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最强的系统 +A -A

  萧家。

  “少爷,您回来了啦,家主正在前厅等您。”门口的管家看到少爷回来了,立马上前问候着。

  虽说最近传了很多不好的风声,但是做了萧家几十年来的管家,依然相信着少爷,就当那些风言风语是个屁好了。

  萧泽一路回来都是低着头,仿佛是在苦思着什么,此时听到管家的生意,也就点了点头,向着前厅走去。

  这第一次的讲课,一开始真的让萧泽很是失望,这种口头之谈无非是蛊惑人心而已,自己这拜丁字班为师,显然有些疯狂了,对于今后的武道肯定是有影响。

  但是自己如今已经先天六阶,在天府学院中,也没什么人能够教导自己,一切的路都还要靠自己。

  至于拜入宗门这个问题,萧泽并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却在思考该入哪个宗门。

  而就这个被自己所瞧不起的老师,今早所讲的几个时辰的课,却让萧泽产生了许多想法。

  脑子仿佛刹那间被打开了一般,对以往的所学产生了一丝明悟。

  萧泽的天资悟性本就很高,而林凡早上讲的那一小段故事,更是提升了萧泽不少悟性。

  而这悟性提高了,自然对以前所学产生了疑惑,哪里不足之处,自然能够自信领悟。

  只是萧泽聆听林凡讲课的时间比较短,这悟性刚刚提升,自然是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

  前厅。

  萧家族长萧战风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气愤的坐在那里。

  一旁茶几的茶水,此刻早已经冷却。

  他刚刚听到了传闻,自己的儿子,竟然拜一名丁字班老师为师,这让萧战风很是气愤,堂堂萧家少爷,天府学院天才之辈,如今却自甘堕落的拜了一名丁字班老师为师,这是要将萧家的脸面给糟蹋干净了不成?

  “父亲,您找我?”萧泽来到前厅,见自己父亲这脸色,心里也明白自己拜师的情况已经被知道了。

  昨天的事情,就已经让父亲愤怒不已,萧泽知道今天这事如果没有一个交代的话,恐怕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今早,你老师过来一趟,说你入了丁字班,这是真的?”萧战风不动声色的问道,仿佛是一头沉睡中的狮子一般,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是的。”萧泽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直处于平静中的萧战风陡然怒拍了茶几,上面的茶水也洒满一地,“你是不是被迷了魂,甲字班不待,你去丁字班,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笑我们萧家,萧家的脸面都被你给糟蹋了,你知不知道?”

  “说,为什么要拜。”萧战风厉声问道,如果今天不给一个满意的回答,他决定去学院找找这丁字班的老师,看看到底是用的什么办法,让自己儿子放弃这甲子班而去了他的丁字班。

  萧泽沉默了一会,为什么要拜?这个问题萧泽也有想过,但每一次脑海里想起的时候,都想到了那爱的戒尺抽打在自己屁股上的那种感觉。

  仿佛是为了再次的体验那种感觉才会拜师的吧。

  但是萧泽自然不可能这样说,“父亲,那丁字班的老师是一位高人,如今在天府学院中,甲子班的老师已经无法给我带来任何帮助,但是那一位丁字班的老师,却一招之间将我击败,我想待在他身边,我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萧泽这话说的,其实也是已经违背良心了。

  萧战风看着萧泽,见其不像是说笑,也是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萧泽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先天六阶,修炼的功法也是萧家祖传下来的,论实力就算是先天七阶也有一拼之力。

  “真的?”萧战风问道。

  “是的父亲,今早这高人给孩儿上了一堂课,如今孩儿脑海里充斥着许多问题,对于曾经修炼的功法,好像有了特别的见解,如果父亲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孩儿想回去好好参悟一番。”萧泽说道。

  萧战风见萧泽说的好像是真的一般,最终也是摆了摆手,让其离开了,随后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中,莫非真的是这样不成?

