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欧阳财的谈话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听到有同学打趣两人,张孝勇倒是无所谓,菊英脸可没张孝勇这么厚,小脸一撇,连忙摆了摆手叫张孝勇赶快走开,别挡着自己工作了!

  张孝勇吃完饭,已经快六点了,和菊英约好晚上见。

  张孝勇刚回寝室,就碰到回学校的欧阳洋,欧阳洋拉着张孝勇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悄悄地道:“孝勇,我刚刚和我爸认真谈了一次,我把你的想法和我们谈论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我爸现在想再见你一面,你看怎么样?”

  张孝勇听到这里,顿时有些意外,他没想到欧阳洋的父亲欧阳财还能看出一些远见。

  张孝勇还是有些意外地道:“现在?”

  欧阳洋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嗯,我爸现在在操场那边。”

  张孝勇笑了笑道:“走吧!”

  刚到操场,张孝勇就见到大腹便便的欧阳财站在操场角落抽着烟,站在那里仰望着远处的教学楼,神情有一丝落寞,和中午那神采奕奕的面容不大相同,张孝勇的心也开始有些忐忑起来了。

  想了一会儿,张孝勇也不知道叫对方这么好,只好来了一句:“欧阳伯父您好!”

  欧阳财吸了一口烟,把还剩半根的烟一脚踩没,见到张孝勇二人,神情稍微带点笑意道:“孝勇来了呀,来,来,抽烟!”

  说着就递了一根烟给张孝勇,张孝勇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烟,上辈子戒了三年烟才成功的张孝勇,发誓这辈子不会再碰烟了。

  看到张孝勇不接,欧阳财笑着把烟插回烟盒,嘴里笑着道:“不抽烟好,年轻人不要学抽烟的好,烟酒都不是个好东西!”

  张孝勇只能在一旁陪笑,欧阳洋和张孝勇对排站在一起,他低着头,待父亲开口。

  见到三人都站在这,欧阳洋摆了摆手道:“这样干站着干啥呀,我们走走吧!”

  张孝勇点了点头,三人就沿着操场一直到后山的方向走去,张孝勇和欧阳财对排走着,欧阳洋跟在后面,听两人说着。

  走了几步,欧阳财开口道:“孝勇,你觉得我算不算一个贪官?”

  张孝勇本来还算聚精会神准备听取欧阳财的教导,但是没想到,对方来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这让他如何回答呀!

  张孝勇面容苦涩,想回头看看欧阳洋,但是欧阳财却是眼神一直瞪着他,张孝勇也只能无奈地低着头,不敢出声,这个问题,实在不好回答!

  见到张孝勇这副模样,欧阳财也是无奈地笑了笑,皮笑肉不笑地道:“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为难了,这个问题我自己也问了我自己很多年了,可从来没敢说出来,今天阳洋把你们之间的谈话和我说了一些,我感慨万千,今天我也就说说心里话。”

  “对于阳洋的未来,我从来没有过多去想,从小这孩子就在单亲家庭长大,他年龄小的时候,我还想给他找一个后妈,可随着工作的变动,身边的诱惑也越来越多,自己的初心,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眼见孩子一天一天长大,我也没成家的心思了,我现在的工作,我感到极为厌倦,可又不得不继续下去,身不由己的感觉你们年轻人不懂,哎!”

  张孝勇一声不吭地听着欧阳财发出的感慨,他听出一丝无奈和疲倦,张孝勇也不好发表言语,只能继续听着。

  欧阳财叹息一声,继续道:“阳洋很久没和我谈心了,今天下午,我们父子俩真正地谈了一次心,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我儿子还有那么大的理想,而且我还知道,我儿子身边那个同学不是一般人!”

  张孝勇顿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欧阳财继续道:“只有身在其中,才能感觉到事情的本质,阳洋说你预计国营企业接下来几年会出现大面积倒闭合并,还有几千万的下岗职工,我刚开始听还觉得你是危言耸听,但是仔细想想这几年我经历的一切和我见识到的一些真相,我才恍然大悟,也许你说的危机的确已经不远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些事情会不会真的会发生,但是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的理解和见识高于常人,阳洋和我说了你们的理想,他想当大官,你想发大财,哈哈哈,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是作为长辈,我必须得支持,今天来,我也就和你谈一下,那一批皮带和钱包的事情。”

  张孝勇有些意外对方转变话题,刚想开口,只见欧阳财又继续道:“这批货不算大,但是也有十多万元钱的货值,本来我想办法把这批货亏空下来,到时虚报处理,但是风险还是太大了……!”

