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操哭她,又有何难?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一番谈话下来,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张孝勇和欧阳洋分别后,张孝勇准备去找菊英,欧阳洋准备去图书馆。

  听到欧阳洋准备去图书馆,张孝勇也有些吃惊,见到张孝勇这副表情,欧阳洋翻了一个白眼道:“就允许你谈恋爱,不允许别人学习了呀!”

  “嘿嘿!”张孝勇笑了两声,做出一副猥琐的模样趁着夜色溜出校门。

  这个时间点,菊英也下班了,刚吃完饭,冲完凉,擦着头发坐在凳子上看电视呢,见到张孝勇敲门进来,抬起头,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对视也就短短一秒钟不到,因为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人,天野和陈老头二人也坐在一旁,并没有见到婷婷。

  天野喊了一声“哥!”张孝勇应了一声,也喊了一声“陈伯父!”

  陈老头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张孝勇打了一个哈哈,说找菊英谈点事。

  菊英带头走出大门,张孝勇顺便把房间大门关上。

  走出了大门,张孝勇感觉刚才在房间里那种压抑感觉,瞬间被大门隔开了一般,心情一下就开阔了起来。

  张孝勇跟在菊英后面,一股奇特的香味在张孝勇的鼻尖残留,张孝勇上前一步,搂住菊英的后腰,嘴巴在菊英还有些湿韵的头发上亲了一下,刚才的香味就来此这里,洗发水的残留的味道,还有年轻女孩的特有青春气息,让张孝勇瞬间就有了冲动。

  “老婆,想我吗?”张孝勇轻轻在菊英耳边吹着气,淡淡地问道。

  可能是害羞,或者是担心被人发现,菊英声音比张孝勇还低,声音软软地,低声道:“别在外面,被人发现,怪不好意思的。”

  张孝勇用下巴磨蹭了一下菊英的小脸,表示自己同意她的观点。

  菊英的小脸在忽明忽暗的夜色中,在此刻张孝勇的心里,是最美的,特别刚刚洗完澡,身上这种特有的少女香味,让张孝勇有些沉醉。

  菊英轻手轻脚牵着张孝勇的手,往三楼走去,两人就这样牵着手,也不开灯,在黑暗中,一种暧昧的气息缓缓上升着。

  到了三楼,菊英轻轻推开一个房间,张孝勇跻身进入,后背“啪”的一声把房门关上,声音有些大,惊得菊英小手在张孝勇的胸膛上锤了两下。

  菊英刚想去开门口的灯,手还没碰到开关,整个人被张孝勇拦腰抱起,双腿分开,把她抱了一个结结实实,在黑暗中,张孝勇的嘴如小猪找食一般,在菊英的脸上乱亲,终于亲对地方了,张孝勇呼吸声顿时加重,舌头不自主地探了进去……!

  也不知道两人亲了多久,张孝勇感觉浑身仿佛快炸了一般,也感觉菊英的双腿夹在自己腰间越发用力,张孝勇一只手抱住菊英,一只手毫不犹豫地从菊英腰部伸了进去,刚刚洗完澡穿着吊带内衣的丝滑让张孝勇的手一下就滑了进去,手中的触感让张孝勇这个心理年龄四十多的老男人也感觉到人生得意须尽欢,美妙的事物也只有此时才能拥有。

  菊英的身材是那种修长的体型,头发平时扎着马尾辫,一般都扎着辫子,扎着辫子感觉不到头发的魅力,此时刚刚洗完澡,头发随意披在两边,这种柔顺散乱的头发时不时刺激着张孝勇的神经。

  十七岁的少女,在后世谈恋爱都算早恋了,但是此时却是得到她父母认可下在谈恋爱,这具年轻柔滑,甚至张孝勇可以用“可口”这个形容词来形容对方的身体对自己大脑带来的愉悦感,张孝勇不是种马,但是每一个十来二十岁的年轻男人,身体的需求永远都不会饱满,何况此时此刻正在发生。

