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非人

青诡纪事 +A -A

  何青想起来这件事,不由插嘴问了一句:“炒股?凌泽是我们的师兄,炒股很厉害的,据说大二那年第一次炒股就挣了好几万了。”

  何青的话刚说完,看到郑明翠的表情就心道不好:要遭!

  果然,话音刚落,郑明翠的脸颊和四肢就不受控制的肿胀了起来,眼见着情绪立刻就不稳定了。宿舍里的玻璃窗被阴风吹得夸夸直响,借着出众的夜视能力,何青看到好几个舍友都紧了紧被子。

  毕竟,阴气太重,气温难免就凉了很多。

  她赶紧厉喝一声:“停下来!”

  借着有隔音结界,这声音喊的又重又亮。对于郑明翠来说,不彻于一个响雷劈在头顶!隐隐的头顶一片剧痛,轻薄的魂魄仿佛都要在这句话中散去……

  她浑身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过来!

  郑明翠畏惧地看了何青一眼,不晓得这小姑娘怎么会那么厉害。

  “那年凌泽把我的所有存款拿去炒股,但是不到一个月,他就跟我说全赔了!原来是这样……”

  眼见着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全都没有了着落,郑明翠这才着急起来。

  帝都居,大不易。日常生活的消费也很高,为了能多攒点钱,她一下子接了好几份短工,她为人勤快老实,所以活还比较好接。只是忙着挣钱,难免就没空打理自己,只好连头发都剪了卖了。甚至有时候,休假还去工地上帮忙干些零活,这才赶在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把钱凑够。

  何青忍不住问:“你凑了多少钱?”

  郑明翠说:“学费两万块钱,剩下的生活费还没有攒起来。”

  屁嘞!何青忍不住爆了粗口。

  明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每年来赞助的都不知道有多少,学费根本没有那么高,一年才不过八千块钱。再加上众所周知,凌泽是每年都拿奖学金的,差不多也是八千块钱,哪里需要女朋友这样卖命工作供他上学?

  她看着面前面容憔悴的郑明翠,不由恨铁不成钢:“傻子!”

  “凑到学费的那天晚上,凌泽到我租的那间房子来拿钱。那天晚上我们太高兴,他喝的有点多,于是,于是就在一起了……凌泽那段时间特别宠我,总是打电话发短信关心我。但是两个月之后,我怀孕了。”

  女鬼坐在床边,目光温柔的看着自己的肚子,双手捧腹,仿佛那里还有她的孩子。

  “我没有了家人,因此特别惊喜这件事,于是赶紧告诉了他。他很快就赶过来了,那时候,我以为他也很惊喜,所以才晚上就赶过来。谁知道他张口第一件事,就是让我别要孩子,说养不起。”

  “我不同意。他已经大三了,马上再有一年就能实习,我也有工作,虽然可能辛苦一些,但是完全有能力抚养他。”

  “凌泽没有再说什么,他从来不跟我吵架。我以为他被我说服了,晚上他主动留下来陪我,临睡之前还让我吃了好几片维生素,说是孕妇都吃,对宝宝好。”

  “但是,但是……”郑明翠说着,两行血泪就从空洞无神的眼眶里静静淌下来,声音也陡然变得凄厉起来:“我没想到,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他根本不是人!那根本不是维生素,那是安眠药!!!我睡着之后,他又把安眠药化开兑水,给我灌了整整一瓶!”

  “吃安眠药的感觉太痛苦!我浑身都好痛,却动不了。胃里肚子里全都在翻腾,想吐也吐不了……整个人就像被关在漆黑的屋子里一样,看不见一点未来……好绝望……”

  “我的孩子,就这样一点一点没有了……”

  何青也忍不住叹息:孩子太小,先天灵胎未成就夭折,估计连怨气都不知道……

  “没多久,我就感觉到自己已经死了。凌泽这个丧心病狂、人面兽心的人,居然都这样了还不放过我!我的宝宝……我的宝宝……因为太小,都没有见到他的魂魄就没有了……”

  郑明翠说着,神情也恍惚了起来:“不过,这样也好,也免得,免得他有意识会更痛苦……我就在旁边看着,可能是因为刚死的原因,动也动不了,只能看着凌泽用厨房我用来炖骨头汤劈骨头的大砍刀,一刀一刀砍下我的四肢,让我像个人彘一样,支离破碎。接着,他用我的那个黑色行李箱把身体装了起来。……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时候心思缜密的人那么可怕!”

  “他用粘了血的床单打上洗衣粉,把地面墙壁全都擦得干干净净,屋子里面收拾的整整齐齐,甚至他还能在这屋里洗了个澡,换上放在这里的干净衣服,然后把所有痕迹都洗掉,拉着行李箱大大方方的走出了门……甚至,甚至他临走还不忘拿上我新攒的工资!”

  听到这里,何青忍不住打了寒噤。

  没错,很多人杀人只凭一时意气,但是杀了人还能冷静的善后,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凌泽这样的人才,若非格局太小,只会哄骗女人,不然,注定也是要做一番大事业的。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杀人分尸,也算是大事业了……

  “我就一路跟着他,恨不得活生生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但是我做不到,我好像根本就接触不到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行李箱推到了公园的湖里――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郑明翠的神情癫狂:“我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要和我的孩子一起承受这些!而杀人的那个人,我一直跟着他,他仍旧那么光鲜亮丽,甚至不到两个星期就已经和另外一个富家女谈起了恋爱……他怎么能?他怎么敢?!!!那个漂亮又有钱的女孩子,其实也不过是他的跳板而已!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郑明翠神色狂乱,方圆圆刚刚的一声厉喝没有办法再压制她,她的身体一下子变得支离破碎,发白肿胀!浑身上下都是混浊的血液!

  何青实在受不了,赶紧把她推下去:“走开!别在我床上――”

  然而郑明翠的四肢全部被砍掉,砍成两半,方圆圆这一推,也不过是推掉了二分之一的胳膊!

  “啊!!!”

  她抓狂了!

  赶紧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双手掐还形诀:“冤魂散躯,敕命凝形!三阳难聚,六阴集魂!!!”

  随着她双手的手势,配合聚阴口令,窗缝里陡然回旋出六道灰蒙蒙的阴气,环绕在了郑明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