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身教重于言行

最强的系统 +A -A

  “开光:让学生们感受到老师的真善美,洗去心灵的污秽,真正的解放学生们那充满爱意的心灵。”

  林凡看着这开光的介绍,也是一脸懵比,这说的模棱两可,谁知道是啥效果。

  不过在林凡想来,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刚好先实验一番看看。

  “好,我亲爱的学生们,今天老师再来给你们开光一下,让你们的心灵得到完美的释放,今后老师的光辉将与你们同行。”林凡也不知道这开光是啥玩意,只知道得道高僧经常给失足妹子开光,还真没听过给弟子开光的。

  “老师,开光是什么?”刘水水疑惑的看着恩师,不明白老师说的是什么?感觉好像很深奥一般。

  林凡微微一笑,笑容如花,眼神温柔慈爱的招了招手,“来,水水,老师先给你开光。”

  “老师你对我真好。”刘水水见老师那充满爱的笑容,开心的点了点头,随后跑到老师的面前,任由老师摆布。

  “哎,谁让你是老师的最喜欢的女学生呢。”

  ……。

  下午。

  早上的开光行动,林凡也是迷迷糊糊的就给学生们弄完了。

  弄到最后一个,林凡也没弄懂这开光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只是感觉有些怪异。

  自己的精气神好像飘散了许多,进入了他们身体之中。

  这种感觉让林凡有些搞不明白,不过算了,这开光搞不懂就搞不懂吧,以现在的三项功能。

  在短时间内,让这群学生,赶超别人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对于这群学生,林凡是将其处于放养状态,炼成《钛级魔身》前三层是他们如今最重要的事情。

  林凡在学员中的日子也不会太长,听闻燕皇与皇后的对话后,林凡必须会宗门一趟,将这件事情告诉宗门内的人。

  圣魔宗虽传承万年,但是林凡可不认为能够抵挡群宗的围攻。

  “臧天昊,你这个废物,趁早给我从韩师妹身边消失,不然让你好看。”

  此时,准备出天府学院的林凡,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怒喝声,一开始也没将其放在心上,但是当听到臧天昊这三个字的时候,倒也是有了一丝兴趣。

  这不是自己在森林中遇到的那一组人吗?

  林凡知道他们在天府学院,但并没想去找他们,如果能再见便是缘分,刻意去寻找他们,也没有意思,毕竟自己现在的危险度还是很高的。

  林凡围观了过去,只见一名男子神情傲气的瞧着倒在地上的臧天昊。

  看其衣着是甲字班的学生。

  “萧泽,你别太过分了,这里是天府学院,我韩蒙蒙愿意跟谁在一起,你还管不着。”一身绿衣的韩蒙蒙清新脱俗,但此刻的神情却愤怒的与眼前的男子对视着。

  萧泽衣袖一甩,无视韩蒙蒙那愤怒的眼神,“以前我管不了,但是如今你韩家已经与我萧家联姻,你今后与谁在一起可都要想清楚了,萧家与韩家的脸面可不是容你糟蹋的。”

  ……。

  林凡站在一旁翻了翻白眼,没想到遇到这等狗血情节,也是让其感到无奈了。

  “哼,臧天昊你这等贱民,也敢窥视我萧泽的未婚妻,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有何资本,怎么,莫非你想与我动手不成?”萧泽鄙夷不屑的说道。

  此时臧天昊手握重剑,不屈不饶的看着萧泽,“我臧天昊虽修为不如你萧泽,但是今天哪怕一死,我也要去与你一较高下。”

  “哼,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有种与我上比武台签下生死状。”萧泽不屑说道。

  “臧哥,你不要冲动,千万不能中了他的诡计。”韩蒙蒙急忙阻拦道。

  臧天昊摇了摇头,今日哪怕就算死,也不会退缩。

  ……。

  林凡摇了摇头,这臧天昊也是有些冲动了,终究还是年轻人啊,这先天二阶就敢跟先天六阶的对拼,等会上了台,怎么死都不知道啊。

  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今天这要是不出面,还真能出了事情了。

  林凡是个正义的人,这种以大欺小的情况,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理了。

  “咳咳,三位同学,我认为你们有必要冷静冷静,学院是教武育人的地方,可不是解决私人恩怨的场所。”此时林凡轻咳一声,面容冷峻,一丝不苟,双手背负的站了出来。

  老师的威严在这一刻肆无忌惮的表现了出来。

  “前辈……。”臧天昊与韩蒙蒙两人看到来人,顿时惊呼一声,他们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到了前辈。

  原本在他们看来,前辈那是世外高人,能够与之结伴而行,已经算是天大的福气了,可如今哪曾想到在学院之中竟然还能看到前辈。

  林凡朝着两人微笑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那器宇轩昂的萧泽,“你身为甲字班的学生,理应是师兄,胸襟怎么能如此之小?”

  “你是什么人?”萧泽反问道,丝毫没将林凡放在眼里。

  “丁字一班老师。”林凡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身为丁字班而感觉不妥。

  但是这听在别人耳里,却是莫大的笑话。

  周围的学生们嗤笑一声,认为这丁字班的老师,神经莫非有问题不成?

  这萧泽可是甲字班的学生,乃是天府学院最高战力所在,莫说丁字班的老师了,就算是乙字班的老师,也不敢在萧泽面前放肆。

  他们可是记得曾经就有一名乙字班的老师,因为得罪了萧泽,最后被萧泽在比武台上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果然萧泽一听是丁字班,顿时嗤之以鼻,显的更是不屑,区区一个丁字班的老师,与那些那些丁字班的废物没有任何区别。

  “区区丁字班的废材,也敢跟我指手画脚,给我滚。”萧泽冷声说道。

  臧天昊与韩蒙蒙一愣,丁字班?前辈怎么会是丁字班的老师?以前辈的实力,就算是甲字班那也是绰绰有余了。

  果然前辈就是前辈,不能以常人的眼光看待。

  林凡看着萧泽那目中无人的神色,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你们看,那是什么?”林凡指向门口。

  众人疑惑的望去,却没看到有任何异样的东西。

  林凡见这些嗷嗷待哺的学生,没有看到自己所指的一点,也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身教重于言行。”林凡指着那几个深刻在石碑上的警句说道。

  “你真当不滚?”此刻萧泽也动了怒气,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丁字班的老师敢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了。

  林凡叹息一声,孺子不可教也,但是如今谁让自己为人师表,竟然如此,也只能让其悔改了。

  林凡向前一步跨去,萧泽一惊,退后了几步,但是林凡却不管不问,向前走去。

  “来,跟我上比武台吧。”林凡说道。

  “好……。”萧泽冷笑一声,既然想帮其出风头,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前辈。”臧天昊与韩蒙蒙望着前辈的背影,不明白前辈这到底是为何。

  PS:本书的主角是一个以德服人的正义之士,所以猪脚不是阴险的人,这个我必须说明,以防大伙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