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张小依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对于感情,张孝勇一直抱着随意随缘的态度,正是因为这种态度,造成他和所有的女孩子都走不到最后一步,每到关键的时候,张孝勇从来不主动,结果妹子怎么可能会主动?

  就这样,感情慢慢也淡了,最后感觉也就散了,一个吊丝,你装清高,妹子只会觉得你在装逼。

  但是这种性格,张孝勇自己并没有觉得那里不好,如果找另一半,一定要死缠烂打才到一起,那种生活对他来说,只有一个字,“累”!

  想到前世的种种,张孝勇不由嘴角上扬,自嘲地笑了笑,把目光往车窗外面望去,火车已经走了五个小时了,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外面漆黑一片,只有火车低沉滴答的声音,车厢的旅客也大多在打着瞌睡,车厢里一片昏暗。

  不一会儿火车鸣笛响起,显然是到了某一个地方站点,不一会儿,又一批乘客挤了上来,过道上显得更加拥挤,原先占好位置的人显然空间又被占了大半,难免有些不满地嚷嚷几句,可不一会儿,车厢里又开始陷入沉默。

  走走停停,张孝勇的心情也开始平静了下来,抱着婷婷,靠在天野的后背上,颠颠晃晃打着瞌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孝勇被摇晃震醒过来,他一眼就看到车窗外面的白墙高楼,车厢里一片明亮,外面的太阳时不时折射进来,让人感觉一丝暖意,天已经大亮了。

  张孝勇估摸着已经到了粤省地区了,还有一两个小时也就到羊城了,张孝勇想起身伸个懒腰,可是看到还在昏昏欲睡的婷婷,不由摇了摇头,靠在背后的天野这个“人才”此时还趴在人家的座位边上呼呼大睡,口水流了一地,让人直犯恶心。

  张孝勇尽量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自己的身体坐了下来,望着车厢里一张张面孔,还有车窗外面那太阳下面的楼房,终于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慢慢融入这个年代,这个年代在自己记忆中,是白衣飘飘的年代,充满机遇的年代,可真正自己到了这个年代才发现,这个年代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张孝勇并没有一技之长,甚至连起步的资金也没有,身上的几百块钱还是父母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甚至里面大部分还是借的,这种钱,张孝勇用得都不踏实,但是自己只是一介凡人,一切的一切还得靠自己。

  他也有烦恼,甚至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些迷茫,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抱着柔软如花一般的婷婷,此时他充满信心,这个年代自己必定要占有一席之地。

  终于张孝勇在车窗外面看到一些熟悉的场景了,尽管自己好像已经二十七年没来过这里了,但是那熟悉的场景还是有许多未曾改变,改变的只有人心。

  “嗨!”张孝勇摇醒还在自己怀里的婷婷,这妹子一脸苍白,脸色显得极不舒服,第一次出远门,先是碰到人贩子,结果又晕车,这对她来说,如同是地狱一般经历,张孝勇望着这张柔弱的小脸,让人感到怜惜,他突然想到前世这妹子一个人跑到更远的燕京,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张孝勇都无法想象。

  好在这辈子有他!

  张孝勇继续摇醒还在流口水的天野,大块头迷迷糊糊哼了几声,继续换一个姿势舒服地准备继续睡,张孝勇无奈地摇了摇头。

  终于到站了。

  三人提着行李随着人流缓缓地下了火车。

  羊城的火车站人流量比衡市的人流量多十倍都不至,鱼龙混杂,这让张孝勇更加小心姐弟两人,让他们一定要紧跟着自己,90年代的羊城火车站的混乱程度,在华国是出了名的,张孝勇只能小心翼翼地带着两人准备出了火车站乘公交车到自己的学校。

  正是因为这种小心翼翼地观察,张孝勇就发现前面有些不对,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手上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时不时回头查看着什么,可惜被妇人牵着小手往车站内部走去,这种奶奶带着孙女的场面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会有疑问。

  但是!

  但是张孝勇前面就经历了婷婷被拐走,所以现在一下车,就特别注意周围一些不正常的场面,这个老妇女带着小女孩虽然很正常,但是有了几十年人生经历的张孝勇一眼就看出不对劲。

  老妇人身上的衣装打扮和普通的农村妇人差不多,而且身材瘦黑,显然就是在农村干一辈子苦力的那种妇女,而她手上牵着的这个小女孩,白白嫩嫩,身上穿着童装以张孝勇的眼光来看,绝对是高档服装那种,脚上那双小红皮鞋,和广场上这些解放鞋,大头皮鞋,回力鞋格格不入。

  以张孝勇的眼光来看,这个女孩的父母应该是很疼爱她的才是,可是此时这个小女孩身边却是一个穿着寒酸的老年妇人带着去乘火车,这明显就有些不太对劲,而且这个小女孩时不时回头在看,应该是在找人,但是小孩子没有主见,被妇人拉着手,也就往车站里面走去了。

  如果是以往,张孝勇绝对不会去多管闲事,但是经过婷婷被拐走事件后,他对这种天理不容的人贩子感到从心里的厌恶,后世张孝勇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小心翼翼地活着,其实那样活得很累,最后到挂了,也是孤家寡人一个,这一世,他只凭自己内心去行事。

  “男人不求活得顶天立地,但是一定要活得人生无憾!”

  张孝勇拍了拍前面的天野,转身对着婷婷说道,你们两人跟着我,不要走丢了。

  说完,张孝勇大步上前,趁着那老妇人还没进站,起身拦在她面前。

  “青青,哎呀,青青,你怎么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

  张孝勇一副自来熟地遵了下来,拉起小女孩的手,热情地故意喊道,老妇人顿时紧张得不肯松手。

  张孝勇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脸色一变,严厉地对着老妇人道:“你是谁?青青的家人我都认识,你是哪个?走,和我去见公安去!”

  听到“公安”二字,老妇人的脸色一变,急忙挣开小女孩的手,什么也不解释,转头就跑,在张孝勇目瞪口呆中,几秒钟就消失在人流之中,此时张孝勇本来还打算用的台词还没说出来,对方就已经跑了,这什么情况?

  当然这也完全印证了刚才的妇人的确是人贩子,只是张孝勇真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忽悠加恐吓两句,对方解释都不解释就跑了?

  张孝勇记得上一世看了一则统计数据,华国被拐卖的儿童被找回的几率只有百分之零点一,正是因为这微不足道的零点一,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多少父母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和悲伤中度过,其实火车站广场上的这种可疑的人每天都有发生,但是谁会去在意呢?谁又真正回去关心呢?

  出门在外,大家脑海里只记得一句话,莫管闲事“谨慎”为上!

  “我不叫青青,我叫张小依!”

  正在张孝勇发呆的时候,小女孩挣开张孝勇的手,嘟着小嘴,义正言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