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起风了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张孝勇不想和他争吵,只能在一旁继续把剩下的原材料收拾一番,全部炸熟处理了,虽然自己吃不了,但是也不能当着陈老头的面扔了,给天野那家伙解决算了。

  忙忙碌碌到六点半,才把厨房里的东西收拾完,今天星期六,菊英和婷婷晚上也不用上班了,菊英亲自下厨,三菜一汤很简单的家常小炒出炉了。

  虽然味道有些平淡,但是张孝勇还是连干四碗饭,中午那一碗虾饺面只吃一个半饱,又在厨房忙活了一下午,炸鸡这种东西,张孝勇上辈子吃得太多了,这辈子实在没什么胃口当主食吃了。

  反而是李天野这小子一下午吃了几斤炸鸡到肚子里去了,晚饭实在吃不下去了,最后揉了肚子继续躺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洋快餐本身在后世就定位为垃圾食品,三高人群最好不要食用,但是这个年代,还是奢侈品!

  张孝勇看过肯德基和麦当劳90年代左右的定价,一个人要吃半饱,消费金额大概在8到20元左右,而这个年代工资也就100多一个月,拿几分之一的工资去吃一餐,这种不是奢侈品是什么?

  同时,也可以看出,这里面的利润是多么暴力!

  菊英的妈妈,吃了半碗饭后,早早下桌了,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张孝勇很少和她妈搭话,听说是慢性疾病,才四十多岁的模样,面黄肌瘦,头发白了一大半了,看上去像六十多的老人一样,每天待在村东的老房子里面,很少出门。

  上一辈子,张孝勇很少去了解这些,也不会去了解,但是这一世,他和菊英的关系都被她父母默认了,所以未来这也算自己的亲人了,所以张孝勇多少会了解一下。

  菊英还有一个姐姐,比她大四岁,三年前就嫁到隔壁城市去了,路程不远不近,一百多公里,但是这个年代,交通还不是很发达,所以也只有逢年过节才回家,菊英家里条件在她们村里还算好的了,因为陈老头上门当了上门女婿,菊英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分遗产还特意把老房子分给了菊英妈妈。

  当年房子还不值钱,菊英几个叔叔伯伯还没多少意见,但是随着老一辈的去世,而菊英妈妈身体还不好,最重要的一点,她家还没男丁,按照村里的老规矩,除非再找一个上门女婿,不然等菊英嫁人后,她家的房子土地都要收回给家族的。

  这可把菊英爸妈急坏了,而张孝勇的出现,这可让他们放下了半个心,所以菊英的妈妈对张孝勇态度都是轻声轻息地说话。

  至于陈老头虽然对张孝勇表面上有些脾气,但是内心还是很满意的,这一家子现在还算和气。

  这个年代大学生可还不流行读书期间就结婚,何况张孝勇才大二,所以他们也没有很主动叫张孝勇现在就娶菊英,但是耳边唠叨还是不可避免的!

  张孝勇想开炸鸡店的事情,他没和任何人说,他也不想去问菊英一家人要钱,第一,他不想让菊英父母看不起自己,刚刚开始谈,就来问女方父母要钱,这和吃软饭有什么区别?

  第二:他不想因为这个事情,让菊英难堪,本身把婷婷和天野姐弟俩安排在她家,就已经让菊英夹在中间有些为难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问女方家庭要钱,这不是张孝勇个人的风格,张孝勇有点大男子主义,男人主外,女人主内,女人如果在外面受委屈,只能说明这个男人没本事。

  当然,夫妻互相扶持,互相帮忙是应该的,但是那一切都是两人心甘情愿,心意相通的情况下。

  就像菊英她爸所说的一样,炸鸡这东西,又不能下饭,又吃不饱,谁会买呀?

  张孝勇虽然现在自己没钱,但是他相信,凭自己的眼光,在这个年代一定能活出一个人样来。

  吃完饭,张孝勇主动收拾桌子,被婷婷一把就把他手中的碗筷抢走了,小家伙麻利地把碗筷收拾好,和菊英两人到厨房里收拾去了。

  菊英她妈早就提着电筒去休息了,陈老头拿着一本旧杂志也在灯光下看了起来,张孝勇坐在沙发角落的位置来了一个葛优瘫,这个沙发一大半被天野那巨大的身子占满了,张孝勇一躺上去,沙发顿时就吱吱响了起来了!

  电视里放着电视剧,张孝勇一点心情也没有,看着这个不大的房间,张孝勇目光往窗外看去,窗外的漆黑一片,偶尔远处的灯光有些微亮,后世的霓虹璀璨在这里丝毫感受不到,只有淡淡的温馨,还有张孝勇脑海里一丝迷茫。

  看着陈老头一丝不苟地在看着杂志,连老花镜都没带,虽然模样是个光头,微胖白皙,穿着一身中老年外套,如果不细看,还真像一个老头,可张孝勇知道,陈老头也是一个可怜人!

  年少背井离乡去逃荒,青年时入赘女方家当上门女婿,还未到中年,老婆就得了疾病,做不了重活,虽然吃喝在一起,但是早已分居多年,五十不到的中年人,打扮像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他这辈子得到什么?可能唯一得到的就是两个女儿跟着他姓陈,如果是儿子,也只能跟她老婆姓了,不知道这是悲哀还是幸运!

  张孝勇坐了一会,准备起身离去,打了一声招呼,带上门,就往寝室走去。

  一路上,张孝勇心情很平静,虽然今天炸鸡实验还算成功,但是这才是刚刚开始第一步而已,开店的钱从何而来?开店后如何打响名气?未来如何安排?

  有些事越想脑袋越乱,剪不断,理还乱,不去想了,路到桥头,自然直,机会总会有的!

  “孝勇哥,孝勇哥!”

  听到喊声,张孝勇连忙回头,只见菊英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跟前,脸色红扑扑的,手里拿着一个小布袋。

  看到菊英追了上来,张孝勇连忙用手擦了一下对方的额头,把几滴汗水擦了,嘴上轻柔地问道:“菊英,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菊英想说什么,但是没说,一把抓过张孝勇的手,把手中的小布袋塞到他手里,塞完后,一声不吭,就上前一步,搂着张孝勇的腰,倒在他怀里。

  张孝勇被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什么事情呢,手上的布袋很薄,凭着手感,一叠厚厚的纸张触感,张孝勇顿时就明白是什么东西了。

  张孝勇很想说一句感谢,或者说一句老婆,谢谢你懂我,但是他始终没有说出口,双手一个转身,把菊英那仟瘦的身子整个都抱在自己怀里,用嘴轻轻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千言万语的甜言蜜语,不抵这一个动作,菊英很接受张孝勇的爱意,“嗯”的一声呻吟,把他的腰楼得更紧。

  夜晚的人行道上,空无一人,百年杨树的树枝茂密,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紧紧地搂着,不远的学校门口的路灯微微亮,一陈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地响声,丝毫没有影响这对心意相通的年轻男女。

  “菊英,起风了,早点回去好嘛?”

  “嗯,我再待一会,就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