  张孝勇听得迷糊,什么把这批货亏空,虚报处理,听得自己眼眉毛一眨一眨的,张孝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停下脚步,急忙摆了摆手道:“伯父,别别,您千万别这样做,这样到时候会留下把柄给别人,十来万块钱而已,不是大事,虽然我才刚刚起步,但是我只要一个起步资金,有了起步资金,我会去做其他的生意,这个年代的机遇到处都是,没必要给您坦那么大风险,我只希望伯父能想办法给我长一点点时间来销售这批货。”

  见到张孝勇这个反应,欧阳财也有些意外,同时他也能感觉到好像这个年轻人的志气不在于这十来万块钱的事情,十万块钱在这个年代可不是小钱呀,万元户都是极小数,十万元起码相当于后世上千万的资金了,欧阳财这些年小心翼翼地贪墨,也就几十万的家产,而且还存在不同的地方,始终不敢外露,他虽然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但是并不代表自己会真正用这种方法来帮助这个年轻人。

  欧阳财刚刚在和自己的儿子谈话中,的确很震惊,同时也特别希望再一次见到张孝勇这个年轻人,他同时也想试一下这个年轻人对钱财的看法,所以也有了刚才第一个问题,欧阳财直接了当地问自己是不是贪官这个有些难以启齿的话题。

  这批皮带钱包,按照以往的处理方法,就是退回公司,或许会找到下一个买家,如果找不到,就留在仓库里发霉也无所谓,反正是公家的事情,这种情况在这一两年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本来张孝勇中午提出想收购这批货,欧阳财也没当一回事,听到儿子说两成干股的事情,他还在想怎么搞到更多好处的事情。

  可下午父子俩一席谈话,欧阳财才有些感悟,自己年轻的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正直的人,可最后却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身不由己这种话只能是自欺欺人罢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眼就看出这其中的精髓,这件事会给自己留把柄。

  听到张孝勇的话,欧阳财微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三人就这样沿着操场后山走了几个来回,两人聊着各种话题,大多都是欧阳财问,张孝勇答,不知不觉天色开始昏暗起来了,欧阳财这才摆了摆手道。

  “孝勇,今天和你谈话,我感慨良多呀,我老了,思想也有些僵化了,未来的世界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改革开放带来的市场经济势不可挡,谁也拦不了,谁都想过好日子,以后你要多带带阳洋,他虽然有一股热血,但是思想还太幼稚,虽然你和他同龄,但是在我看来,他还是个孩子,你给我的感觉,却是同辈之人!”

  张孝勇苦笑着点了点头,自己的确和欧阳财是同一年龄段的人,只是自己是两世为人了。

  这时,一直在背后没说话的欧阳洋小声的问道:“爸,那皮带钱包的事情,你怎么解决?”

  欧阳财返脸看了欧阳洋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孝勇,你看这孩子根本沉不住气,也的确不适合经商呀,他说毕业后想进机关,我现在都还很担忧呀!”

  张孝勇无奈地道:“伯父,罗马也不是一天能建成的是吧,阳洋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多学学就好了!”

  张孝勇又继续道:“阳洋,如果你要准备在官场发展,的确有一点要记住一条,那就是学会控制自己的神色,临危不乱,不急不躁,不露深色,这些是都是一个官员的基本素质!”

  欧阳财点了点头,看了看天色,指着校门口道:“时间不早了,我就回去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今天忙了一天了,那一批货的事情,我会尽快在这两天内处理完成,我还会在羊城待两天!”

  说完,欧阳财就朝校门口走去!

  张孝勇心里还是有一个问题,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他加快脚步跟上欧阳财,低声说道。

  “伯父,我想说一个事情!”

  欧阳财停下脚步,眼神示意张孝勇说下去。

  张孝勇有些无奈地道:“伯父,这批货,我想先赊账,我没有这么多现金支付,我需要时间,我请伯父给我十天时间,先给我货,十天后,钱财两清。”

  欧阳财面容没有半点意外之色,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而是带着玩味的笑容,淡淡地道:“孝勇,我今天过来找你,不是谈钱的事,你的家庭条件阳洋已经我说过了,我看重的是你的人,包括你的性格,那一批货,我会想用我方法给你拿到最低的价格,时间给你三个月吧,三个月内结清就行了!”

  张孝勇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惊呆了,他心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也解决了,接下来,只要自己想办法把这批货卖出去,那自己第一桶金就到手了,接下来也可以实施自己的“德克士”计划了!

  张孝勇连忙说:“谢谢!”

  欧阳财笑着示意不用,只是用眼神看了自己儿子欧阳洋一眼,叹息一声,转头往校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