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最强的系统 +A -A

  “外门弟子林凡,有要事求见宗主。”此时林凡鼓足了一口气大声宣泄出来。

  “住嘴,宗主闭关之中,不准打扰。”清风长老面色一变,厉声道。

  但是此刻林凡哪里还理睬这个长老,这一次要是见不到宗主,那么恐怕就真的没希望在见到了。

  孟阳泉一惊,他没想到林师弟会大声喧哗起来,第九峰大殿前是禁止喧哗的,但是如今清风长老拦住去路,不给进入,显然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弟子孟阳泉求见宗主,事关宗门生死存亡啊……。”孟阳泉鼓足真元,如同狮龙咆哮一般,引起一波一波震荡。

  我去,师兄这一嗓子够猛的啊,林凡耳膜被震的发麻,显然这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声功。

  “敢在大殿之前喧哗,待我拿下你们去受罚。”清风长老此时脸色阴沉的可怕,顿时五指张开,泛着青光向孟阳泉抓来。

  这一手气势浩然,仿佛天地万物尽在其手一般。

  “青天掌。”

  孟阳泉面色一凝,真元密布全身,迎向清风长老。

  林凡此时见孟师兄与清风长老打的很是火热,也是扯着嗓子疯狂的怒吼着。

  “弟子林凡求见宗主。”

  “宗主,弟子有要事求见啊。”

  ……。

  林凡运足了力气狂吼着,但是这声音也是有去无回,仿佛石沉大海,没有半点音讯。

  林凡此刻也是急了,孟师兄的修为比清风长老要低二阶,这哪里比拼的过,如果还不能将宗主给叫出来,恐怕两人都要被逮住。

  只是当林凡看向孟师兄那边的时候,也是惊的无话可说,这孟师兄仿佛是打了鸡血一般,竟然将入神八阶的清风长老给死死的压制了。

  这特么的不科学。

  此刻惊讶是惊讶,但是林凡哪里还能多想,也是扯着嗓子吼着。

  “清风师弟,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人从远处飘来。

  “师兄,快拿下这两个逆子,竟然在大殿之前喧哗。”清风长老脸色铁青的喊道。

  他没想到孟阳泉修为明明比自己要低,竟然能将其压着打,这简直就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林凡瞧着远处飘来的人,顿时吓的浑身冷汗,这来的竟然是小天位境界。

  这大境界上的差距,可是天壤之别,如果这人出手的话,孟师兄绝对没有任何抵挡的余地。

  不行,必须拿出真功夫了,这要是还不将宗主喊出来,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宗主,你还闭什么关,宗门都要被人给一锅端了,你莫非聋了不成?”林凡此刻也是口无遮拦的喊道。

  正在跟清风长老交手的梦阳泉,一听林师弟喊的话,差点晕死了过去。

  林师弟怎么能对宗主如此不敬。

  那从远处飘来的人,一听这外门弟子敢辱骂宗主,瞬间出手,一掌拍来,整个天地都仿佛扭曲了一般,一股窒息感直压林凡而来。

  林凡心中大骇,莫非又要在挂一次不成。

  “十八长老,收下留情啊。”孟阳泉见十八长老出手,也是急忙喊道。

  要是林师弟遭了十八长老一掌,哪里还能有活命的机会,但是此刻自顾无暇,孟阳泉也是难以分身施救,只能希望十八长老手下留情,不要伤了林师弟的性命。

  “哼,辱骂宗主,罪当该死。”只见十八长老面布寒霜,显然是没准备留手了。

  就在林凡准备等死的时候,陡然空间一凝,那撼天一掌,仿佛拍在了一层棉花上,无法在进一步。

  “都住手吧。”就在这个时候,大殿之中传来声音。

  “宗主。”

  林凡心中大喜,这一定是宗主的声音了,没想到紧要关头,竟然是宗主救了自己的小命。

  林凡此刻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这要是死了,这就真的悲催了。

  “都进来吧。”

  ……。

  孟阳泉此时也是松了一口气,幸好宗主及时出手相救,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哼。”清风长老与十八长老也都冷哼了一声,对着大逆不道的弟子,就应该一掌拍死。

  林凡瞧了瞧两名长老,也不将其放在心上,刚刚还想要了自己小命,幸好宗主出手相救,否则小爷的命,还能在丢在这长老手里了。

  随后林凡跟随在众人身后,进入了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竖立着八根方柱,其余空无一物,在这八根方柱的中间,却端坐着一名身着布衣的中年男子。

  虽说衣着简陋,但是仅仅一眼,却让林凡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大天位三阶。

  林凡这一眼望去,差点一口老血喷洒出来,这是林凡至今唯一遇到的大天位修为的人。

  而这个人还是大天位三阶。

  此时林凡心中非但没有一丝欢喜,而更多的却是担忧。

  宗主都已经是大天位三阶修为,但燕皇依旧敢联合其他宗门攻打圣魔宗,那么就说明,其他的一些宗门,有着不输于宗主的顶尖战力。

  “拜见宗主。”

  ……。

  “恩,你就是在外骂我耳聋的外门弟子林凡吗?”此时端坐在那里的宗主,面无表情,平淡的问道。

  林凡一听内心那是炸了,这是一个记仇的宗主啊。

  “弟子是无心的。”林凡在宗主面前哪里还敢放肆,要是惹的宗主生气,那灭了自己,还不是一巴掌的事情。

  能缩能伸,那才是大丈夫。

  宗主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凡一眼,没有再问下去,“有什么重要事情,让你们冒着风险过来?”

  孟阳泉看了一眼林凡,随后点了点头,让林师弟自己来诉说,毕竟这一切只有林师弟心里有数。

  “禀告宗主,弟子在大燕皇朝偷听到燕皇已经与其他宗门勾结好,准备进攻圣魔宗。”

  林凡此言一出,十八长老与清风长老两人面色一变,异口同声,“这不可能。”

  宗主抬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你这外门弟子,满口胡话,燕皇怎么会联合其他宗门攻打圣魔宗,况且我宗与其他宗门并没有任何矛盾,这从何说起。”清风长老说道。

  “宗主,长老,弟子所言句句属实,这燕皇修为明面上只有入神境界,但是弟子知道燕皇已经小天位七阶,而其他宗门攻打圣魔宗,是因为宗主得到了什么神血。”林凡没有一丝隐藏,这件事情如果不交代清楚,很难让宗门相信。

  “什么?这他们又怎会知道。”十八长老两人惊愕万分。

  得到神血之事,已经很保密了,但没想到竟然也有人知道。

  “不对,不对,你说谎,你说燕皇是小天位七阶境界,那你是如何能够他们的眉目之下偷听到。”清风长老厉声问道。

  此刻宗主看着林凡,也没有说话,仿佛也是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原因。

  “弟子,偶得一门功法,将其练到大成境界,可是本身进入隐身状态,无声无息,不会散发任何气息,同时弟子到了大燕皇朝之后,因无所事事,便入了天府学院当一名老师,后来燕皇与皇后来天府学院视察,弟子隐身藏在他们屋内,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林凡说道,随后当场试验了一番,进入了隐身状态。

  “这怎么会有这样的功法……。”十八长老等人惊愕万分,感觉不可思议。

  就连宗主都对其有了一丝意思。

  当这弟子在眼皮底下消失不见后,竟然真的探查不到,果真是一门神奇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