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勇气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这次诗歌交流大赛圆满结束,下面的时间,是才艺表演时间,没有规则,没有限制,只要你敢表演,我们就会鼓掌!”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个人主义比后世的可强多了,主持人刚说完,一个穿着成套的牛仔裤,牛仔衣的男同学背着一把吉他就上台了,吉他上贴着几个美国明星的头像,正是披头士乐队成员头像!

  果然,这同学一上去,嗓子一喊,英文就蹦出来了,可惜光有气势,但是声音实在无力,甚至连单词张孝勇听着听着都感觉不对味,不过下面的学生可不管你唱得如何,他们要的只是一种气氛,一种青春无畏的感觉!

  诗歌虽然能人回味,但是摇滚精神和流行音乐更能直接点燃这群二十来岁年轻人的热情,一首接着一首,有摇滚,有民谣,还有香江粤语歌,总有不间断的学生上台演唱,至于朱小龙几人也忍不住了,喊着要上台表演,能在两三百个女生面前演唱,这是很多男生们最大的动力和鼓励。

  终于朱小龙背着吉他,在寝室里几个好兄弟的强烈鼓励下,勇敢地上台了!

  这家伙显然也有了一定的吉他功底,梳了一个中分头,站在台上,毫不在意周围的眼光,迎着四周目光注视,低着头弹了几下自己的吉他,一副高冷的模样,把前奏弹了一下后,好一会儿后,嘴巴才迎向话筒,见台下声音差不多安静下来后,装逼也装得差不多了,他才缓缓地开口唱道。

  事到如今不能埋怨你

  只恨我不能抗拒命运

  时时刻刻沉醉爱河里

  谁知悲剧早已注定

  闭上眼睛想起你的情

  难忘记你我曾有的约定

  长夜漫漫默默在哭泣

  心中无限痛苦呼唤你

  安妮我不能失去你

  安妮我无法忘记你

  安妮我用生命呼唤你

  永远的爱你

  ……!

  一首“安妮”,在朱小龙的深情,带着撕喊中唱完,如果不是张孝勇几人知道朱小龙的逗逼性格,估计也会感动一把,这家伙,声音带点嘶哑,虽然吉他和这首歌不是很配,但是唱得还是不错的,特别那副装高冷的姿态加上这首歌,绝配呀!

  果然,台下已经有小女生见到朱小龙唱完歌,还低着头仿佛在感伤回忆一般,有些感性的妹子,已经眼泪都快哭出来了。

  “我靠,朱小龙这二逼装得不错呀!”

  寝室里的几人早已经有人看不下去了,正想把那家伙的真面目揭穿,只见刚刚还装高冷范的朱小龙,突然就抓起话筒,眉飞色舞地表情把那逗逼的本性显露无疑,对着下面的女生就大声喊道:“给位学妹学姐们,我刚刚唱得还不错吧!!你们有没有爱上我的呀!!!哈哈哈哈哈!!!”

  “帅不过三秒!”

  主持人也看不下去了,连忙喊道:“有请下一位……!”

  正说着,走台下走上来一位女生!

  张孝勇也一看,差点惊掉眼睛,只见那妹子扎着两条马尾辫,身材仟瘦,小脸因为激动有些潮红,在主持人带着莫名的眼神中接过话筒。

  上去台上表演的妹子正是陈菊英!

  果然,张孝勇站在凳子上往整个礼堂目光一扫,正看到刚刚菊英妹子走上来的方向,还有一个小女生孤零零地站在角落位置,婷婷也来了,只见婷婷正带着羡慕和激动的表情,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的菊英妹子。

  张孝勇实在没想到还有这一出,也实在为菊英妹子的勇气感到吃惊,虽然陈菊英在这学校食堂工作一年多了,但是在学生们眼里,她只是一个外人,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妹而已,完全和自己这群天之骄子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没想到,这妹子也偷偷来了,而且还有勇气站在台上表演!

  谁给她的勇气呀?梁静茹吗?

  张孝勇看到这一幕,除了刚开始的惊讶外,其他的到是很期待看看菊英妹子表演什么了,打工妹怎么了?不是大学生怎么了?谁都有资格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兴趣!

  “大…大家好!我表演的歌曲是”兰花草”!”

  话音刚落,台下的学生顿时笑声和鼓掌声全部拍了起来了,大多都是带着好玩的眼光在看菊英怎么表演。

  “兰花草”这首歌的确流行很广,基本是华国人最熟悉的歌曲之一了,很多音乐教材里面都有,但是……但是这在大家的印象中,谁表演的时候唱这歌曲呀!这里又不是小学生!

  大家笑声和鼓掌声,其实带点嘲弄的感觉,但是也没人出来反对,大家都是大学生,这点度量还是有的,就当好玩的事情吧,最多当一个笑话。

  在大家的期待下,菊英妹子终于拿起话筒唱了起来,这首歌在张孝勇印象中,后世只有在路边洒水车路过的时候,才能听到了,洒水车专用歌曲……!

  听到这干净的歌声,张孝勇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回忆起自己这么多年走过的人生,年少时得意,年轻时气盛,中年时迷茫,最终了了过完一生,亲情,爱情,友情,自己无一而终,人生的道理上,遇到太多的人和事了,可惜自己终其一生追求的东西往往没有结果,最终换来一个悲惨的结局,这些其实都是自己自找的!

  女人,这个名词,在张孝勇的人生中,遇到很多种,好女人,坏女人,单纯的,半老徐娘的,不管是见识过的,还是体会过的,最终在这个问题上,张孝勇又一次选择错误!

  好女人,一旦错过,就再也找不回了!

  菊英妹子的声音依然很清脆,唱歌和说话的感觉差不多,但是这种声音对于需要反叛精神的大学生来说,完全没有感觉,还刚唱到一半,台下就有人莫名其妙地喊道:“下去吧!这里不是幼儿园,回家去教小孩子唱吧!”

  听到这话,菊英的声音哑然而止,想继续唱下去,可勇气这东西一旦失去,要想再找回,却是千难万难,菊英如同一个木偶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了,下面的学生被人带头起哄起来,主持人连忙从菊英手里拿过话筒,菊英的身体依然一动不动!

  笑声和起哄声顿时在整个礼堂响起来了。

  陈菊英脸色从潮红最后变白,身体里最后一丝勇气在嘲笑声散去,连走下台的勇气都不见了,眼泪不争气地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