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迷茫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张孝勇进了寝室,不宽有些拥挤的长方形寝室里,放着三张上下铺,床铺上乱七八糟的被子,一些书籍在床上到处都是,墙壁上挂着两把破吉他,还贴着几张明星海报,房间中间放了一张旧课桌,课桌上一副扑克散乱一地,墙角边上也放着几条椅子,椅子上放着饭盒之类的,整个寝室里,一副杂乱不堪的景象。

  见到是张孝勇进来了,寝室里正趴在床上的几人顿时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嘻嘻哈哈继续说起学校的趣事。

  张孝勇一眼就找到自己的床铺,是下铺,床上被子依然是散乱一团,张孝勇摇了摇头把行李放到床底下,起身抖了抖被子,一本书掉了出来,张孝勇一看封面,封面是一张扎着马尾辫的少女,一看书名,张孝勇顿时有些无语,封面上写着:“如何征服美丽少女”,作者刘国章。

  张孝勇顿时有些哑然,扬了扬手中的书对着寝室里那几位喊道:“这谁的宝典秘籍扔我床上了?”

  趴在床上聊得正起劲吴超一看张孝勇手上的书,连忙喊道:“哎呦,我还说这书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在你床上呀,来来,我还没看完呢,哥们几个,待我看完这本追女秘籍之后,我教你们几招!”

  张孝勇笑着扔了过去。

  这个时代对于张孝勇来说,真的很陌生,毕业二十五年,曾经的记忆早已经被生活和压力洗刷得干干净净,那些零碎的记忆碎片在自己的脑海深处偶尔出现,只能在生活中无意之间抓住碎片记忆,也只能当成回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如同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看到那两把红棉吉他,张孝勇不由叹息一声,自己曾经很羡慕拥有一把吉他,借着别人的吉他,弹着那半生不熟的曲子,那热情似火的年代,放肆的青春,只能在记忆中寻找零碎的片段,可这一刻,自己真真切切地站在这个年代,心头却是患得患失起来了,只有未知的东西,才能让人感觉到兴奋,自己的心,早已经老了。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学习却是并不是很认真,对留校也没有太多热情,反正毕业后大家工作都包分配的,学得再好都是一个鸟样,差不多就行了,大家对理想和政/治有着各种各样的看法,这个年代还没有吧,校园娱乐活动也不发达,但是大家的课外生活依然是多姿多彩,每星期学校都在食堂里举行舞会,大家跳着半生不熟的交际舞,男生们为找到一个漂亮的舞伴而整夜向寝室的人吹嘘。

  张孝勇一直认为九十年代的大学生是幸福的,思想上丰富多彩,他们没有八十年代学生在生活上的拮据,却有着八十年代学生的纯洁、浪漫与理想;没有2000年后大学生的潇洒,却像八零后一样开始渐渐张扬着个性追寻着与众不同,大家聊着国家大事,聊着理想,聊着学习,转眼话题又转到女人身上去了……!”

  这个年代谈恋爱的风气还不强烈,大多数学校还是明面上禁止谈恋爱的,但是大家都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荷尔蒙上升,总不能天天打飞机是吧?

  所以暗地里哪个专业的妹子漂亮,那个班上的美女多,甚至还有某某辅导员,班主任长得好骚之类的话题,大家对此等话题,永远是乐此不疲,说到情动处,个个都是第二天双眼通红去上课。

  这个年代大家对钱财还看得没有后世那么重,城市人和农村人区别也没那么大,也没人用苹果手机就会被人羡慕,用小米手机就会被人鄙视,大家都是吃得差不多,睡得也差不多,也没有富二代,官二代在学校里装逼,因为二代这个词还没成为贬义词。

  你出身好,大家也不会太羡慕,原因是这个年代的大学生大家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憧憬,只相信奋斗是靠自己的双手努力出来的。

  但是这一切,到了社会上后,随时金钱时代的到来,大学生的荣誉和骄傲,被打击得粉碎,往后的大学生,也只剩下大学生这个名字了。

  洗洗刷刷一番后,张孝勇也随大家去了上晚自习,找了指导员说了一声后,就正是开始上课了。

  打开书本,张孝勇顿时头大了,感觉完全像看天书一般了,这些年可能唯一还能存在自己脑海里的课,估计也只剩下那些英语了,毕竟在社会上,偶尔还说几句,但是其他的课,张孝勇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小学生!

  但是既然自己的身份是一名大学生,张孝勇也只能硬着头皮努力去回忆自己脑海里的知识,大学知识对他来说,其实没什么用,他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想办法在这个年代生存下来,包括让婷婷和天野姐弟俩能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

  可惜这些后世很简单的东西,此时却让张孝勇想到头皮发麻,也无能为力的感觉。

  张孝勇也看过很多重生之类的小说,里面的主角金手指随随便便都能牛逼哄哄,赚钱和喝水一样简单,可到了现实中,坐在座位上发呆的张孝勇,想了无数种方法,都觉得第一桶金真TM难赚呀!

  写歌?

  得了吧,自己的确会唱几首经典的歌,但是你会作曲吗?你记得完整的歌词吗?好吧,就算你会一两首,你卖给谁?

  买股票?

  呵呵,张孝勇脑海里想了半天,也只记得后世一些有名的公司股票,很多公司这个年代还没建立呢,就算有些公司股票的确会涨,但是张孝勇能力想尽脑汁都只能想到某年,到具体某个月某一天会涨,这种神奇的事情也只能在YY小说里看到了,金融股票之类的,张孝勇记忆最深的应该就是97年金融风暴了。

  那一年,他的三十多万血本全部亏得毛都不剩,后面几年也炒过股票,全部都是以惨败退场,华国股票市场,本身就是不透明,不对称的市场,完全就是资本家公开的养羊基地,每到收获的季节,就把张孝勇这样的肥羊身上的羊毛割得干干净净,来年继续割!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没本钱呀!

  尽管心急如焚,但是张孝勇还是安安分分上完课,生活一步一步来吧,上辈子自己就是太急了,结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生活慢一点,这一辈子,人生慢一点,或许上辈子遗失的美好,自己还能重新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