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黄鹤那个王八蛋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显而易见,陈菊英对张孝勇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一种真正对于感情的无私付出。

  张孝勇能感觉到菊英对自己一种依赖,一种发至内心的信任。

  张孝勇很喜欢这种感觉,两人虽然没有真正肉体上的交流,但是张孝勇感觉自己和菊英已经神交很多年了,或许有句话说得对,时间能改变一切,时间能教会你什么是对的。

  显然,经过二十多年的光阴,时间告诉他,自己已经不需要怀疑现在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了!

  回到寝室,已经是十点半了,虽然是星期六,但是这个时间点,寝室五人已经躺在被窝里呼声大作了,没有夜生活的年代,张孝勇觉得也不错!

  张孝勇去了卫生间,冲了一个冷水澡,擦干身子,悄悄地打开刚刚菊英给自己的那个布袋。

  里面整整齐齐一叠钞票,从五元到一百元,全部都有,摸着还有温度的钞票,张孝勇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瞬间增加了,同时心中也涌现一股力量,自己必须强大起来,靠自己女朋友的私房钱来发展事业,算什么男人?

  钱,不多,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千一百二十五块钱,摸着这一叠厚厚的钞票,张孝勇脑海里想象着菊英每天在食堂干活时候的身影,一百块钱一个月,一千二百二十万元,整整一年多的工资,哎,自己真混蛋!

  就算有了菊英的这一千二百多块钱,要开一家炸鸡店还远远不够,张孝勇看看以后能不能抽时间去外面看看,90年这个年代靠什么能赚钱呢?

  应该有机会的,张孝勇暗自猜想。

  洗完澡,擦了一下,张孝勇把钱藏在自己床底下那双穿露大脚丫的解放鞋里面,鞋里面还有一双臭袜子,绝对保险。

  这个天气晚上最好睡觉,羊城的十月份的夜晚,外面温度十来度左右,盖上被子,想着莫名其妙的事情,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张孝勇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寝室好像已经没人了,摇晃着脑袋想起床,但是被窝里的温度实在太舒服了,正想继续睡会,就听到上铺有人说道。

  “都10点了,还没起床呀,你这两天咋没见人呢?不会晚上搞那事了吧?”说着,上铺那家伙还嘿嘿直笑。

  张孝勇躺在被窝里,舒服的移了一个姿势,听到这声音,竟然是欧阳洋那闷骚,张孝勇记得欧阳洋这货读书的时候,总是一副圣人的表情,当然,后来,这家伙的性格张孝勇太熟悉了。

  在大学期间,张孝勇和欧阳洋的关系还算一般,谈不上很好那种,但是毕竟一个寝室的,也没深交,偶尔开点玩笑还行,关系铁的时候,那是毕业后的交往了。

  张孝勇没回答这货的问题,而是想起后世欧阳洋的家世,欧阳洋毕业后就回到家乡,一个县级市里面的国营企业上班,90年代国营企业下岗潮在后世是所有人都很熟悉的事件,华国几千万工人的命运就此改变,欧阳洋的父母在企业里还算是中层干部,母亲被下岗,父亲继续撑。

  欧阳洋毕业后,自愿分配到家乡的企业,虽然专业不是很对口,但是身为一名大学生,还是成功接了父亲的班,成为一名光荣的工人阶级,可光荣的工人阶级还没坐稳几年,日子是一年不如一年,最后到了98年,企业被私人企业收购,欧阳洋虽然没有下岗,但是也没进步,混吃混喝等死。

  张孝勇随口问道:“欧阳,你爸妈那企业现在怎么样?

  欧阳洋唉声叹气地回了一句:“半死不活呗,厂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现在都市场经济了,那破工厂生产的皮带皮鞋之类的,都没人要了,我今天早上才去火车站接我爸,他最近在这边谈一笔生意,货质量太差,人家不收货,货全压在货运站了,整整半车皮货物呢,运回去的运费都赚不回来了!

  张孝勇也有心事,也没多想,随口问道:“那你爸那些货都最后怎么处理?”

  欧阳洋蒙着被子生意懒散地道:“怎么处理?退回去呗,反正是公家的钱!”

  张孝勇无语的摇了摇头,国营企业就是这样,90年代的国营企业已经烂到根基了,每一个企业里面的蛀虫都养得又肥又圆,最终苦的还是普通工人。

  张孝勇想着自己的炸鸡店,脑袋也是有些发麻,总想着去哪里搞一笔钱来,两人也是随口扯谈着。

  张孝勇看了看外面,估计也不早了,准备起床,刚爬起,对面上铺扔下来一个东西,张孝勇拿起来一看,一条咖啡色皮带。

  欧阳洋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道:“送你呗,我爸给我拿了七八条,还有钱包我没要,你看看,就是这种垃圾货,毛边都没处理好!”

  张孝勇拿着皮带一看,果然做工不是很好,但是皮带的确是牛皮的,这个年代牛皮皮带也得十几块钱一条吧,拿在手里还有点分量,说到皮带钱包,张孝勇顿时想到后世一个络段子,“江南皮革厂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王八蛋黄鹤……!”

  哎呦,想到这里,张孝勇顿时精神一震,来了一点兴趣。

  随口问道:“欧阳,你爸这些皮带卖不卖?大概什么价格可以拿到货?”

  欧阳洋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张孝勇,带着嘲讽地口气回道:“怎么?你还想去卖皮带呀,堂堂大学生,去皮带呀,不错,我支持你,这想法有创意!”

  听得出这货是打趣自己,张孝勇扬了扬手中的皮带,笑着道:“想不想赚钱?我们合伙搞吧,你叫你爸把价格给优惠一些,我们想办法把他的皮带处理了,怎么样?”

  欧阳洋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也没多少信心,无所谓地道:“皮带有上万条呢,每一条几块钱,也得几万块钱呀,你处理得了吗?还有几千个皮包,你口袋里那点生活费,我看还是留着吧!”

  张孝勇连忙喊道:“得,得,打住,打住,哥们,你就帮哥一个忙吧,我现在需要用钱,至于能不能卖出去,这点你不用担心,我只问你,你爸能不能做主,那一批货能不能搞出来!”

  想了一下,张孝勇继续道:“至于钱的事情,这样,我可以先给你爸一千定金,剩下的,半个月后结清,怎么样?同学一场,帮不帮我呀?”

  听到张孝勇连一千块钱定金都说出来了,欧阳洋也来了点兴趣,在床上坐了起来,有些惊奇地问道:“行呀,看不出,原来我们寝室最大的地主是你呀,你真有把握把这批货卖出去?这可不是小数目呀,万一卖不掉,到时我被我爸叼,那可出丑了!”

  见到欧阳洋也有点兴趣,张孝勇扬了扬手中的皮带,精神有些振奋地道:“这样,我们合作,你占干股,占两成利润,等卖完了,我分你两成利润,你想办法叫你爸把这批货便宜点处理给我,怎么样?”

  欧阳洋第一次听到干股这词,至于两成这数字也没大触动,反正他是对张孝勇卖皮带这事,没多大信心,但是年轻人对这方面多少有点兴趣,他也想看看张孝勇到底怎么把这批货卖出去,早上看到父亲那张苦瓜脸,他心里多少也想帮父亲一点,如果做成了,这是双赢的事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