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黄符朱砂

青诡纪事 +A -A

  眼见着自己那条带着柔嫩青草绿的珊瑚绒夏凉被沁上腥臭的湖水和血痕,何青有时候真痛恨自己这双眼睛――因为老是能看到这些别人看不到的痕迹,导致宿舍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和洗床单狂魔,有时候刚换上就要重洗……碰上大家都用洗衣机的时候,简直排队急死人!

  不过,她也是没办法┐(─__─)┌,但凡要是谁能忍床单上那些只有自己能看到的肢体粘液或者是各种痕迹,她也不至于这样……

  好在来帝都一年多的时间,她的能力每天都在提升,也帮过三个鬼办事,其中有一个烧死的,往床上一坐何青就看到被单糊了……相比之下,洗一洗也就算了。

  只是……

  何青看着阴气缭绕之下慢慢修补回原样的郑明翠,皱着眉头问:“你说凌泽收尾工作做的很好,那你准备怎么报仇?没有证据,警察都不会信的。你现在鬼气单薄,连接触实物都做不到。你租的那个小区又太破,连监控都没有,还有,房租不是一月一结吗?估计早就被人住了……”

  她不自觉啃起了指甲,说道:“话说我今天碰到他,好像是要过生日是吧?到时候我匿名送一份礼物给他,你附在上面,贴身接触,就会有阴气侵入,然后就有机会入他的梦,最好,能让他自己做梦说梦话!”

  郑明翠的青白的脸色似乎也泛起了激动的红潮,她张口欲说话,但是转瞬,又失望下来:“不行的,凌泽很谨慎,对外表现的十分洁身自好。我跟着他的这段时间,他从来不用来路不明的东西,而且特别爱面子,就算是熟悉的人送的,不值钱或者是没有格调,他就不会接触,反而还要对人家说珍藏起来……”

  这可难办了。

  何青自己都穷的跟狗一样,要是匿名送个本子送杆笔她还能接受,送个贵的……不好意思,姑奶奶自己都没舍得呢。

  偏偏天天帮这个鬼那个魂,半点钱都没有还倒贴~每个月比别人多用的洗衣粉也是钱啊!

  她开始拧枕头,不过,眼见着天色即将破晓,大地阳气升腾,她赶紧对郑明翠说:“先别管这些,我来画个符,你赶紧躲起来。不然校园历代文气太重,文人笔下刚性最重,且不语怪力乱神,为免伤到学生,不会容忍你这样的外来怨魂久留,一旦天亮校园有人读书文气苏醒,你就会立刻被驱逐。”

  虽然现在各大校园文气渐薄,但是明大毕竟还是数一数二的好学校,真正有能力的学生很多,相应的,也就更厉害一点。何青自己要不是考上这个大学,估计天天晚上都有挡不住的鬼魂来找她聊天。

  何青一边说话,一边赶紧按亮小台灯,把床帐拉起来,掏出抽屉里藏着的朱砂黄表纸,飞快的研磨两下,就立刻提笔蘸色,挥毫而就。

  这符纸是她去卖丧葬用品的店里淘来的,没办法,现在建国后连精都不许成,哪里还有人卖这个?就算是有人买,何青一个丫头片子,也不知道在那里。因此淘来的一沓还特别粗糙,表面都是细碎大小不一的小颗粒,若非她笔下生灵,寻常朱砂画上去就要晕开了,没有作用不说,还浪费……

  想到这里,她不禁怨念深深:就是要饭的还有个吃饭的家伙呢!她倒好,符笔是上完公开课厚着脸皮找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要的,毛都快秃完了她也不嫌弃,导致现在老教授教国文的时候,仍旧对她青眼有加,觉得她好学又上进,回回都点名……

  还有这朱砂,上好的朱砂不要想了,她这是半工业色料的,回来折腾淬炼了好久才勉强能用,要不然也不会用那么快,帝都夏天天气阴晴不定,用正午的阳光偷偷淬炼,不知道多耗费心神呢!

  有段时间被宿舍里同学看到,还以为她要学油画,隔天大家就表示家里有用旧的/不用的/亲戚的画具要凑在一起送给她……借口五花八门,唯恐伤了感情……

  想到这里,何青决定最近有时间还是要出门淘一淘,最起码,好的黄纸朱砂画的平安符,效果也会维持更久。不像现在,三天灵气就都跑光了,想送给舍友都没办法……

  因为画的是阴鬼寄身符,所以用的朱砂是掺了在月光下晾晒的黑狗血,�阴外阳,才可以蕴养鬼魂,以挡天机。

  不过,何青看着浅浅的朱砂碟,唉,黑狗血弄一回好麻烦,这连续画给三个鬼之后,就又要没了。这事得抓紧,不然下次再碰上事,不能没有材料啊!

  黄符灵性依附,刚一画好,就有华光闪烁,灯光下熠熠生辉。不过因为灵气内蕴,所以也就闪了那么一下,立刻又平平无奇了。

  何青熟练的招手:“郑明翠!”

  “是!”郑明翠不明所以,傻傻应了一声。

  刚一答应,就感觉整个魂不受控制的一飘,悠悠荡荡进入了符纸里面,一进去她就昏昏沉沉,没有半点行动能力,只听见头顶有何青的声音:“你是新鬼,阴气不够,昨晚又回忆死前的事,太伤元气,所以就先留在这里慢慢蕴养,我会随身带着,找到机会,帮你完成附身……”

  弄完这些,天光已经破晓。

  这都七月了,五点天就大亮。何青看看自己熬了一夜憔悴的脸,不由自主给自己掐了一道集阴养颜的法决。

  手势刚做完,看着镜中自己红润细腻的脸蛋,她脑海中又闪过疑问:“咦?我怎么还会这个?”

  不过这种情况自从她到帝都来之后就出现的很频繁,所以念头闪过就算了,她也从来不追究。

  反正,关于这些法术还有常识,知道的多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好啊。

  隔音结界已经失效,她轻轻把床单抽下来换上,于丹丹就睡在她隔壁床,迷迷糊糊睁眼看她又在折腾床,于是嘟嘟囔囔说了一句:“何青你又洗床单啊……”转眼翻个身又睡着了。

  何青去简单的洗漱一下,接着带着床单到洗衣房里投了币就不管它了。

  毕竟,晨起阴阳交泰,天地间六气勃发,正是修炼的好时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