  这个房间不大,估计是客房,张孝勇模模糊糊好像看到里面有一张床,此时也没想那么多了,抱起菊英三步两步就走到床边,两人鞋子也没脱就滚到床上。

  床上有一床被子,张孝勇的燥热的身体碰到这一床有些冰凉的被子的时候,大脑才突然有些清醒过来,他顿时动作慢了下来,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菊英,只见菊英双眼紧闭,呼吸加快,由于没开灯,看不清她脸色的表情,但是张孝勇也能猜到脸上是一片羞红色,用手摸了摸对方的小脸,有些发烫。

  摸着这张微微发烫的小脸,张孝勇再一次感觉年轻真好,也只有这个年纪,才能有这种感觉,再过十年八年,再漂亮的女人,在自己身下,也只是为了身体的发泄,再也找不到这种心灵合一的愉悦感,张孝勇能感觉到菊英对自己的爱,这种傻傻不求回报的爱,越发让张孝勇想狠狠地占有这个女孩,这种心态让张孝勇感觉很满足。

  张孝勇躺在有些冰凉的被子上,怀里抱着菊英,小手在菊英的小脸上轻轻抚摸着,喃喃道:“老婆!有你陪伴真好!”

  菊英没有回答他,而是小脸紧紧地靠在张孝勇的胸膛上,刚才粗重的呼吸也缓缓地平静下来。

  张孝勇没有继续下去,不管是这冰冷的被子的影响下,还是老男人的心理作用下,张孝勇还是没有决定继续下去,搂着菊英,张孝勇把自己准备卖皮带的事情和菊英说了一遍,还有赚了钱后,准备开一家洋快餐炸鸡店的事情,张孝勇把自己接下来一两年的规划侃侃而谈地说了出来!

  菊英听完张孝勇的话后,没有说话,而是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这让张孝勇感到一丝诧异。

  “咋了?有心事?”

  菊英躺在张孝勇怀里,继续画着圈圈,好一会儿才有些苦涩地道:“孝勇哥,你以后会娶我吗?”

  张孝勇听到这话,脑袋里顿时没反应过来,身体有些僵硬。

  菊英明显感觉到张孝勇身体上的变化,以为张孝勇生气了,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但是她心里顿时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刚想说:“没关系,我随便说说的这句话的时候。”

  只见张孝勇突然“噗”的一声笑出声。

  张孝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菊英,然后身体倒退了一下,头部和菊英的脑袋并排,左手轻轻地扒弄了一下菊英那散开的头发,两人的鼻子轻轻碰在一起,张孝勇在黑暗中,低声严肃地道:“陈菊英,看着我的眼睛!”

  菊英听到张孝勇这有些严肃的声音,身体不由自主地伸直了许些,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张孝勇,尽管没开灯的房间里,两人鼻子碰到鼻子,也只能看到对方眼睛里一丝明亮。

  “陈菊英,我张孝勇,今天在这里发誓,此生一定会娶陈菊英为妻,这一辈子,只会娶陈菊英这一个老婆,如违背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

  那个“死”字,还没说出口,张孝勇的嘴就已经被菊英的小嘴堵上了,菊英翻身滚到张孝勇身上,这大胆的举动让张孝勇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菊英搂着张孝勇的脖子,声音有些小害羞,又有些大声地道:“老公,要了我,我…我爱你!”

  张孝勇第一次见到菊英说“我爱你”这个词,也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么大胆的示爱,也是第一次真正明白,菊英不在乎自己赚钱多少,也不在乎自己未来如何,而是只担心自己以后会不会娶她,这种小小的不自信,张孝勇一直没有发现,直到刚才,张孝勇才懂得,女人的心思不要去猜测,既然对方已经这样了,那自己如果还不明确地回应,那和人渣有什么区别?

  既然如此,张孝勇也不去管此时此刻此地合不合适办事了,也不管内心那个老男人的稳重了,或许两人有了真正的实质关系了,她才会感到心安?

  操哭她,又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