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酒足饭饱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见到欧阳洋来了点兴趣,张孝勇也没了睡意,匆匆忙忙起床,随便洗漱了两把,两人就往欧阳洋父亲所在的招待所跑去。

  欧阳洋父亲叫欧阳财,腰围足有张孝勇两个那么宽,大腹便便的模样,一看就是领导,头发梳得油亮,他们企业一行三人全部住在张孝勇学校外面的招待所。

  欧阳财这次来羊城,也顺路来看看上大学的儿子,所以就住招待所,这里离市区也不是很远。

  张孝勇本以为欧阳洋老爸这次生意搞砸了,应该是一副沮丧的神情,哪知道见到本人才发现,对方一副笑咪咪的模样,听说张孝勇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连忙的热情地拉着张孝勇去下馆子。

  张孝勇看时间也快到中午了,本还想着自己请人家吃一顿,哪知道对方已经找好地方了。

  一行五人找了一家不大的酒楼,酒楼不大,但是菜品不便宜,基本上是两位数的价格,五人点了六个菜,一个汤,最后还来了两瓶特色蛇酒,张孝勇在一旁暗自算了一下,这餐饭估计没二百块钱下不来呀!

  吃着喝着,大家关系也就融洽了,张孝勇暂时没提自己的事情,也就听欧阳洋老爸三人在一旁吹,虽然对方是自己同学的长辈,但是张孝勇对对方几人的人品和素质实在不敢苟同,酒过三巡,张孝勇也看出来了,这三人的地位了,欧阳洋的父亲欧阳财在这三人中位置是最高的,还有官职,销售科长职务,剩下两人一人为销售科员,一人为会计。

  待两瓶酒喝了大半后了,大家也吃了一碗饭,张孝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欧阳洋。

  欧阳洋领会张孝勇的意思,但是却是朝张孝勇眨了几下眼睛,这到让张孝勇有些搞不清头绪了,只能先看看情况了。

  喝到半响,欧阳财笑呵呵地招呼几人道:“这儿味道还不错吧,口味淡了些,不过有些野味也只能在羊城才能吃得到了,你们先吃,我去上下厕所。”

  说着,艰难地起身,揉了揉自己的大肚子,往厕所方向走去,欧阳洋朝张孝勇眨了眨眼,也借故说上厕所,前后随着他老爸离开。

  张孝勇这才有些明白对方的意思了,看来欧阳洋想把这事单独和他父亲说,这里面自然有猫腻,毕竟也是大学生,而且从小生活在这种家庭之中,其中的弯弯道道,欧阳洋比张孝勇懂得多,显然是聪明人。

  此时饭桌上也就张孝勇和另外两人了,两人年龄都是三十来岁,两人只顾说着话,也没理会张孝勇,张孝勇在一旁趁着多吃了两碗饭,这菜的确不错,海里的游的,地上的走的,天上飞的,全部都有,难得的机会,张孝勇刚刚也喝了三杯酒,此时胃口大开,连吃了三碗饭。

  一旁两人,说着家乡话,张孝勇听过半懂,加上年龄和身份不同,所以也没怎么交流,张孝勇吃完三小碗饭,见到欧阳洋父子俩人还没来,顿时有些奇怪了,但是心里稍微也放下了心了,这说明有戏,如果没戏,对方也不会谈论这么久了。

  终于,这趟厕所差不多十几分钟后,父子俩人才一前一后慢悠悠地走进房间,欧阳洋在他父亲背后朝张孝勇做了一个OK的手势,张孝勇顿时明白这事成了。

  果然,再一次坐下的欧阳财刚吃两口,就拿起酒杯站了起来道:“哎呀,这位小张同学,来,我敬你一杯,来来,小黄,小吴,你们大家一起来敬这位小张同学一杯,刚刚我儿子和我说呀,这位小张同学家里是做批发生意的,我们这次这批货,小张同学可以帮忙处理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喜不自禁呀,来来来,我们一起敬小张同学一杯!”

  张孝勇有些尴尬地站了起来,眼睛瞪了欧阳洋一眼,见对方满脸笑容也站了起来敬酒,丝毫不理会张孝勇的眼色。

  张孝勇估摸着欧阳洋和他爸说了什么大话,或者父子俩已经沟通好了,虽然欧阳财在这三人之间职位最大,是领导,但是这批货毕竟是公家的东西,也不好直接说要干股之类的。

  敬过酒后,欧阳洋的热情不减,带着酒气有些为难地道:“小张同学,这次你叔叔我这批货呢,品质的确很一般,皮带有三万七千条,钱包有一万二千个,货真价实的牛皮,本来我们出厂价是皮带三块五,钱包二块三,放心,价格我等下就会和公司说明情况,尽量把价格给你最低,只要价格谈好了,明天你就可以叫人去拉货。

  张孝勇摸不清父子俩到底卖什么关子,按道理如果是正常做生意,应该会夸自己的东西好,怎么样怎么样,可欧阳财这一开口就贬低自己的东西不行,而且把出厂价直接说出来,还说价格可以谈,明面上的意思是我东西不行,,实际上张孝勇听着怎么感觉对方好像要自己先等等,价格他再去谈的意思?

  不管是那种意思,张孝勇只能一副可以商量的表情,倒上酒,一干而净,豪气不减,总不能装成一个穷学生吧!

  酒足饭饱后,欧阳财喊来服务员结账,张孝勇连忙上前主动结账,但是欧阳财连忙拒绝,嘴里喊着:“我付,我付就行了!”

  怎么也说,对方是客人,而且是长辈,张孝勇怎么好意思叫他付款呀,当着他的面,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出来,出来前,张孝勇已经把钱整理了一下,五张一百的钞票和四张五十的全部拿了出来了,做生意,前期工作,必须要大气,张孝勇看了一下账单,果然二百零五块钱了,老板很豪爽的说两百就行了!

  拉扯中,张孝勇直接拿出两张一百的递给服务员,服务员接过钞票,意外地用鼻子闻了闻,满脸古怪的神色,张孝勇顿时脸就红了,果然藏在臭袜子的不是一个好主意,张孝勇连忙招呼服务员离去。

  欧阳财见到张孝勇还是给了饭钱,也只好作罢,但是还是用手碰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欧阳洋心领神会地跑了出去。

  一行人酒足饭饱后,就离开了酒楼,说好了,晚上再联系,欧阳洋当中间人。

  等把几人送回招待所,张孝勇和欧阳洋两人就此准备回到学校,到了路上,张孝勇才开口问欧阳洋,刚才怎么回事?

  欧阳洋笑着意味深长地道:“这都看不出来呀,我爸同意了,我和他说了两成利润的事情,他说可以,但是这批货,你必须全部吃下,另外价钱方面他会和他公司谈,刚刚饭桌上,他的意思是叫你先不要急,这批货现在在火车站的临时货仓里,每天的保管费都几百块,如果运回去也是当垃圾仍在仓库里,现在有人接手,最高兴的是他们公司,至于价格嘛,你懂的,拖一拖,急的自然是他们。”

  说到这里,欧阳洋停了下来,朝张孝勇抖了抖眉毛,神情得意地道:“你懂我的意思的吧?”

  张孝勇听完这番话,瞬间就懂欧阳洋父子俩的意思了,既有些兴奋,内心深处也有一丝悲哀,欧阳财这种国营企业中高层干部了,都如同一只老鼠一般在想尽各种方法咬断自己企业的根基,可想而知,这个年代的国营企业是一副什么样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