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的理想是当一个好官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两人说着,欧阳洋突然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向张孝勇递来,张孝勇顿时一脸莫名其妙。

  欧阳洋扬了扬手中的钞票,有些无奈地道:“拿着吧,都说了,不用你请吃饭了,我刚刚去叫服务员开了发票了,我爸可以拿回去报销的,你这钱还是拿回去吧!”

  张孝勇顿时不知道是应该接还是不接了,有些点不好意思。

  见到张孝勇没接,欧阳洋带着自嘲似的语气道:“这个年代有点权力的人,谁不是吃公家的呀,别装了,拿着吧,普通人赚钱也不容易,不然你那钱也不会一股臭袜子味道了,哈哈哈!”

  见到欧阳洋这货把自己的糗事说出来,张孝勇到没生气,一边打趣着,顺势把两百块钱一把拿了回来,两人的关系一下拉近不小。

  张孝勇站在马路边上,扶着路边的一颗百年杨树,双眼仰望市区的方向,那里有一栋高楼真正平地而起,张孝勇很平静地问道:“欧阳,你怎么看待我们现在生活的年代?”

  欧阳洋把双手插进口袋,中午喝了两杯酒,脸色有点微红,他那眼镜下面的小眼睛半眯着,看着远处新建的高楼,半响没回话,好一会儿后,神情有些疲倦地道:“这是一个操蛋的年代,上梁不正下梁歪,不管了,随波逐流吧!”

  张孝勇有些意外地看到欧阳洋血性的一面,在他的记忆里,这家伙,在学校里一直没什么追求,毕业后也自愿分配到家乡,接父亲的班,不过那时的国营企业是日落西山了,一天不如一天了,欧阳洋的意志也是越发消沉,二十六七的人了,还是处男一个,最后在张孝勇的介绍下,才认识当时张孝勇当时公司里一个妹子,最后两个人竟然还成了!

  张孝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远方,半响后,淡淡地道:“与其等着这个世界来改变自己,还不如从现在开始,自己去改变世界,人嘛,一辈子太短了,没有点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听到张孝勇的夸海口的理想,刚才还有消沉的欧阳洋一脸诧异,转身望着张孝勇,半响没说话,好一会儿后来了一句:“你没吃药吧?”

  哈哈哈,张孝勇只顾哈哈了几下,刚刚几杯蛇酒的后劲迎着微风也有点上头了,他豪气万丈地手指远方的高楼道:“二十年后,我要把我的名字刻在一百栋那样的高楼上,不对,是一千栋!”

  哈哈哈,欧阳洋也被张孝勇这逗逼的话逗笑了,笑得停不下来,越笑越大,最后慢慢停了下来,眼睛里眼泪却是随着笑慢慢流了出来,他假装还在笑,可却是眼泪始终停不下来,用衣袖擦拭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地道:“我看你是真要吃药了,这个世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个人的力量可以用灰尘来形容,没有权利,一切都是屁话,都是狗屁,都TM的是扯谈!”

  张孝勇有些莫名其妙,第一次见到欧阳洋生这么大气,而且好像还受到伤害一样,就算上辈子认识他几十年,也没见过他生气,任何事情都是埋在心里,人也没多少斗志,不过那时候,张孝勇也混得是一天不如一天,两人成了难兄难弟,欧阳洋有了家庭后,反而更加没什么追求了,两人在一起除了吃吃喝喝,也很少聊什么狗屁人生理想,看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上辈子认识几十年的朋友,他也不一定和你说,反而是在年轻冲动的时候,借着酒劲,会把心中的压抑说出来。

  张孝勇扶着树干,带着一点酒意,脸色有些微红,指着不远处,街边一张公共椅子道:“走,过去坐坐。”

  欧阳洋无所谓地道:“嗯,走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这个年代不扯谈,还能干什么?”

  两人走了过去,靠在公共椅子上,此时正是中午时间,太阳正在正中央,不过两旁的杨树树荫繁密,加上已是十月,坐在椅子上还稍微有些凉意,不过透过树荫点点散散的白色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浑身暖洋洋的,加上刚刚喝了点酒,如果有一床被子,张孝勇相信自己能在这地方睡过天昏地暗了。

  张孝勇双手靠肩膀,伸了一个懒腰,声音懒散地道:“欧阳,你毕业后想去干什么?”

  欧阳洋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仰着脑袋看着头顶上的树枝,语气很平淡地道:“我十岁的时候,我妈妈就去世了,从小我就住在我爷爷奶奶家,我爷爷奶奶身体不好,我很少的时候就自己煮饭做菜了,那时候还吃不饱,我爸还是一个工人,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回来,你别看我爸现在这么胖,当时瘦得和猴子一样,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吃上一顿红烧肉,就算自己做的也行。”

  张孝勇转头看向欧阳洋,有些意外欧阳洋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了,他也就静静地听着欧阳洋说着。

  欧阳洋没有停,脑袋依然仰着,闭着眼睛,嘴里说着自己的故事,语速不快,但是条理清晰。

  “我十五岁初中毕业那年,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是很意外地考上了高中,到了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爸拖关系搞定的,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权利的作用,上高中后,我发现我身上的零花钱越来越多了,那时候,其他同学还一分钱一分钱的用,我爸直接给我一百块钱,而且只要我想要,他都给,每次都没有低于一百块钱的。”

  说到这里,欧阳洋转头对向张孝勇,自嘲地道:“你应该猜到为什么了吧?”

  张孝勇没有回答,苦笑一声算是回答。

  欧阳洋继续道:“那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权利在这个国家有多么离谱,那时候工人工资才几十块钱一个月,而我爸每次回家给我爷爷奶奶一大包钱,最起码有几千块钱,我爷爷奶奶吓得不敢花,把钱全部埋在自己的床底下,直到去世,都没敢挖出来,后来,有人举报我爸贪污,但是结果是我爸升官了,那个举报的人被辞退了。”

  张孝勇有些无语的听着这家伙说自己家庭的黑历史,他听得出来,欧阳洋对这事也很反感,但是语气中有一种无奈。

  欧阳洋继续道:“其实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当官,也特别崇拜我爸,但是读书越多,越觉得这世界太虚假,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但是你还别说,我现在的理想还是想当官,我希望当一个好官,我讨厌我爸那样,左右逢源,那种圆滑世故,我是学不来!”

  听完欧阳洋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张孝勇有点想笑,前半段,张孝勇还以为这家伙对当官的嫉恶如仇,但是那里知道后半段,这家伙还想当官,不过还想当一个清官,这家伙怎么有些可爱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