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俗人一个而已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今晚的夜空看不见月亮,也没有微风,一片漆黑,显然,明天不是阴天就会下雨,不过此时张孝勇心情却是没那么急躁了,美人在怀,听到耳边细语,再急躁的心情也会平静下来,亲了一会,摸了一会,张孝勇见时间也不早了,就扶起菊英,两人牵着手走下楼。

  张孝勇回到寝室,一倒下,就睡着了,今天实在太累了。

  第二天大早起床,张孝勇见到外面果然是阴雨绵绵,这天气说变就变,昨天还穿短袖,今天一起床穿了一件长袖还有些冷,翻箱倒柜找出一件军大衣套在身上,看到军绿色的大衣,张孝勇不由感慨万千,这件大衣是自己三伯送自己的,一直穿到毕业,自己都带在自己的行李箱里,每到冬天都翻出来穿穿,后来莫名其妙就不见的,这件军大衣也早已经被自己遗忘二十多年了,这件大衣如同自己人生路上的一些人和一些事,走着走着就散了,经历多了,曾经刻苦铭心的事情也会遗忘在脑后,这就是人生!

  仔细想想,三伯今年应该退下来了。

  张孝勇父亲五兄弟,四个老农民,还有一个是军人,那个军人就是张孝勇的三伯,当了一辈子的兵,在1990年53岁以中校的军衔退了下来,本来被安排到县武装部,但是三伯自愿回家当农民,张孝勇的三伯也算得上是他们家族唯一有点名气的人物了,本来年轻一辈还出了一个张孝勇这么一个大学生,但是没想到,这个大学生最后成了反面教材。

  这种天气也无法出去摆摊了,张孝勇披上军大衣,上课去了,张孝勇坐在教室后面靠窗户的位置,自从重生以来,张孝勇除了和寝室里几人聊天打屁之外,其他同学他很少去联系了,上完课,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一些课外活动,他从来不参加,差不多成了透明人了,不过每一个班上都有几个这样的人,张孝勇只是其中之一,大家日子一样过。

  两个摊位,录音机两个,接线喇叭两个,人员配置:菊英,天野,婷婷,欧阳洋,自己,现在人员一起五人,自己和欧阳洋白天有时要上课,还得招两到四人……!

  张孝勇在笔记本上写着计划,心思并没有在听课,毕竟压了那么多货,张孝勇心里多少有点压力,如果第一次就搞砸了,那自己这脸实在没地方放呀!

  上午几节课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不过好在中午停雨了,温度也上升了,下了课,和欧阳洋打了一个招呼,两人来了菊英家,菊英辞职后,也没上班,早早地就煮好饭了。

  张孝勇两人一进屋,就见到菊英一家人都在,她妈还是一副病怏怏地模样,坐在那里打着毛衣,见到张孝勇,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打了个招呼,张孝勇连忙喊了一声伯母。

  饭桌上,张孝勇把自己的想法和准备工作都说了一遍,菊英时不时问自己需要做什么,婷婷没说话,有些紧张兮兮地听着,心怕张孝勇安排的事情自己没听清楚,只有天野那傻大个,依旧瞪着电视,丝毫和平时没两样,张孝勇刚说完,陈老头到是开口了,他沉吟道:“你那个什么接线喇叭,我帮你去找找,录音机我那有一个收音机带录音的你要不要?”

  听到这话,张孝勇连忙开口道:“要,要,哎呀,伯父太感谢了,我正还想问您老哪里有卖这种喇叭的地方呢!”

  陈老头有些得意,夹起一块肥肉,咬了一口,油光满面地道:“我买卖旧杂货这么年,这一带歪门邪道的我那个不认识呀!想当年……”

  张孝勇顿时无语,看来自己买俩喇叭,陈老头还吹起来了,连忙低头吃饭,好在陈老头刚吹,就听菊英她妈斥道:“吃个饭也嘴巴也抹了油似的不停,砸吧砸吧没完,你当年要不是我收留你,你还不早饿死了呀!”

  这话一出,气氛顿时冷了下来,陈老头也没声了,低头夹菜吃饭,脸色看似平静,但他内心想法,显然谁也不知道如何了,这显然这是他的短处,张孝勇心里也是暗暗叫苦,这个家庭关系看来也不简单呀,也只有陈老头这样的个性,才能忍一辈子,说实话,以张孝勇的脾气,如果这样受气一辈子,如论如何也过不下去,主要自己现在还算半个女婿,也不好开口,毕竟还不算一家人。

  好在菊英个性没有继承她父母,菊英的个性时而柔和,但是坚强起来,也会让你大吃一惊,果然,她妈这话一出,大家顿时不敢出声了,菊英一边夹了一块她妈最喜欢吃的咕咾肉递到她妈碗里,一边带着责怪似的道:“妈,您能不能给爸一点面子呀,要不是爸看您生病,让着您,您一天起码被我爸骂十回!”

  菊英妈“哼”的一声不作答,但是还是接过菊英递给来的咕咾肉,吃了起来,菊英又很知趣地夹了一块陈老头最喜欢吃的肥肉到对方碗里,随着菊英的作和,饭桌上的气氛这才缓和下来,但是作为旁观者清,张孝勇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家的关系不是想象中那么和谐,或许正如那一句话所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凡尘俗世,本身就是矛盾的产生根源,这才是人生,看破红尘,能有几人?”

  人一生会经历悲欢离合,压抑,兴奋,欲望,善恶,每一个人的看法都不同,说到底,大家都是俗人而已!

  张孝勇也是俗人一个,他喜欢菊英,会娶她,这一辈子两人都会在一起,所以她的家庭,也将会是自己的家庭。

  没办法,因为他是俗人一个!

  吃完饭,依旧是菊英收拾桌子,陈老头叫婷婷去泡了一壶茶,外面已经停雨,几人坐下聊聊天,张孝勇下午有一节课,他也不打算回学校了,旷课无所谓了,趁着下午去看一下市场,如果天气好,晚上就开摊,试一下效果。

  喝完茶,张孝勇就和欧阳洋菊英一行人坐上去市里的公交车,这是张孝勇重生以来到羊城第二次坐公交车,两次的心情完全不一样,第一次是迷茫,现在迷茫早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对未来的期盼了,自己的人生已经开始了,这个世界的未来,自己能看得见,自己的未来却是未知,这种感觉真奇妙,也很让人期待,只要自己在奋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一次到市区,是菊英带路,她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十几年,哪里热闹,哪里人流多,比张孝勇这个只凭着后世的记忆的外乡人来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菊英轻轻松松就带张孝勇找到这个年代羊城最繁华的几个市场,其实这个年代羊城的繁华的圈子范围都不大,就几公里内,其中一条步行街,人流如织,周围的店铺琳琅满目,从卖服装鞋子到最时尚的的电子产品,应有尽有,再走一段路,也看到路边上有人在摆摊了,从小吃的,到卖花的,卖糖人的都有,除了大家的打扮和这个年代特有好奇的眼神之外,这里,在张孝勇眼里,和后世没区别。

  张孝勇决定和菊英几人兵分两路,大家都去打听附近能不能摆摊,还有就是尽量找好地方,打听一下最近的夜市哪里最热闹,张孝勇带着欧阳洋,菊英带着婷婷和天野,两个女孩子,张孝勇不放心,所以招呼天野必须跟着她们。

  一路上,张孝勇左看看右看看,满街的商品让他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自己的未来一定会在这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