然这么败家子,符都要卖了……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

  至于这个价钱……胖老板心痛的撮了撮牙花子,决定还是放长线钓大鱼,先给个实诚价,不然人家以后不往这卖了可怎么办?

  于是张口,给了落实价:“这张符,材料太粗糙了,最多十万,多了那是真没有了。”

  何青:……啊?

  十万?!!!

  她面无表情,狠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大腿根一阵钻心的疼痛后,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克制住自己,没大叫起来。

  老板看她不说话,以为她在犹豫,但是这个价格已经很让他心痛了,于是也不敢吭声……

  “行,就这个价,卖了。”

  半响,何青听到自己的声音。

  然后对面的老板,也终于偷偷的长嘘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