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身披白孝服

重生之完美年代 +A -A

  张孝勇收拾了一下,尽管有些困意,但是还是准备起身往“干爸”李水牛家走去。

  张孝勇家房门并没有上锁,原因有两个,一是这个村子里大家都是乡里乡亲,都是一个祖宗生的,第二点,自然是张孝勇家里出了那两张木板床,和墙上满墙的奖状之外,完全看不到任何能吸引小偷眼光的物质了,家徒四壁完全能形容张孝勇的家。

  带上门,张孝勇准备往十八里外的李家村走去。

  一路上,村里打招呼的络绎不绝,毕竟张孝勇是难得的大学生,大家都带着尊敬加仰望的态度和张孝勇交谈。

  其实那个年代都一样,这个年代大家都穷,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而后世,大家依然不富裕,但是已经从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变成相信金钱才能改变命运的事实。

  道理差不多,变化的只是人心。

  二十年后,张孝勇有一次回老家,一路上,没有半个人和他打招呼,就连亲戚见到他,也是在很远的地方摆了摆手,转眼就和身边的人说张孝勇的闲话,无非就是这种SB当年怎么样怎么样,你看看现在混成这个鸟样,实在是丢人之类的,仿佛张孝勇的悲剧人生在他们脑海里,还能带来那一丝丝嘲弄的快感!

  别人的痛苦,往往却是自己的快乐,这是人性,永远无法改变。

  所以张孝勇还是微笑着摆了摆手示意问好。

  眼看天快黑了,张孝勇不由加快脚步,到了李家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这个季节的六点,天空已经有些昏暗了,偶尔还飘着一丝毛毛雨,一层灰雾在田野中忽隐忽现,张孝勇不由双手紧抱,让那一丝热气也能多停留一会。

  刚进村,张孝勇就听到唢呐声呜呜地吹起来了,白炽灯和煤油灯把半个村庄照得透亮,人声鼎沸,此时正是晚饭时间,一个祠堂前面,摆满了三十四桌,手臂绑着白孝布的“干爸”李水牛正带着身披白孝衣的女儿李婷婷和儿子李天野三人在给客人敬酒。

  看到此情此景,张孝勇内心一阵悲凉顿时涌上心头,也许是为没来得急再见“干妈”一次而悲伤,或许更多的是张孝勇想到自己前世的种种,自己前世的一世悲凉,此刻在心头的滋味,从此之后再也无法和他人提起。

  死亡也代表重生,或许自己上辈子已经死了,这辈子才是真正的重生!

  张孝勇大步上前,宾客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他绕过几张桌子,走到“干爸”面前,一双黑手迎了过来,一黑一白的两双手顿时握紧在一起!

  “孝勇!你来了!”

  “干爸!我来了!”

  李水牛还想说什么,可双眼顿时红了,呢喃着没说出半个字,二十多年的夫妻吵吵闹闹,可一夜之间,就天人两隔。

  张孝勇没有任何语言安慰,上去就给了这个四十八岁的汉子一个拥抱,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如果不是重生,张孝勇今年已经四十七岁了,同龄人之间的安慰张孝勇也只能以这种方式表达出来,更多的还有自己的愧疚!

  “哥!”

  “孝勇哥!”

  两声嘶哑的声音对着张孝勇喊了一句。

  喊“哥”的是李天野,喊“孝勇哥”的是李婷婷,李婷婷十七岁,李天野十六岁。

  张孝勇摸了摸李婷婷的头发,看着这个如同出水莲花的少女,不由一身叹息,转身拍了拍李天野的胸膛,不是他不想摸一下李天野的头,而是这小子一米九的个子,他根本够不着。

  张孝勇一眼看到正在房间里端菜的父母,一家人再也见面难免有些亲切话要说,可这个场面也实在不合适。

  张孝勇叫李婷婷拿了一身白孝服,在村民的围观中,张孝勇面容肃然,整整齐齐把一身白色孝服穿在身上,接过李天野手上的酒杯,随着“干爸”李水牛上前去敬酒。

  张孝勇的身份只是一名“义子”,按道理是不需要身披孝服的,只需要手臂上系上一块白孝带,但是此刻张孝勇甘心情愿地穿起了孝服,以“儿子”的身份给自己那位记忆中的“干妈”送行,只因为对方每年在自己生日那天都会煮上几个白鸡蛋提到张孝勇家来,从七岁到自己去年十九岁,从来没有断过。

  也许自己这位“干妈”有其他的目的,只当投资自己,但是在张孝勇的记忆中,这种带温度的亲情投资,就是对自己最大鼓励,可惜还没来得及回报,伊人已去……!

  倒酒,举杯,敬酒,接受酒桌上的村民安慰,再继续下一桌,直到天空已经完全黑下来后,张孝勇才走完,此时已经开始有人离席回家了。

  张孝勇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早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凭着自己一股悲凉的心才撑到现在,敬完酒后,随李婷婷兄妹俩进了房间,再见“干妈”最后一面。

  “干妈”董雪梅安静地躺在床上,干净崭新的红被子盖在她身上,脸色上的苍白如盖房子用的白石灰,张孝勇记忆中的干妈模样早已经模糊,再一次见到本人,反而让他觉得此时有些安静的“干妈”和自己记忆中,那个大大咧咧的中年妇女完全是两个人模样。

  那位做任何事情都带着暴脾气的妇女,此刻就如旁人一般躺在那里,外面的喧闹和鞭炮声,仿佛和她无关一般……!

  张孝勇叹息一声,走出房间,接过“干爸”提过来的饭菜,随便吃了两口,再也没有胃口了。

  终于忙到九点多,所有的客人才走完,只剩下自家人,张孝勇此刻也终于放下重生带来的紧张和负面情绪,靠在一张帆布椅子上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张孝勇发现周围已经空无一人了,自己依然躺在帆布椅上,身上盖着一床厚棉被,一阵尿急,张孝勇起身找了一个黑暗角落处就地解决起来。

  今天是“干妈”去世的第二天晚上,夜里一般都由亲人守灵,张孝勇走进“干妈”的卧室,果然见到李婷婷坐在椅子上瞌睡不止,而李天野早已经靠在他妈床边上呼声如雷,张孝勇摇了摇头起身返回把被子抱了进来,盖在李婷婷的身上,17岁的李婷婷完全没有十几年后那种勾人带电的模样,而是一脸忧郁苦楚的少女模样。

  “干爸”李水牛早已经撑不住了,去了厢房睡觉去了,从老婆去世到现在六十多个小时,从来没有闭个眼。

  明天就是第三天了,也是出殡的日子,张孝勇这边的习俗分为三天或者七天,一般农村家庭第三天早上再提供一顿早饭,上午就把去世的人放进棺材,找八名年轻劳力抬着上山下葬,下葬后才算是这场葬礼真正的结束。

  在旁人眼里,一场葬礼除了一阵唏嘘,脑海里更多的是想着在饭桌上能多夹几把荤菜……!

  坐在椅子上,张孝勇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