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金星凌日

青诡纪事 +A -A

  她说的好像自己很穷一样,实际上家境并不差,反而是真.穷.何青,苦笑不言。

  于丹丹絮絮叨叨没人理,自顾自钻进被窝里开始码字。

  她是个点娘写手,偏偏作为明大高材生,写小说却不怎么样,在女频混了两年了,依旧是个小透明。明大课业又重,每天只发三千字,跟排行榜上那些一天一两万字的大神一比,扑街简直正常。加上行文跟论文一个模式,点娘女频啊,居然没有勾心斗角极品男神再加奇葩亲友仇敌……读者在下边吐槽都是当正经书看的。

  她谁也没说,但是何青是知道的,有空了就偷偷给她写长评,订阅打赏。

  不过讲真,于丹丹是真没有这个天赋。她的文中,男主求婚用的易拉罐的拉环女主都同意了,结果,五六十万字的小说,底下评论第一次多了起来,全都是来吐槽的,结果作者态度十分严肃:分子结构或者成分一样就行了,钻石和石墨,不也都是碳吗……

  默默看完这一章的何青,偷偷去买宝给她充了两块钱智商,备注了不要智商要情商……

  当然,能干出这事儿的,就可以看出,何青的智商也欠费了……

  何青在被窝里苍白着一张脸,半天没缓过劲来,就听于丹丹在那里捶床:“嗷嗷嗷嗷!没有灵感啊!!!”

  不过嚎完她又对何青说:“唉,你说,要不我这文完结了写个灵异恐怖的怎么样?我昨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夜里起来,把自己给吃了……”

  何青简直无语。

  半响,她的声音传来:“灵异文也挺好,我,我还可以给你提供素材。”

  于丹丹大喜:“对啊,你家是农村的,肯定有好多的乡村鬼怪故事!快,现在就给我讲一个!”

  何青沉默着,似乎实在酝酿着什么,于丹丹也不急,就撑着胳膊发呆。

  “在我小时候,大概六七岁吧,有一天,同村有一家人要过事情。我们那里,红白喜事都叫过事情。然后那天正中午,大家都吃过喜酒,陆陆续续都回家了。但是我没有回,我从来不睡午觉,中午就到处玩,那时候村里的小孩子都这样,大人根本不担心。”

  何青说着,声音也恍惚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夏天,她的噩梦,也是她的机缘的开始。

  她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她四岁整,农村小孩生下来就一岁,都是虚岁,但是周岁她是四岁整。孩童六岁之前先天灵火没散,头顶两肩总共三盏灯,除非人死,否则轻易是不会灭的,尤其是小孩子,灵火越旺,看的东西越多。

  那天回家的路上有一个大池塘,因为夏天天干,池塘里就剩中间浅浅一层水,顶多能没过脚背。何青经过那里,总听到有人喊她。

  “何青!何青!”

  她没答应,因为她的小名是小玉,村里边没人喊她大名。

  但是当时年纪小,不知道害怕,既然池塘里有人喊她,她就坐在塘边等着,半点也不急。反正从小,她就喜欢晒太阳。正中午三十六七度,对她来说舒服的很。

  “然后没多久,一个同村里的叔叔从她旁边走。农村里地广人稀,我也不认识他,顶多知道是村里的人。那个叔叔倒是知道我,笑眯眯的:‘小玉啊,怎么还不回去,小心晒黑了。’当时他说话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记得,特别清醒。”

  何青的声音越来越飘渺,于丹丹大气也不敢出,她知道,戏肉来了!

  “然后突然间,他就一转身,直直的往池塘中间走。”

  “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就看他干什么。结果,那个叔叔就直接淌到水里,把头埋了进去。”

  “那个池塘离最近的人家有足足五分钟的路呢,我那时候虽然小,但是也知道这样不对劲。于是跑过去拽他的胳膊。”

  “那个水特别浅,边上的淤泥都干了,叔叔的脸根本埋不进去,只好平趴下来,把头埋进去。无论我在旁边怎么叫,他都不起来,我拽也拽不动,最后,哭喊声惊动了旁边的人,这才救回了他。”

  于丹丹听的两眼放光,她从小家境优裕,偏偏一根筋只奔着学习,哪里听过这样的异闻怪谈。实际上这个故事何青讲的平平无奇,半点也不引人入胜,只有她,还在那里絮絮叨叨说什么灵感来了……

  这个故事当然不是这样的。

  何青是出生在黄昏逢魔时刻。从小,她就特别喜欢太阳,觉得在太阳底下,身体才舒服。她虽然知道自己跟别人有点不一样,但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女孩,对着身体不好的奶奶,哪里敢说呢。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不光是自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而且在她的认识里,这是正常的,但是不能跟别人说。一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是怎么一回事,自从奶奶去世后,就更加糊涂了。

  那天中午,那个叔叔的确下了水,把头埋进水里了。但是何青却在一瞬间,看到了一个阴森诡异的扭曲身影拉着那位叔叔。她甚至能看到那个身影每往前走一步,地上都有一摊水迹……

  正中午一点,明明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却恰逢一百四十年一次的金星凌日。天地间陡然黯淡了起来,只有天空一轮刺眼的金灿灿圆轮迅速经过……何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拼了命的拽住了那个叔叔的胳膊。

  她年纪小,地上又有水洼,按理说应该拽不动才对,但是那天她的力气出奇的大,虽然涨红了脸,但是身子却仿佛钉在了地上,拉着叔叔的手,半点没挪动!

  但是接着,那个扭曲的身影就在雾蒙蒙的天色里,仿佛水银一般顺着叔叔的胳膊过来,直愣愣往何青掌心处钻!

  那种冰寒阴深的触感,浦一接触,何青就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她那时候天天脑子混混沌沌,但冥冥中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放手,一旦放手,叔叔就要死了!于是咬着牙,就任凭那股冰寒在身体里流窜,碰撞,一下又一下!

  短短的拉锯战里,她的眉毛头发都已经结了霜花,脸色青白。眼见着叔叔的胳膊在面前一寸寸抽离,马上要抓不住了――就在这时,太阳光陡然照射下来!

  金星凌日已经结束了。

  随着太阳光照到何青身上,她仿佛一瞬间打满了气,那种暖融融的感觉,让她福至心灵,直接一咬牙,咬破手指,直接拍向自己的天灵盖!

  瞬间一个战栗,那团冰寒的感觉立刻在身体里水溶冰消,再无半点痕迹。

  何青一屁股坐到泥浆里,已然全身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