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喽啰李云飞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大哥,我找到伊伊小姐了!!”

  听到这个声音,张元朝兄弟二人如同听到人间仙乐一般,张元朝兄弟俩转身带头往警卫室走去,在火车站周围的手下也顿时围了过来!

  此时警卫室里只有一名警察在值班,在角落一张座椅上,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趴在上面睡得香甜,丝毫不在意自己所在的环境地点,这个小丫头正是张孝勇带来的张小依。

  本来值班的警察是等打算下班后,如果还没有人来寻找,就直接把小女孩交给民政局部门,至于这个女孩以后的命运,早已经和他无关了,这种事情每年不知道发生多少起。

  警卫室大门并没有关上,张元朝率先大步走了进来,张元超随后跟了进来,一众手下顿时把这个不宽的小屋挤得水泄不通,吓得值班的警察连忙退到角落。

  看到趴在椅子上睡得香甜的女儿,张元朝那张紧张严肃的脸,如同一个冰棒一般,瞬间把僵硬的表面融化成柔和甜水,张元朝走近,用粗糙的左手在小家伙的额头摸了摸,轻柔的动作,溺爱的眼神,如同对待初生的婴儿一般。

  小丫头可能是闻到父亲的味道了,迷糊地睁开双眼,见到是父亲,也不意外,双手做出要抱抱的姿势,张元朝柔和地脸顿时笑着把对方抱起,融入自己的怀抱之中。

  半睡半醒的小丫头喃喃道:“爸…爸爸,冰淇淋买来了嘛?”

  张元朝轻柔地拍了拍小丫头的背部,转身把丫头递给她叔叔张元超,张元超是有名的暴脾气,甚至手段比他哥张元朝还残忍,在道上有“超度哥”的称号,但是此时对待这个亲侄女,他那双沾满鲜血的双手如同一个尽职的保姆一般,小心翼翼地把小丫头抱在自己怀里,嘴角轻轻笑出声。

  张元朝走近小丫头刚刚趴的座椅前,把椅子轻轻转动了几下,慢慢坐了下来,眼睛在房间里四处打量了一番,也不理会正在墙角的警察同志,随手翻了翻放在桌子上的记事本,眼神里,看不出任何喜怒之色,只是那深沉的眼神,如同一只随时出击的猎豹,只有在这一刻,放下心中的感情,张元朝身上那种自带的气场才能让人感觉到,那是一种压迫似的强势。

  被逼到墙角的警察同志好一会儿后,终于才想起自己的身份来了,故作镇定地大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见到没人回答,这名警察同志气势终于低落了一声,带着有些底气不足继续说道:“你…你们是找那个小女孩是不?那个女孩是下午一个年轻男子送过来的,说是在广场上走失的儿童,对…对了,他还登记了身份证明。”

  说着,这名警察连忙走到抽屉里拿出一本记事本,翻到自己登记的信息,想递过去,但是又觉得那样有些丢人民警察的威风,张元朝也没有为难对方,示意了一个眼神,在他一旁的“飞哥”连忙弯腰谦虚地跑了过去,接过手中的记事本,递给自己的老大,一旁的小弟带着羡慕的眼神看着这个走狗屎运的小喽�。

  “张孝勇,衡市人,现在身份为羊城工业大学大二学生!”

  张元朝看着这个记事本的信息,没有任何反应,随手把记事本扔在工作台上,没有说任何话,摆了摆手,带头走出警卫室。

  “飞哥”在一旁乐滋滋地跟了上去,走了好一会儿,张元朝兄弟两人也没说任何话,直到在一辆桑塔纳小汽车前停了下来,张元超抱着小丫头进了汽车,张元朝顿了顿,停下脚步,招了招手。

  在一旁,许久没听到老大说好的奖励,心情差一点跌倒谷底的“飞哥”看到老大招手,身体顿时如果吃了大力丸一般,三两步走到张元朝面前,带着讨好的表情等待老大迟来的奖励。

  “明天你去西湾看场子吧,好好干!”

  张元朝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转身弯腰进了桑塔纳。

  待汽车早已经消失在车流后,还站在那里发呆的“飞哥”顿时如同中了大奖一般跳了起来,嘴里大喊:“奥耶!我李云飞出头之日终于来了!!”

  此时在同一个城市的,张孝勇的心情却是沉重的,自己身上除了给陈老头一百元后,乱七八糟的加起来还剩一百七十三块钱了,婷婷主动把她父亲给她的二百块钱拿出来,可张孝勇没要,要婷婷自己保管好,钱是死的,人的活的,只要人不死,总有办法找到出路的。

  再说,自己拿“干妹妹”的钱用,这还是男人吗?没有走到那一步,张孝勇是不可能用婷婷的钱的,这是做男人的底线。

  但是强硬过后,张孝勇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年代有多么陌生,先说给婷婷和天野找工作这事,在1990年,十来岁的小孩自己出来找工作的,基本上是很难找到工作,就算有,也大多是亲朋好友介绍的,一个月拿几十块钱一个月就不错了,这个年代的工作机会实在太少了。

  如果说做生意,张孝勇目前也是一无资金,二无人脉,三是对这个年代和市场完全不了解。

  没有办法,张孝勇只能先把这些放一边,先去学校报道再说,他脑海里,实在有些不甘心,自己可是重生人士呀!怎么可能赚不了大钱?

  可张孝勇再仔细一想,自己有一技之长吗?答案是没有?

  自己有资金吗?答案也是没有!

  自己对这个年代做什么生意赚钱了解吗?答案也是没有!

  张孝勇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行走,校园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可脚下的路却是莫名其妙地熟悉,凭着感觉,张孝勇走到了自己的寝室。

  六人间的寝室,矮小又拥挤,此时正是傍晚时候,正好到下课时间,走廊上的学生熙熙攘攘地挤得到处都是,一张张年轻陌生的面孔,让张孝勇感觉自己被一群小孩包围的感觉,不知不觉间,张孝勇的脚步停留在201寝室门口,张孝勇刚想推开门,寝室门顿时被人从里面推开,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张孝勇面前。

  “哎呦,握草,孝勇你还舍得回来呀,昨天舞会上,停电了,朱小龙那刁毛对翻译系的一个妹子下了黑手,你不知道呀,握草,那叼毛半夜起床去打飞机!哈哈哈哈!!”

  张孝勇看到这张青春洋溢又陌生有熟悉的面孔,始终脑海里想不起对方叫什么名字了,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回答,毕竟从92年毕业后,后面的二十五年里,张孝勇都没有和这帮同学再联系过了,因为自己的人生最后成为了一个悲剧。

  但是听到对方熟悉的吐槽后,再一次听到朱小龙这个名字,张孝勇那已经尘封很久的记忆之门顿时被打开,自己寝室里另外五位是:朱小龙,张元,吴小杰,吴超,还有一个书呆子欧阳洋。

  张孝勇脑海里只有一个词:“青春,多么陌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