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陈老头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张孝勇这话一出,车厢里的乘客顿时带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张孝勇几人,见过吹牛皮的,但是吹这么大的,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了。

  婷婷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听到自己孝勇哥这豪情万丈的言语,也感觉自己胸口澎湃不已,但是看着周围大家带着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婷婷脸上一红,低着头不敢再看周围了。

  刚才那位带眼镜的中年人听完张孝勇这话后,也是楞了一下,不由摇了摇头叹息道:“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才是正道!”

  说到这里,中年人又觉得自己和这种乡下人说这些如同对牛弹琴一般,也不再搭话,收紧衣领扶了扶眼镜,不再理会。

  张孝勇也不管他人眼光,指着外面的高楼对着天野和婷婷二人介绍羊城起来。

  90年代初期的羊城正是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城市,各种建筑工地,马路上各种自行车摩托车,偶尔还有小汽车,马路不宽,但是人流,车流,川流不息,让张孝勇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这个时代仿佛在自己眼中,如同拨开云雾见太阳一般清晰!

  张孝勇幻想着自己未来如何如何,但是随着公交车司机提醒到站了,他才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只能很骨感,不得不提着自己的行李下了车。

  站在校门口,张孝勇望着已经别了二十多年的校门,不由发出一身叹息,时间能改变一切!

  “物是人非,如梦如幻,真真假假,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活得自在,假亦是真,真亦是假,人生几十年,红尘作伴,不枉此生即可!”

  张孝勇住的是寝室,但是姐弟俩自己必须安顿好,张孝勇学校旁边不算是很繁华的地段,大多为居民区,周围的租房的不多,但是肯定也有。

  尽管此时这个地段还不算很繁华,但是二十年后,这个地段的房价是五万起步,每年都是以百分之二三十的上涨速度往上涨,简直就是寸金寸土,可惜这些和现在的张孝勇无关,他现在只希望先把姐弟二人安顿下来,接下来思考怎么在这个陌生的年代生存下来。

  想到租房子,张孝勇顿时想到一户人家,那就是陈老头家,想起上一世,自己差一点成为那位陈大爷的上门女婿的事情,张孝勇不由一阵叹息。

  陈大爷姓陈名尊宝,大名陈尊宝,本是外省人,六十年代逃荒逃到这里,最后做了这个村里一户人家的上门女婿,作为上门女婿,地位自然不高,而且他夫人还给他生了两个女儿,这等于是绝了后,本来他夫人生了两个女儿这其中的责任也不全部在他,但是谁叫他是上门女婿的?

  而且粤省这种地方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宗族关系错综复杂,由于改革开放,他们这边的土地房子也开始值钱了,虽然还没有后世那么值钱,但是就算按照这个年代的价值来算,也是一笔巨款,但是陈老头没儿子呀,女儿嫁出去后,甚至连继承权都没有,所以陈老头也是郁郁寡欢。

  说起张孝勇差一点做上门女婿的事情,还得从他女儿陈菊英说起,陈菊英初中毕业就在张孝勇的学校食堂里工作,粤省女人在这个年代大多都又瘦又黑。

  陈菊英这孩子虽然是初中毕业,但是也爱学习,时不时抱着一本书在食堂里看,张孝勇那时候也经常一个人没事就抱着一本书在食堂的看,一来二去,两人也就慢慢认识了,那时候的张孝勇成绩虽然说不上很好,但是也不差,对于初中,高中知识还是能随便解答的。

  大学毕竟有四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久了以后,自然而然会发生点化学反应,张孝勇现在也不记得当时是谁主动去了,虽然没有到了最后一步,但是卿卿我我之类的动作,该做的都做了,直到某一次在陈菊英家里楼上一次搂搂抱抱中,被陈老头当场逮到。

  奇怪的是陈老头竟然很客气地留张孝勇吃饭,饭桌上,几杯酒下去,张孝勇才明白陈老头的用心,这老家伙竟然想要自己娶陈菊英,娶也就算了,竟然还想叫他做上门女婿,这种在当时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的张孝勇来说,如同是一种侮辱人格的事情,他当然不会答应!

  后来,张孝勇也慢慢和陈菊英疏远开了,毕业后,由于各种原因,再也没有联系了,从此成为记忆中的遗憾!

  不过现在才大二第一学期,张孝勇此时和陈菊英的关系还趋于好感到暧昧之间的关系,关系绝对清白,张孝勇已经不记得到底关系如何,但是绝对还没有真正的亲嘴那一步,最多拉过小手。

  虽然时间依然是这个时间,地点依然是这个地点,但是人和事,早已经物是人非了,张孝勇此时对陈菊英的记忆,也只有脑海里那个模糊的身影,有点瘦,有点黑,长头发,还有那句粤语说“我中意你”那个有些清脆的声音……!

  收拾好心情,张孝勇带着婷婷和天野往陈老头家走去,虽然那事现在还没发生,陈老头对张孝勇的印象也没那么特别,但是陈老头和张孝勇还是很熟悉的。

  原因无非是陈老头在自己楼下开了一家旧杂货书店,从海子诗词歌曲到武侠金庸,从美利坚到伊拉克的旧军事杂志,还有小黄书系列,应有尽有,在这个年代,陈老头杂货书店是很多大学生难得的心灵归宿港湾。

  “陈大爷,吃了没?!”

  张孝勇喜欢叫陈老头叫陈大爷,其实这货还不到五十岁,但是因为头发光溜溜,一年四季都是穿着一件白汗衫,短裤,一双拖鞋,带着一副八百度的近视眼,面对老婆一副卑微恭敬的模样,活活一个太监老头的打扮。

  陈老头服了服眼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是张孝勇,脸上带着调侃地语气道:“这几天来了几本好货,都借出去了,你来晚咯!”

  说完,不再理会张孝勇,带着眼镜继续看着他的报纸。

  张孝勇轻笑一声,走到陈老头跟前,带着讨好的口气问道:“陈大爷,商量一个事,你楼上不还有几间空房子吗?租两间给我呗!”

  陈老头有些意外,抬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婷婷姐弟二人,疑惑地问道:“你还是一个学生,带乡下亲戚来这里干什么?”

  张孝勇指了指婷婷和天野说道:“这我妹和我弟,家里母亲刚去世,这不初中毕业一两年了,大爷你也是农村出来的,知道在农村混口饭吃不容易,这不带出来见见世面,看能不能有什么机会。”

  陈老头沉吟片刻道:“你知道我家里我是做不了主的…!”

  张孝勇正想开口,陈老头话音一转,直截了当地说道:“两个单间一起五十块钱一个月租不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