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夜半摸床

青诡纪事 +A -A

  何青的父母在她刚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奶奶拖着一身的病,好不容易把她拉拔大。等到何青高考结束,知道何青的分数能上全国赫赫有名的明大,她才彻底松了气,满是欣慰的走了。家里没什么存款,连办丧事的钱都是大家兑的。除去过事情的钱,剩下刚好凑够一千元。

  毕竟,何青爸妈去世太久,人情关系早就淡了。奶奶年纪也大了,哪里都去不了,早就跟村里人没啥来往了。因此,老人家去世,也就寥寥几个人来。

  一千元何青也不嫌少。

  她在家给奶奶守完头七就买车票到了帝都,那时候离开学还有两个月,她去打了两个月的暑假工,加上特困生补助和助学贷款,也就凑合上了学。

  离开了家乡,在帝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盘旋在紫禁城上,那金黄明亮又巨大的盘龙柱的原因,还是她渐渐长大了,何青的能力飞涨。

  相应的,她的胆子也渐渐练出来一点了,虽然不能说是处变不惊,但是多多少少,能忍住不吭声了。

  她以前在家里,也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或者偶尔灵光闪现:碰到这种情况我可以这样做……但是多余的就没有了。

  但是在帝都呆了一年多,她简直就像是解开了封印,经常会看到形形色色的鬼怪,有时候人家办丧事她都能看见淡淡的影子。偏偏看完就算了,每天晚上都忍不住去想……久而久之,她就特别怕自己乱看,每天自己吓自己的日子,也是够了。

  窗外的雨终于停了,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何青刚买的大包储备粮,和于丹丹一起,两个懒癌决定晚上对付一下算了。

  吃着东西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去想今天看到的那个女鬼,一边想一边脸色青白,不过经过一年多的锻炼,她已经好很多了,最起码脸色青白归青白,没别的事了。

  那个女鬼怨念好强啊……

  虽然雨天阴气重,但是雷霆属性阳极,她就敢凭着一股怨气趴在那对情侣的伞上,可见怨气有多深。

  想一想,黑色的伞面上,只有她才能看见的猩红色血液一滴一滴往下淌……讲真,有时候何青自己也挺佩服自己的,居然还能活到现在没被吓死。反而现在看着虽然有点不习惯,但多数时间已经能适应了……

  不过,张凌嫣和凌泽是学校里赫赫有名的两个人。俊男美女,一向是八卦的学生们目光追逐的重点,更何况凌泽是家境贫困,但能力卓越,一心上进的潜力股。张灵嫣是家境富裕,容貌皎好的白富美。不管是男生女生,这两人中都有被人目光追逐的优点所在。

  这样可以称为天之骄子的两个人,怎么会被怨气这样深重的女鬼缠上呢?

  而且,白天促不及防之下,何青的表情已经被女鬼看到了,按照过往的经验,说不得什么时候女鬼就要过来了……

  噫~何青打了个激灵,还是赶紧吃完饭再说吧。

  果不其然,夜半时分,宿舍里的人都睡着了,躺在床上的何青莫名睁开了眼睛:白天那个女鬼正坐在床边。

  这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女人,短短的头发干枯毛躁,一看就从没好好打理过,清秀的面容略带憔悴,走在人群中不会多引人看她一眼。一双手僵硬又粗砺,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和茧子,一看就是干过苦力活的人。

  她坐在床边,从四肢关节处渗出丝丝缕缕的血液嘀嗒嘀嗒往下淌,渐渐蔓延了何青的整个床。

  何清受不了的皱起了眉头。

  就算明知道这只是她看到的假象,现实中并没有血滴到床上,然而间歇性洁癖发作的她,还是忍不住决定:明天就把它们拆了重洗!

  那个女鬼看她睁开眼,激动又急切的说道:“你能看见我对不对?帮帮我!帮帮我!”

  身为一个新鬼,光凭怨气支撑的她,一旦控制不住情绪过于激动,身形就越发保持不住,眼见着身体都要重新变回死时的模样了,何青才不想看,赶紧顺手一挥,布下了小小的隔音结界――当然,这是她天生就会的,至今也没弄明白从哪里学的。

  “安静,安静!”

  她痛苦的捂眼睛,老是这样睡不好,时间久了就要老了……

  但是好歹已经淡定了,看到对面的鬼也没有走形,她蔫哒哒的说道:“赶紧的,长话短说,有啥事一次说清楚。”

  女鬼看她身上隐隐一股气势即将迸发,也顾不得沉浸在自己的怨恨中,赶紧三言两语把话说清楚了。

  故事很老套,但每次听到类似的故事,何青就忍不住一阵烦闷:妈蛋迟早有一天灭了这些恶心的男人!

  “我叫郑明翠,跟凌泽一个村子里的,不过,他家里只有他一个宝贝儿子,而我,则是父母双亡的孤儿。”

  女鬼说着,摸摸自己干巴巴的头发,愁苦的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我长的不怎么样?其实我跟凌泽谈恋爱的时候才十五岁,那个时候,我家里人还在,吃的又好,是我们那里少有的漂亮。”

  “但是后来,我家里人都出事死掉了。因为双方都有责任,所以只赔了十万块钱,那时候的十万,还是很顶用的,我本来是打算用这钱读书的,但是凌泽说,他家里没有钱再供他上学了。”

  “我那时候真傻,”女鬼,郑明翠流下一行血泪来。

  “那时候我都上高二了,为这辍学了。然后先给凌泽出了大学的学费,学费好贵,差不多要两万,还有生活费,凌泽说明大课业重,没法出去打工,我还每月给他生活费。”

  “十万块钱,这样只出不进,根本撑不了多久,所以我租了房子,开始打工。”

  “一年后,凌泽升上大二,他开始学炒股,于是动了我所有的存款,打工的钱和剩下的赔款,一共八万多。”

  炒股?

  何青想起来,凌泽去年的确是金融系的风云人物,据说炒股挣了好几万,对于学生来说,非常了不起了。毕竟,小说里面小额资金进股市滚几个圈就几千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事儿还曾轰轰烈烈传过一阵呢。不知带动多少学生开始学炒股,何青也想炒来着,结果折腾半天也没弄明白,索性就算了。

  原来,居然还有内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