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伞上怨

青诡纪事 +A -A

  天气暗沉沉的,眼见着倾盆大雨就要从天宫落下,何青心里也憋的慌,一阵阵的心烦气躁,身体一阵阵发冷,像是要感冒。

  她拎着一大包零食,这是学校快要放假了,她准备再宅几天,买回来当口粮的。

  转过街角,路过一家小便利店,天空尽头冷不丁轰来一阵雷,裹挟着一道锋锐如刃的闪电轰鸣而下!整片空间仿佛都裂开了一样,闪电带下的“噼啪”声在脑海中嗡嗡作响,半天回不过神来。

  然而奇怪的是,这九天雷霆轰下来之后,何青反而觉得神清气爽,呼吸都顺畅了很多,整个人的神情都惬意起来了。

  便利店门口站了一对情侣,女孩子的眼线描得十分有水平,大眼睛玲珑闪烁,格外灵动。零食包由男孩提着,他抱怨道:“唉,我都说了这小店里的东西少,还都脏兮兮的……要知道就去前边大超市了。”

  女孩子这么坏的天气叫他出来,当然不是在乎这些东西啦。闻言并不说话,只笑嘻嘻的看着他,眼见着一滴雨水“啪嗒”一声滴落在男朋友头上,她“哎呀”一声,赶紧撑开了提前准备的大黑伞。

  大黑伞也是提前准备好的,两个人一起刚刚好,会挤一点,但是又不会暴露在雨中,随着按钮一按,大伞如同雨后展开的蘑菇,瞬间撑起了圆弧形的宝盖――时机选的非常好。刚一撑开,雨水就哗啦啦流下,顺着伞面的弧度滴嗒嗒滑落。女孩子眼里裹挟着笑意,姿态曼妙的转一转伞柄,雨水就如同水晶珠一般四散开来,十分有意境。

  然而暴露在雨中的何青却狠狠打了个激灵,手中一大包零食“啪”的一声溅到泥水里,小情侣两人闻声看过去,只见何青头发都淋湿了,贴在脸颊上,直愣愣看着他们,面容青白,十分恐慌。

  何青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情侣,视线从上到下从伞顶到脚下犹疑不定,突然抿了抿嘴,拔腿就跑。仿佛一阵风掠过,眨眼就过了转弯,看不见人影。

  女孩子嘟嘟囔囔,郁闷的不得了:“什么人啊?怎么看起来神经不正常一样,看的我心里毛毛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转角处何青又回来了,一鼓作气冲到原地把地上的零食捡起来,拔腿就跑……

  有点尴尬啊!

  女孩子咬咬嘴唇,说别人坏话被听到了……

  正脸红着,何青已经再次经过二人身边,看了他们一眼。女孩儿回望过去,只见她惊恐的“啊”了一声,脚下速度更快的跑了,逃命一样。

  “这人!”

  女孩子跺跺脚,一双价格不菲的嵌水晶细高跟踩在脚下,因为前边有防水台,半点不怕溅到泥浆。

  旁边穿的干净整洁的男孩轻声安抚她:“好了好了,没事,这种人不用管她。肯定是看见我这灰公子攀上了你这公主,心里有想法吧。不用管她。”

  男孩不过二十出头,面容白净,五官俊朗。虽然是单眼皮,但是现在很多人跟高句丽的审美同化,看着也更有几分忧郁的气质,配上诙谐的话语,瞬间让女孩的话题转了方向:“哎呀,凌泽,我就说送你一套衣服你偏不要,什么灰公子,你看那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哪个有你上进有本事?都是些肤浅的人。”

  男孩很快就举手投降,不想听女孩再抱怨,半是包容半是宠溺的说道:“好好好!行,听你的,你上回说送我的那块表,我收下行了吧。真是拿你没办法。”

  这样温声软语,没有哪个女孩可以抗拒。怀中的佳人也是,她点点头,笑得狡黠:“那,说好了,收下了就不能反悔啊!”

  男孩无奈点头应是:“不反悔,好了吧小公举。”

  “你才是小公举呢!”

  女孩子娇嗔,心中却想:“之前害怕他不收,买的那只手表才两千多块钱,结果阿凌还是没收。认识这么久,送的东西都是我耍赖他才收的。唉,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有骨气了,跟一般的纨绔根本没法比。”

  女孩半是忧伤又是自豪:这样,才是值得我喜欢的人嘛!这回,好不容易松口收下手表,我一定要重新买一支更好的……可惜零用钱大哥不肯多给我,不然,百达翡丽多合适啊……

  一边想着,一边看着身旁紧紧护着她给她拎包打伞的心上人,心中十分甜蜜。

  何青带着满身的水狼狈的跑回宿舍,宿舍里只有于丹丹一个人,刚洗完头,见到她皱皱眉头,赶紧随手扔了个大浴巾闷头闷脑的盖上去:“你也没带伞?唉你说你傻不傻?下雨了不会路边找个地方坐一坐吗?就这样淋回来……赶紧的,我烧了热水,快来洗个澡赶紧进被窝捂一捂。”

  何青脸色青白。

  其实这大夏天的,就算下大雨温度最低也还有二十多度,但偏偏她不知怎么的,浑身又打了个激灵。脑海中想起大雨中弥漫的血色……不由浑身一僵,赶紧冲进卫生间了。

  外面小风吹着特别舒服,于丹丹就趴在窗户上慢慢吹头发。雨势渐渐变小,何青穿着睡衣从卫生间出来,一边心不在焉的擦着头发,一边吞吞吐吐的问:“英语系的张灵嫣……是不是在跟金融系的凌泽谈恋爱?”

  一说起这个于丹丹就来劲儿:“对!唉,你说一个是英语系的系花,还是个白富美,多少富二代找不到啊?偏偏还抢占了咱们的平民校草……嗷嗷嗷!就不给我们这些普通女孩留点活路吗?!!!”

  她怨念深重,张灵嫣家里据说是做大生意的,上头还有什么本家分支什么的,一个月的零花钱都够她们这些穷**丝一年的生活费学费了……偏偏这样好的条件,不去跟她圈里的人谈恋爱,偏偏跟老家农村,上进又人品好的系草凌泽在一起了……就不能给像她这样的平凡姑娘一个机会吗?

  她头发已经半干,此时蹭蹭蹭爬上上铺,一边感叹道:“不过,凌泽个人能力没得说,跟张灵嫣在一起,可以少奋斗四十年呢……唉,为什么我爹不是富一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