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门面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转让,本店转让招租,联系电话-020-354……联系人:章翰林!

  张孝勇站在这个门面下面,望着这条街唯一的一个门面转让,这条街的人流量是张孝勇在这个年代见到最繁华的街道了,可这么繁华地段还有人转让,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

  这个门面在这条街的东边街角处,虽然也处在十字路口,但是左右都是一块平地,平地那边是数栋破旧的居民楼,虽然也算是大路的主道上,但是因为这个门面已经是街角了,前面是一栋老式的楼房,垃圾到处都是,一般逛街的人走到离这店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看到那边已经没有商铺了,一般就会转头离开,或者从平地周围绕过去,很少顾客会进到这个店铺来看看,而且店铺也不大,很破旧。

  店铺名称叫“章氏裁缝铺”主营替人裁剪衣服,定制外套,中山服,女士旗袍……!

  张孝勇看着这间老店,一家很有年代味的一家店铺,不由有些感慨,这种店铺以后只会越来越少了,真正的手工艺随着科技的进步也慢慢淘汰了,这一条街,慢慢发展过后,这种繁华商业圈根本容不下这种店铺,房租都会压垮你的生存能力。

  欧阳洋见到张孝勇看着这个店铺半天,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干嘛呢?我们找摆摊的地方就行了,看这店铺干嘛呀?这条街的房租起码上千一个月,我们也租不起呀!”

  张孝勇看了这个店铺半天,当然是想租下来,至于打算嘛,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张孝勇记下电话,走到一个小卖部门口,拿起公共电话,拨打了起来。

  电话那头好一会儿后才有人拿起电话接,一个有些虚弱苍老的声音传来:“请问您找谁?”

  听到回答,张孝勇连忙道:“请问章翰林先生在吗?”

  “我就是章翰林,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是一个老人,张孝勇连忙回道:“章先生您好,我看六九街道有一个门面出租,我想租下来,请问我们能见一下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语气依然很平淡,声音也有些虚弱地问道:“你们租那铺子是拿来做什么?”

  张孝勇连忙道:“我们准备拿来卖一些钱包和皮带!”

  张孝勇说完,那头好一会儿才缓缓从来一个带着咳嗽声音传出:“这样呀,那房子的确是出租,可我现在身体不是很好,刚吃完药,得睡一会,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

  张孝勇脸色平淡,沉吟了片刻,望了望房子的方向,握紧电话,脸色一转,脸露微笑道:“章先生,我猜您老家就住附近吧,要不我去您家谈吧,要不了多久的!”

  张孝勇说完,对面顿时沉默了,张孝勇继续道:“章先生,我是工业大学的学生,我租您的店面只是为了卖卖钱包皮带,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也想自己创业一下,您老完全可以放心我不是坏人!”

  对面没想到张孝勇自告奋勇自我介绍了一翻,对方的语气也顿时好了许些,老人语气也缓和了一些道:“那你沿着我店铺往前面走,东街一百七十七号就是我家,你来了敲门就行了!”

  张孝勇语气轻快地道:“好的,好的,您老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就过来,那待会见,再见!”

  挂断电话,张孝勇和欧阳洋对视一眼,笑着指了指前面的居民区,淡淡地道:“走吧!”

  欧阳洋一脸迷茫无语地跟在张孝勇后面,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追问道:“孝勇,你干嘛非得租那个门面呀?而且你怎么知道人家就住附近呀?”

  张孝勇脚步丝毫没停,反而加快了脚步,他并不想让对方等太久,一边解释道:“你没看到那个店铺招牌都很破旧了吗?起码都有十几二十年了,十几二年前,人家就在这条街上做生意了,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店铺是人家祖传的,人家用自己的店铺做生意,所以才不在乎房租之类的,刚刚接电话的是一个老人,而且是座机,这说明人家就住附近,不然有人租他的门面,见面也是一个问题,还有一点,听声音老人都起码七十以上了,招租电话联系人都是本人,说明他家了子女都不在身边,懂了吧!”

  张孝勇接着又道:“当然,这都是我猜的,至于租这个门面拿来干什么?你没发现这个地方人流量这么大,而做吃的店铺很少吗?这家店铺不大不小,到时用来做吃的,生意一定会火呀!”

  欧阳洋半懂不懂的点了点头,两人脚步飞快地找到老人说的地址,路程才三分钟不到。

  张孝勇望了望这栋四层的老房子,站在门前,敲了敲门,喊了几声:“章先生!”

  过了两分钟左右,大门才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头发花白,面容有些苍白的老人出现在张孝勇面前。

  见到老人,张孝勇连忙半弯腰喊了一声:“章先生您好!”

  对方见到张孝勇很懂礼貌,也终于有些相信张孝勇两人大学生的身份了,走进屋,张孝勇一边和老人闲聊,一边四处看着,这一栋四层的房子比前面那个门面还古老,起码是解放之前的老房子了,好在房子里的装饰很好,包括墙壁上还挂着一些复古似的装饰,房间里也是整整齐齐,家具清一色的木质家具,散发着一股特别的气息。

  三人到了一楼客厅,老人招呼张孝勇两人坐下,拿出水果盘递了上来,张孝勇连忙喊谢谢,老人一边泡茶一边说道:“我做了一辈子的裁缝,两个儿子都不接我的班,老伴去年也去世了,我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所以也就把铺子关了,本来我还想找一个愿意接手裁缝铺的,毕竟现在的老手艺越来越少了,可一连几个月,来问的人到时很多,可没一个愿意继续开裁缝铺,所以我也想开了,随他去吧,我这身子也活不了几天了,谁愿意租就租吧,这不,我刚刚想开,你们就打电话过来了!”

  说着,老人把两杯茶倒满,刚拿起,张孝勇已经提前一步接过对方手上的茶杯,连忙说:“谢谢”,随手递给欧阳洋一杯。

  老人很满意张孝勇的主动,脸上虽然有些疲容,但是还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