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夜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张孝勇上辈子不缺女人,不缺情欲放纵,只缺那一份真正的“爱”!

  年轻的时候,还相信爱情,经历多了,张孝勇彻底放弃追求爱情,女人,在他后半生的词典里,为的就是一时之欢而已!

  张孝勇尽管比别人多经历了半辈子,但是对感情的认识,也大多只凭自己的想象,说得明白一点,其实他也是一个感情白痴。

  正如此时身下这具情迷意乱的年轻身体,正压迫着张孝勇的神经。

  男人一旦真正决定和女人上床,衣服这个问题根本不是事,何况是刚刚洗完澡穿着睡衣的菊英。

  随着一声带点痛苦的呻吟,张孝勇身下这个十七岁的少女彻底成了一个女人,听到这声呻吟,也如同一个承诺,一个印记,深深刻在两人的脑海。

  洞房花烛夜,没有红花,也没有烛光,只有两个年轻的身体在对方身上用尽百般力气,洒尽青春的汗水和泪水……!

  一番云雨过后,两人身上尽是汗水带来的黏糊糊的触感,特别发泄过后的空虚和疲惫让张孝勇感觉整个人都被放空了一般,菊英整个人也瘫软在张孝勇的怀里,还揣着粗气,张孝勇摸了摸菊英的小脸,汗水把散乱的头发粘在脸上,扒开湿淋淋的头发,张孝勇摸到一张柔软温热的小脸,张孝勇顺着脸部缓缓摸到上半身,手上带来的触感让他有些沉醉。

  菊英一动不动躺在张孝勇怀里,一点也不抗拒对方的咸猪手,经过实质的关系后,菊英的心扉仿佛给张孝勇敞开了,不管对方如何使劲蹂躏,菊英只是鼻子时不时呻吟两声,这让张孝勇越发放肆。

  张孝勇对自己这具身体很满意,也很满足此刻自己享受的一切,一次……对于自己来说,真的不够!

  两人仿佛忘记了时间,而其他人也仿佛把两人忘记了一般,窗外的月光都缓缓到了半空中了,楼下的电视机也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关上了,张孝勇也忘记自己的心理年龄了,菊英这具身体仿佛可以让自己沉醉下去,年轻就是本钱!

  张孝勇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楼下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还有推着板车叫卖豆腐的声音。

  张孝勇一下就被吵醒了,外面的阳光如雨露一般洒在这个房间里,张孝勇有些脑袋有些麻木,想抽出手臂伸一个懒腰,这才发现一个身披长发,散乱着头发,小脑袋枕在他腋下,真睡得迷糊着呢!

  张孝勇顿时从麻痹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准确的讲是一下惊醒了!

  “握草!”本来只是想谈谈心,最多过一下干瘾,但是如论如何,张孝勇也没想到,昨天自己和真的睡一起了,而且是那种放肆的睡,一次不够,两次,最后两人实在精疲力尽了才睡死过去,看着自己腋下的女孩,张孝勇亲了亲对方的额头,尽量小心地移到床边上,在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看着穿上的睡美人,张孝勇心中的柔情似水,还是忍不住,再一次弯腰在对方额头亲了两下,这一次,菊英却是挣开了双眼。

  两人的双眼一下就对视在一起了,两人都没说话,过来一会儿,菊英小脸顿时有些羞色,伸出玉手准备打一下张孝勇,张孝勇很自觉地把脸伸了过去,菊英的手,轻轻地在张孝勇的脸上抚摸着,爱不需要说出口,在这一刻,张孝勇终于明白自己要找的“爱”是一种什么东西了,这就是爱!

  菊英声音柔柔地问道:“孝勇哥,现在几点了?”

  张孝勇看了一下外面,温柔地道:“应该七点左右了吧,对了,你刚刚叫我什么?”

  菊英一时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下,才“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小声地喊了一声:“老公!”

  “嗯,老婆,我先去学校了,这两天我可能会忙着那一批皮带钱包的时候,没什么时间陪你了!”

  菊英“嗯!”了一声,说着就准备起身,刚起身才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没穿,顿时又“啊”的一声盖住被子。

  张孝勇“嘿嘿”地笑了出来,双手从被子下面伸了进去,“啊,别,老公,我身体好不舒服。”

  张孝勇顿时想到对方昨天晚上才第一次,连忙继续盖上被子,温柔地道:“老婆,您请假一天吧,今天好好休息一天!”

  菊英有些无奈地道:“干嘛请假呀,我等下就起床,你先去学校吧。”

  张孝勇“嗯”了一声,轻轻地走出大门,带上大门,刚转身,就看到前面正准备下楼的婷婷,张孝勇连忙走了上去。

  张孝勇打了一声招呼:“嗨!这么早呀!”

  婷婷听到张孝勇打招呼,不知为何,脸色一红,有些害羞地道:“早,孝勇哥!”

  见到婷婷这副模样,张孝勇顿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也住三楼?”

  听到张孝勇这样问,婷婷声音更加小声了,脸都红透了,糯糯地小声道:“我就住你隔壁!”

  张孝勇差一点呛到了,终于明白这妹子为什么今天这么反常了,昨天自己直播了一晚上了,住隔壁的婷婷,不害羞才怪了!

  张孝勇只能转移话题道:“呵…呵,这样呀,走吧,你是准备去食堂吗?”

  “嗯!”婷婷低着头走在前面。

  走到二楼,张孝勇突然才想起,自己昨天来找菊英,陈老头是知道的呀,可为啥,自己都在这过夜了,陈老头都没来叫自己呀,哎呀!

  张孝勇顿时明白过来,陈老头这是默认了自己这女婿的身份了,哎呀,自己昨天开始还担心老半天,担心陈老头突然来敲门。

  两人到了学校,快要分别的时候,张孝勇有些无奈地道:“婷婷,昨天晚上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住隔壁,你不用放在心上哈,你哥我可是成年人了嘛,身体上有些需要,…呵…呵,以后你就会懂了!”

  婷婷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张孝勇了,脸瞬间红成苹果,答应了一声,就往食堂走去。

  望着像蝴蝶一样翩然而去的婷婷妹子,张孝勇心里却有一丝遗憾,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可能来自上一世对这个“干妹妹”的幻想,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来自上一世那个失败的老男人。

  经过昨天晚上,张孝勇此刻已经感觉自己整个人欲望都少了一些,女人不必太多,只要有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就行了。

  大学一般没早自习,大一偶尔有,晚自习也一样,全凭自觉,何况张孝勇根本也不在乎这些了,大学生涯,简简单单地度过就行了,不用去想那么多了。

  刚回到寝室,寝室里还悄然无声,大家都睡着呢,张孝勇拖了鞋子躺在这张硬邦邦的床铺上,闻到的是寝室里发出来的淡淡臭袜子味道,和昨天晚上那沉沦的气味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难怪男人都喜欢温柔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