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诗歌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左右开弓,不到五分钟,一个有些零碎的平头就出来了,后面有些地方剪不到,也叫朱小龙剪了,张孝勇本身一米七六左右,有些偏瘦,剪过平头,穿得老土,如同九十年代电视里面监狱刚出来的一样,让那几个禽兽直笑太丑了,丑到极点了,张孝勇自认为丑到深处自然萌,自我感觉良好!

  张孝勇完全不在意这些,年轻的时候喜欢留长头发,到了中年,特别讨厌长头发,人过中年,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有一种疲惫感,身上的衣着打扮都以简单平整为主,那些花花绿绿的事情早已经是记忆中的事情了,张孝勇这具身体虽然还很年轻,但是心理年龄早已经过了十几二十岁的青涩了。

  上一世,张孝勇寝室里的几个同学,和他关系最好的就是朱小龙,还有一个书呆子欧阳洋,和朱小龙交往,是两人经常在一起玩,在学校关系最好,和欧阳洋关系好,是出了学校后的事情了,两人从大学就认识,一直到张孝勇重生前,两人还有联系,算得上是半辈子的好基友了。

  欧阳洋毕业后,按部就班去了一个三线城市上班,正好当时张孝勇也去了那个城市做小生意,就在欧阳洋家住了三个月,欧阳洋后来的老婆,还是张孝勇给他介绍的,后来,欧阳洋结婚,生子,两人之间的联系就从来没有断过,两人也没有经济上的来往,但是张孝勇每次经过欧阳洋的城市,张孝勇都会去他家坐坐。

  张孝勇毕业后才发现,自己做社会上浮浮沉沉那么多年,想找一个真正能说话的知心朋友似乎越来越难了,就连一个说心里话的朋友都找不到了,而欧阳洋同样如此,毕业后,按部就班工作,结婚,生子,一辈子的形象在别人眼里都是一副书呆子,老实人的模样,可老实人心里也有喜怒哀乐,可身边的朋友和同事,却没有一个人能理解自己,恰恰当年张孝勇住在欧阳洋家三个月,两人每天喝酒聊天,洗脚按摩,男人之间的秘密一旦说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没那么远了。

  这个世界上,真正有几个人是活得尽心如意的呢?

  有多少男人会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烦恼和迷茫说出来呢?

  女人再体贴,也不会真正明白一个男人想要的是什么,只有男人才懂男人的苦!

  等张孝勇剪了头,冲了一个凉出来,这群禽兽早已经等不及了,背上一把红棉吉他,几人勾肩搭背,趁着傍晚的夜色,往外语系教学楼走去。

  张孝勇对舞会和诗歌大赛的记忆已经是二三十年前的记忆了,脑海里唯一能想起的就是舞会时,寝室里有两个禽兽时不时偷摸对方的凹凸部位,每次回到寝室都是炫耀不已,当年的张孝勇可是很羡慕这种行为,所以印象也是最深刻。

  至于诗歌大赛,记忆里已经没多少记忆了,诗歌是八零年代大学生最喜爱的兴趣之一,那时候有名的诗人如同后世的明星一般受到大学生的追捧,90年代过后,诗歌有过短暂的辉煌,后来慢慢退出主流,香江和美利坚的流行音乐和电视剧,电影之类的开始大学里流行开来!

  这次诗歌大赛是在教学楼一楼的礼堂举行,平时能容纳四百人左右的礼堂这次被围得水泄不通,张孝勇一行人本来想挤到前面去占好座位,结果一眼望去,已经密密麻麻占满了,没办法,一行六人,只能在靠窗户的位置前后两三排才找到位置,都没连一起了。

  张孝勇随便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周围座位差不多全坐满了,张孝勇听说外语系的女生好像是占百分之八五了,可自己这一眼望去,男女比例估计也就五五之分呀,看来大部分男同胞都是抱着和张孝勇一行人同样的想法来的,这个年代的大学生荷尔蒙分泌太旺盛了,学校外面招待所都要证明才能住,不像后世校外那种成排的宾馆炮房。

  活动还没开始,两个主持人就在台上练习台词了,台下的年轻男女眉飞色舞地聊着,坐在张孝勇前排的几个禽兽此时也是眼睛带自动对焦一般在礼堂里面寻找自己心目中的女神。

  大家穿着打扮都差不多,在张孝勇眼中并没有特别时尚或者另类的打扮,稍微穿得好一点的男生,穿了一身西服,不过那皱巴巴的衣角就能看出不经常穿的。

  热闹过后,诗歌大赛终于开始了!

  “下面有请第一位参赛选手,黄学平同学!”

  主持人话音未落,下面的喝彩声就想起来了,很多女学生在下面大声喊着什么,张孝勇好像听到有人喊:“妇女之友!”

  “主持人好!老师好!各位同学们好!我的作品是汪国真的“热爱生命”!

  这位男同学沉吟片刻,在数百位同学的注视下,突然开口朗读道。

  我不去想,

  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

  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

  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

  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张孝勇很久没有看过所谓的诗歌了,突然被这个学生的朗读声带入文字之中,一字一句,张孝勇都能感受一种力量,这或许就是诗歌的魅力。

  1900年,汪国真的诗词在校园里是独树一帜的,火爆程度堪比后世的大神,真正喜爱诗歌的青年都是有着崇高的理想的,只有有理想和有抱负的年轻人才能明白诗歌的魅力,后世的快餐文化让整个社会都进入快节奏的世界,你一旦停下脚步,就会成为另类!

  一个同学又一个同学的朗读,让张孝勇很快融入这种气氛之中,除了第一个男同学之外,直到结束,张孝勇才发现其他剩余的参赛学生全是女同学,难怪对方外号叫“妇女之友”,这个外号实至名归呀!

  这比赛也没多长时间,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张孝勇以为完了的时候,才发现前面那个几个禽兽开始兴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