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李婷婷失踪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到了市火车站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张孝勇买的是十一点四十的车票,离上车还有两个小时,张孝勇三人也只能先准备去一个火车站广场上坐一下。

  这个年代交通还不是很发达,小汽车基本没普及,飞机普通老百姓坐不起,去远门,大多都是坐绿皮火车,不管是过年还是平常节日,每一趟都是满满当当,每一个车厢,都如同人肉罐头来形容都不为过。

  本来张孝勇是想去候车室等两个小时的,可看到那已经被挤得过路都难以下脚的小候车室,不由摇了摇头,带着姐弟二人背着行李往候车广场走去,李天野身上挂着两个袋子,手上还提着刚刚他姐李婷婷手上的袋子,由于身形实在太魁梧,在周围形成一座人行灯塔一般,旁人每次碰到天野,都要仰望着看着他。

  这小子也是第一次出远门,加上年龄还小,见到旁人在看他,他还以为人家对他示好,脸上开始还挂着笑容,到了后来,他才慢慢明白,别人是在看稀奇呢,实在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不笑了,最终一副面无表情地跟在张孝勇后面。

  有了天野这小巨人做后背,基本张孝勇一路无阻就找了一块小角落,放下行李,几人已经是汗流浃背了,这时候张孝勇才发现这俩兄妹外套下面还穿了一件厚毛衣,和秋衣,不由摇了摇头,也没说破,小孩子第一次出远门,应该鼓励才是。

  广场上等候车的人群大多都是一副出远门的打扮,那些背着用化肥袋子装厚棉被的年轻人还不少,朴素的穿着,时而渴望时,又时而迷茫的眼神,成就了这第一批外出务工的农民工,这些人中,有功成身退的,也有赚到亿万家财的,当然,还有浮浮沉沉最后客死他乡的,更多的,是咬牙坚持在大城市工作一辈子,最后只能无奈得到一张车票返乡的老年人。

  几人休息一下了,张孝勇拿出橘子,几人分吃着,张孝勇尽量以大哥哥的身份和他们说一下在城市里注意的东西,东南西北扯谈一个小时候,突然天野的肚子发出咕咕的饥饿声,正在说教的张孝勇顿时停了下来,笑着问道。

  “你们俩没吃早饭吗?”

  天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婷婷在一旁低声地道:“我担心太晚会合迟到,所以没煮早饭。”

  张孝勇顿时轻笑着道:“那我去广场外面买几个包子吧,你们等着。”

  张孝勇话音刚落,婷婷急忙道:“孝勇哥,不用您去了,我去买吧,我身上有钱。”说着,就起身往广场外走去。

  张孝勇想喊住,可那急性的妹子早已经随着人流消失了。

  天野见到,不好意思地道:“哥,你就歇一下吧,我姐去就行了,我爸给了她几百块钱呢,我爸真偏心,钱全部放我姐那里去了,也不给我留点。”

  张孝勇找了一个袋子垫在屁股下面,舒服地一声坐了下来,笑着道:“把钱放你这里,你爸怕你几天就吃完了,天野呀,记得,以后在外面,如果我不在,有什么事情,多跟你姐说,放心吧,饿不死你,哈哈!”

  天野没心没肺地继续拿起一个橘子吃了起来,吃着嘴里,眼睛却是望着广场外,肯定是想着她姐的包子了。

  虽然张孝勇不饿,可也担心那小姑娘的安全,在这个年代,张孝勇却是也不是很熟悉,过去的事情,经过二三十年的时间,早就习惯后世那种生活方式了,重新来过,自己也如同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而已。

  可越担心,越容易出事,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婷婷的身影出现,张孝勇估摸着都快十分钟了,按道理买一个包子,几分钟就能回来了,也就一两百米的事。

  终于又等了一会儿,张孝勇终于感觉情况不妙了,起身放下行李,对着还在没心没肺的天野说道:“天野,你在这里等我,如果你姐过来了,也叫她等我,我过去找一下她,记得,不要到处走,就在这里等!”

  天野虽然脑袋迷糊,但是听到自己哥说话好像口气都严厉了起来,顿时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还不明白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呢。

  张孝勇此时心里的确开始有些急了,自己好歹也是重生人士呀,第一次带妹妹出去,如果就发生意外,那实在愧对死去的“干妈”。

  张孝勇脚步加快,眼睛四处张望,一路往广场边上的包子店走去,看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到婷婷的身影,张孝勇的心情顿时有些沉重,心脏也开始加速,脑袋里却是越发清醒,眼睛在人流多的地方四处张望,看看还有没有拉拉扯扯的人之类的。

  走出广场,张孝勇就看到路边两家卖包子的小档口,档口前也就几个人在买,并没有婷婷的身影,张孝勇加快速度,走到第一家包子店,见到老板是一个中年人,连忙喊了声。

  “大哥,您好!”

  中年老板以为张孝勇是来买包子的,嘴里面无表情地道:“买肉包还是菜包?”

  张孝勇连忙道:“大哥,是这样的,我问个事,刚刚您见没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过来买包子,那小姑娘穿着一件花衣服,扎着一条辫子,脸蛋瓜子脸,说话声音有点急切的姑娘!”

  中年老板见张孝勇并不是来买包子的,脸上表情更加平淡,还带着一丝厌恶地道:“每天来问事找人的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要找那个?你要找姑娘回家去找,去火车站找公安也行呀,我这里没见到!”

  张孝勇听到这话,顿时心中的怒火就起来了,人呐,人性的黑暗在某些地方和某些人身上会发挥得淋漓尽致,能在火车站旁边开包子店的人,本身就是昧着良心赚钱的,时间久了,他们心中的善和恶早已经不分了,张孝勇也不想继续问了,直接去了另外一家包子店。

  到了这家包子店时,张孝勇没有直接开口问,而是买了四个包子,待老板收了钱后,才开口问道。

  “老板娘,刚刚我妹妹好像也到你这里来买包子了,可我一眨眼就不见人了,您看到了吗?就是刚刚一会儿。”

  这个老板是一个中年妇女,听到张孝勇的话,脸色虽然也是表情平淡,但是毕竟刚刚做了张孝勇的生意,也是随口问了一句:“你妹长啥样呀?”

  张孝勇连忙道:“我妹十五六岁,穿着一件花衣服,扎着一条辫子,脸是瓜子脸,说话很清脆,但是有些急躁,挺好看的一个小姑娘。”

  老板娘一听,脸色开始是迷惑,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带着不确定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