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倒影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张孝勇和父母提了一下带李婷婷姐弟俩去羊城打工的事情,父母俩虽然有些担忧,张孝勇的父母年龄都五十五了,在这个年代的农村已经算是老人了,他们也没多少见识,只能叫张孝勇自己注意之类的。

  虽然刚刚张孝勇说自己找了一份兼职,不需要家里的生活费了,可母亲在吃完中饭后,还是在张孝勇的内衣口袋里塞了三百七三块五毛钱,一大把厚厚的零钞把内衣口袋塞得鼓鼓的。

  这三百七十三快五毛钱是家里全部的财产了,张孝勇叹息一声也没反对,虽然自己重生过来,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赚多少钱,而是为了重活一回,让自己和家人活得安稳,活得自在,可这些所有的条件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了。

  自己这辈子不管未来如何,但是一定要做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这是自己的底线。

  中午过后,张孝勇的两个姐姐提着一些吃的也过来看望这个上大学的弟弟,张孝勇大姐张红梅二十五岁,二姐张带娣二十三岁,可面相看上去像三十多岁的妇女一般,皮肤黝黑而蜡黄,因为计划生育搞得严,大姐第一胎是个女儿,偷偷摸摸生了第二胎,结果还是闺女,所以一直躲在亲戚家,二姐张带娣第一胎生了个儿子,果断被乡政府拉去结扎了,还拿了一百五十块钱的奖励钱。

  张孝勇两个姐姐小学也没毕业就辍学了,没什么文化,说话也是又糙又粗,可张孝勇也知道,自己这两个姐姐为自己付出了多少。

  一家人本来想吃一顿团圆饭,可还没到下午四点钟,大姐就听说计生干部准备进村了,连忙招呼一声抱着刚生三个月大的二女儿跑了,刚洗的尿布还没干,急急忙忙收拾一翻,就离去了。

  张孝勇又气又急,但是也是无可奈何,计划生育是这个时代的悲剧,多少家庭的悲欢离合和它有关系,而这个政策或许是好的,但是人性最黑暗的一面在这个年代,也发挥得淋漓尽致,疯狂又可怕,人性才是最可怕的东西,现在看来可怕的一切,二十多年后,却是那么可笑。

  张孝勇想起自己重生前,国家又提倡生二胎了,张孝勇叹息一声,这是基本国策,自己这个小人物此时也没有任何能改变的东西,唯一的就是希望以后能凭着自己的努力让家人不用这样担惊受怕。

  匆匆忙忙吃完晚饭,张孝勇家也没电视机,那昏暗发黄的五瓦灯光下面,被飞蛾绕得黑影乱舞,让张孝勇感觉一阵头晕,干脆洗了脚上床蒙着被子就进入梦乡。

  农村的夜晚没有任何噪音,厚实的棉被发出淡淡的汗臭味,但是温暖却是让人难以自拔。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左右,张孝勇就被母亲摇醒了,迷迷糊糊之间,张孝勇还以为自己在前世,嘴里喃喃道:还去上个鬼的班呀……!

  勇勇,起床了,你还要赶火车。

  终于,张孝勇还是被母亲那冰冷的手给摇醒了,睁开眼,张孝勇面前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迷迷糊糊之间,张孝勇一时半会想不起这是谁。

  突然,他如触电一般,跳了起来,脑袋如涂了风油精一般,无比的清醒起来!

  这是自己母亲,1990年55岁的母亲,自己的的确确已经重生了,自己的人生的确已经重新开始了!

  哇,张孝勇突然起身把母亲抱在怀里,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回家真好!

  好一会儿后,张孝勇才放开母亲,在对方一脸诧异的神情中,张孝勇擦了一把眼泪,微笑着道。

  “妈,我发誓,从今天开始,这个家,我会撑起来,我的人生从今天开始,已经是崭新的一天了。”

  母亲陈菊花一脸莫名其妙又有些感动地用手拍了一下张孝勇的额头,张孝勇笑着爬起了身。

  洗漱一番后,收拾一下,张孝勇提着一个牛仔布背包就出门了,里面除了一身换洗的衣服外,还有母亲昨天给的那三百多块钱,还有两斤炒花生和一袋干红薯片,都是自家种的。

  张孝勇家离县城大概有十几里路,虽然路程不是很远,但是一直是山路,弯弯绕绕让人有些迷糊,终于到了七点半,赶到县城汽车站。

  一到汽车站,张孝勇就远远的看着三道张望的身影,不用想也知道,自然是李水牛儿女三人。

  看到三人的打扮和带的行李,张孝勇顿时有些无语起来了,只见一米九高的李天野穿着一件青色布衣,一件秋裤,脚上一双半新的解放鞋,背上背着用绳子绑好的两个化肥袋子,袋子鼓鼓地,看上去像是棉被之类的,李婷婷穿着一件花衣服,一件黑色毛裤,脚上穿着一双胶鞋,可惜款式都太老土,如果不是那张含苞待开的小脸,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刚出村的中年妇女。

  李婷婷手上也提着一个帆布袋,里面同样是鼓鼓地,看上去又重又沉,李婷婷单手提着面色潮红。

  而“干爸”李水牛是来送两人的,可手上依然提着一袋自家摘的橘子,还有一袋打包好的荤菜,看样子是昨天做白事剩下的菜。

  看这他们一家人像是搬家一样的打扮,张孝勇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人生中第一次出远门,对他们来说,意义早已经不是不是简单的出去找工作而已了。

  张孝勇微笑着接过李天野背上的化肥袋,把两床厚棉被递给“干爸”李水牛,一般笑着解释道:“干爸”羊城的天气和我们这边不一样,现在还有二三十度呢,都穿短袖,这种厚被子基本一年盖不了几回,我们到地方后买一块毛毯就行了。

  李水牛也没反驳,有些尴尬地道:“现在都十月多了,羊城还有二三十度的天气呀,那种地方真是好地方,我们这里都冷得穿棉衣了,哎呀,我看带一床被子过去吧,万一变天,也要花钱买是不,那种冤枉钱实在没必要了。”

  李婷婷姐弟俩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身子僵硬,但是两人小脸都是潮红一片,显然是激动难耐,行为实在有些拘谨,让人一看就是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

  张孝勇看了一眼车站方向,笑着道:“干爸,相信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他们两个的,被子您就带回去吧,来,橘子给我,还有那荤菜您也带回去吧,火车人人挤人,我怕这菜会挤到别人身上去。”

  李水牛不好意思地把橘子递了过去给张孝勇,也接过棉被,嘴里一边叨叨不停地要姐弟俩好好听话,要好好工作,一定不能乱走,要听你孝勇哥的安排之类的。

  张孝勇先招呼一声先去买了三张去市里的汽车票,待时间到了后,带着婷婷姐弟两人提着行李一步两步上了车。

  汽车缓缓地发动,姐弟俩朝着窗户外的父亲招了招手,李水牛一脸不舍,又一脸悲伤地招了招手,硕大的汉子,此时双眼已经有些泛红,汽车缓缓向前,他的背影缓缓倒退,过了许久,张孝勇还能看到那个在招手的汉子,如同一个丢失糖果的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