  翌日。

  林凡给学生们又讲了一篇小说,顺便在提升一下资质后,林凡便麻溜的跑出了天府学院。

  昨晚林凡那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了整整一晚的事情。

  这“小天位丹”要是真的怎么办?要是真有一个脑抽的人拿“小天位丹”换玄黄币怎么办?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什么人都有,怎么能用自己的思想来衡量别人的思想?

  这绝对是错误的事情啊。

  要是这“小天位丹”是真的,刚好也被本大爷给得到了,然后一口吞了下去,立马上升到小天位境,然后风风光光的回到宗门,还不是被当宝贝给供着呢?

  干与不干,那全都是在一念之间啊。

  不管别人干不干,反正林凡决定干了。

  距离拍卖开始,还剩下两天时间,这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啊。

  要是等被别人拍得的时候,在想去抢,可就迟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来竞拍的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肯定是抱团行动的,自己这板砖虽说牛比,但也不能一拍一群着。

  所以这必须提前将其弄到手。

  林凡来到天地商会,充当成一名随便看看的顾客混入了进去。

  此时这天地商会里人很多,各种物品放在某处展览,供人们选择。

  这一次拍卖“小天位丹”吸引了许多宗门到来,而在这空闲的一段时间里,这些宗门的弟子,自然也是各处看看,或许能够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此时林凡小眼珠子到处瞄着,寻找那可疑之处,这“小天位丹”要是真的,那肯定是无价之宝啊,肯定是被放在什么秘密的地方。

  只是这到底是放在哪里呢?

  林凡找了一个地方,随后进入隐身状态,开始在天地商会里胡乱的寻找着。

  找了很久,很久,林凡都快放弃了。

  这特么的到底是放在哪里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林凡眼前一亮,因为林凡看到了一位气质很高,很高的中年男子,在一群人的拥护下,向着里面走去。

  林凡顿时心头一喜,这家伙肯定是个高层,随后也不多想,立马跟了上去,或许靠这个家伙,能找到“小天位丹”也说不定啊。

  此时林凡躲在一间密室的角落处,吓的大气不敢喘一口,因为眼前出现了一个让林凡心寒的人物。

  燕皇。

  原本林凡刚要朝着这高层当头一砖的时候,空间却是陡然一阵波动,吓的林凡连个屁都不敢放的蹲在了墙角。

  同时林凡也是庆幸自己刚刚幸好没有动手,不然可就真的要悲剧了。

  而随着两人交流下去,林凡的内心却是不安定了,他没想到竟然让自己碰到了一连串的黑幕。

  这“小天位丹”竟然是燕皇的。

  当燕皇交代完事情离去之后,林凡心里也是松了一口,而那高层则是将“小天位丹”放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当然这对林凡来说,根本不是秘密,因为林凡从头到尾,一丝不漏的看完了。

  当高层心满意足的离开之后,林凡立马打开了那秘密的地方,一个漂亮的锦盒出现在眼前,随后林凡二话不说,将里面的丹药给拿了出来。

  “叮,恭喜发现天级上品丹药“暴血丹”。”

  “暴血丹:能够短暂性的提升服用者修为,药效之后将会爆体而亡。”

  “这是一枚玄黄界不曾出现的丹药。”

  “服用之后增长经验+2000000。”

  果然,这根本不可能有小天位丹,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只是让林凡想不通的便是,燕皇搞这一出是要干什么?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切一切,都让林凡想不通。

  阴谋,绝对有大大的阴谋。

  陡然,林凡发现自己身上的担子好重啊,身为充满正义与爱的人,见证了这一黑幕,怎么能就此离去。

  一道声音在林凡的内心中响起。

  “拯救众人。”

  这是一个神圣而又艰辛的任务,但是林凡不怕,纵然被世人不解,林凡也要阻止这一场交易,绝不能让众人上了这燕皇的道。

  林凡打足了气,一口将丹药吞下,随后脱下裤子在这锦盒内拉了泡屎,擦了擦屁股,提上裤子,将锦盒盖上放到了原来的地方。

  下面,将是林凡拯救众生之路,虽然这一条路很艰辛,很困难,不会得到众人的谅解,但是林凡不怕。

  谁让自己是一个充满正义而又爱心的人。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