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文采飞扬,惊天动地。

最强的系统 +A -A

  这是一个吃人的妖精,而且看其阵势,恐怕是要将自己给吞了。

  “小纯师弟,你看师姐的胸脯好看吗?”幽曼儿芊芊玉手,柔弱无骨,勾着林凡的脖子,轻纱半遮半掩,也是看的林凡血脉贲张,这要是在勾引下去,恐怕会真的出事啊。

  林凡一直秉承着男女平等的至上道理,虽说这幽曼儿如此的骚气,但是林凡并不会带有色眼光看待的。

  此刻幽曼儿如此光明正大的让自己看其胸脯好不好看,林凡自然是不会装什么伪君子,半遮半掩,想看又不敢看。

  曼幽儿看着黄小纯,嘴角若隐若现的露出一丝笑容,她最喜欢挑逗这些涉世未深的宗门弟子,有趣而又好玩。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蛮幽儿却是一愣,这被当成纯情小师弟的黄小纯,竟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胸脯,这是蛮幽儿所想不到的。

  “小纯师弟,师姐的胸脯是不是很好看?”曼幽儿挺了挺,在林凡看来,原本就已经很是饱满的胸脯,如今更是丰富了许多。

  白�,圆润,让人回味无穷。

  “美,师姐的真美。”林凡丝毫不遮掩的说道,林凡是一个很老实的人,对于真美的事物,从来不会遮掩。

  “小纯师弟,那你为何时而皱眉,莫非小纯师弟看过比师姐更美的吗?”曼幽儿声音轻柔,一双细手如同游蛇一般,在林凡的身上游走着。

  “师姐,刚刚师弟一见师姐如此美妙的胸脯,顿时有感而发,提兴一首诗赋。”林凡感叹的说道。

  曼幽儿微微一颤,笑的百媚千娇,“没想到小纯师弟,竟然是文雅之人,那师姐可真的很想听听小纯师弟为师姐所做的诗赋了。”

  曼幽儿的声音很有诱惑力,酥酥甜甜的,仅仅这声音就让人有些受不了。

  “师姐,不如我们到床榻上吧,师弟给师姐慢慢道来。”林凡说道。

  曼幽儿柔弱无骨的身躯,紧紧的挂在林凡的身上,“小纯师弟,真的好性急,师姐没有力气了,师弟抱我过去吧。”

  林凡翻了翻眼皮,奶奶的,竟然如此的浪骚,简直实在是太不耻了,不过也罢了,等会让你知道师弟的厉害。

  保证让你不要不要的。

  林凡心有大志,自然不会胆怯,随后揽过蛮幽儿的细腰,将其抱了起来,向着床榻走去,轻若无物,入手细滑白嫩,果真是尤物啊。

  “师姐,你趴下来吧,师弟祖传手法,帮师姐按一按,师姐可一边享受,一边聆听师弟所做的诗赋。”林凡说道。

  “小纯师弟真是体贴入微,师姐好像跟师弟永远在一次。”曼幽儿娇柔的说着,随后按照林凡的意思,趴在了那里,同时还在披在后面的轻纱拉下露出了细嫩光滑的后背。

  林凡一双手覆盖在曼幽儿的后背,一入手冰凉柔软,很是滑腻。

  “小纯师弟,来吧,师姐已经准备好了。”曼幽儿微闭着眼睛说道。

  林凡点了点头,脑子想了想,回忆起了曾经的国民学者激情之赋,可以用一用。

  “乳者,奶也。师姐胸前之物,其数为二,左右称之。发于豆蔻,成于二八。白昼伏蛰,夜展光华。曰咪咪,曰波波,曰双峰,曰花房。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林凡细声轻吟道。

  玄黄界很大,虽说武者众多,但是文人之士,已不在少数,只是对于大燕皇朝这种崇尚武道的皇朝来说,文人之士地位却不高,因此在黄朝内很少能看到文人雅士之间的交流。

  ……。

  曼幽儿闭眼享受着师弟的按摩,此刻听闻这诗赋,却也是微露笑容。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其质若何?初夏新棉。其味若何?三春桃李。其态若何?秋波滟滟。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

  “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一如船入港,又如老还乡。除却一身寒风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深含,浅荡,沉醉,飞翔……。”林凡此刻也是如同文人附身一般,念出这一道惊天动地之文。

  “小纯师弟,这果真是为师姐所做的吗?”此时曼幽儿神情激动,眼眸晶莹闪烁,仿佛很是激动一般。

  林凡一愣,有些搞不懂这是啥情况?不就小口一抖,稍微发挥了一下嘛,要的了这么激动,不过林凡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

  “是的,师姐,你喜欢吗?”林凡说道。

  “喜欢,师姐实在是太喜欢了。”曼幽儿细肩,轻颤,匍匐在床榻之上,微微哭泣着。

  这哭泣是激动,是感动,是开心。

  而林凡则是感叹良多的轻浮着师姐的脑袋,丝丝青发,入手细滑,香味迷人。

  “师姐,真是性情之人啊。”林凡感叹的说着。

  “小纯师弟……。”曼幽儿此时感动的很,想要以身相报,好好带领小纯师弟走上人生巅峰。

  “师姐,我来拯救你了。”林凡柔情似海的说道。

  “师弟,师姐好爱你……。”

  “啪……。”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凡轻抚着曼幽儿脑袋的手中神器乍现,就这么悄悄的一拍。

  曼幽儿进入了眩晕状态。

  “呵呵,想勾引本大爷上钩,毛都没有。”此刻林凡笑了,瞧了一眼曼幽儿,随后开始摸索了起来。

  林凡抬起曼幽儿的小手,直接将上面的戒指给脱了下来,随后现场瞧了瞧,果然里面一大堆玄黄币静静的躺在里面。

  林凡将玄黄币都放到了背包里,只要将这玄黄碧给没收了,那什么都妥妥的了。

  林凡瞧了瞧这储物戒指内的其他东西,也是犹豫了一下,自己这次是来救人的,可不是来洗劫的,不过随后林凡就想开了。

  自己可是救了她一命啊,那就是她的恩人,这恩人最近手头有些紧张,想借来用一用,还是没啥问题的。

  等本大爷成为无敌至尊的时候,在双倍奉还不就成了。

  想通这一点后,林凡也不跟师姐客气了,能拿的也都拿了,至于一些功法什么的,林凡倒是不在意。

  女人练得,一个大老爷们练啥。

  PS;推荐一本书,《牛笔》,这是一本狠牛笔的书,这家伙经常去大宝剑,说要给他章推,就请我大宝剑,这条件我是拒绝的,但是看在咱们也相熟这么久了,我也就看在友情的份上推一下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