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这种疼痛跟浪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最强的系统 +A -A

  大燕皇朝的士兵们都以自身的职责为荣,能够保护燕皇与皇后的安危,是他们一辈子最为荣幸的事情。

  燕皇是大燕皇朝第一高手,就算是那些高不可攀的宗门长老,来到大燕皇朝见到燕皇也要恭候一声。

  这种荣耀是其他皇朝所不能拥有的。

  因为燕皇有着绝对的实力。

  他们相信大燕皇朝在燕皇的带领下,将走上更高的巅峰,哪怕如今大燕皇朝是宗门的附属,但是他们相信终有一天,燕皇必当带领大燕皇朝走出这一困境,重现曾经的荣光。

  “有刺客啊……。”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心中的神所居住的地方内传来了一阵呐喊,惊的他们面色一变。

  “有刺客,保护燕皇与皇后。”金甲士兵迅速反应了过来,立马向着燕皇所居住的地方冲去。

  “砰……。”

  为了燕皇的安危,他们管不了那么多,刺客胆敢行刺他们心中的燕皇,必要将其拿下,凌迟处死。

  而在他们推门的那一刻,林凡趁机头也不回的开始跑路。

  这一刻金甲士兵们看到屋内情况的时候,原本还很紧张的神色,陡然呆滞了。

  天依旧很蓝,却有着一朵朵乌云盖在头顶。

  “啊……这,辣眼睛。”

  金甲士兵们看到燕皇与皇后两人,竟然做出如此羞耻的动作,内心也是噗通一跳,仿佛心目中那至高无上的神,突然从神坛上跌落下来了一番。

  尤其是燕皇的嘴里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晶莹剔透的水渍从那怪异的圆形球体中滴落下来。

  这……这。

  金甲士兵们咽了咽口水,其中一人陡然反应了过来,同时他们发现燕皇与皇后一动不动,显得有些怪异。

  他们知道燕皇与皇后两人修为高强,根本不可能有刺客能在其手中逃脱,或许刚刚是他们听错了也不是不可能。

  而如今燕皇与皇后一动不动处于这种姿势,莫非是在修炼什么功法不成?

  “快,关门,回到原位,就当不知道。”金甲侍卫急忙说道,这种情况如果让燕皇察觉到了,或许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虽然这与他们无关,但是这种事情,燕皇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到。

  ……。

  金甲士兵们回到自己所在的岗位上,但是每个人都面面相觑,今天看到的一幕,对他们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

  燕皇与皇后竟然会做出这样有失体统的姿势。

  不对,一定是燕皇与皇后正在修炼什么深奥的功法,才会这样。

  金甲士兵们开始强行补脑,为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找一个合理的借口,他们怎么能容忍自己心目中的神会是这般。

  ……。

  此时林凡运转《迷幻身法》隐身狂奔一路,立马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内,随后躺在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就睡。

  今天的举动实在是太刺激了,至于那两枚储物戒,林凡也没有查看,必须先缓一缓跳动的小心脏才行。

  而在燕皇屋内。

  一直保持着羞羞姿势的两人,一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恩。”这个时候皇后轻吟一声,感觉自己有些怪怪的。

  当皇后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却是吓的松开了手,手中的大刀跌落在了地上。

  “燕皇……。”皇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陡然皇后感觉到一股连绵不断的疼痛感揪心而来。

  原本红润的脸色,霎间变的苍白无比。

  “这……。”皇后看到自己胸口处的情况,心神混乱,一口血花喷洒而出。

  而此时燕皇也恢复了知觉,当发现自己赤着身子,趴在地上的时候,面色也是变的铁青无比,当燕皇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裤裆肿的老高,随后一股疼痛感直击心神深处。

  燕皇将堵住嘴的不明异物拽了出来,随后撑着地面,额头青筋狰狞,强忍着这一股莫名的疼痛感。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莫非是有什么高手来了不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自己小天位七阶,哪怕是大天位的至尊前来,也绝无可能让自己毫无反手之力。

  那么到底是谁?

  “啊……。”就在这时,皇后忍不住这股疼痛,发泄了出来。

  “皇后,你……。”燕皇看到皇后衣衫不整,尤其是那胸口之处,波涛澎湃也是惊愕不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外的金甲士兵听到皇后的声音,对视了几眼,随后点了点头,立马向里面冲去。

  “不用进来,都退下。”燕皇此时还不知道金甲士兵已经进来过了,但如今的情况怎么能让他人知道。

  “是。”金甲士兵们点了点头,随后回到原位。

  “皇后,忍住。”燕皇颤抖着说道,刚刚他已经试过运转真元抵挡,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

  他没有想到这股疼痛竟能无视真元,只能靠自身的意志力对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燕皇与皇后来说,却度日如年,这股疼痛一波一波如同浪潮一般的席卷他们的全身。

  这到底是什么功法,才能拥有这般效果,到底是什么样的高手,能够突破他的真龙皇体。

  “燕皇,我的凤戒没了。”熬过疼痛之后的皇后,却惊慌的发现手指上的凤戒竟然没了。

  “什么?”燕皇一惊,凤戒乃是大燕皇朝国宝与真龙戒为一对,如今这丢失了那么里面的东西,岂不是都没了。

  “我的真龙戒?”这时候燕皇发现自己手指上的真龙戒也没了,神色变色阴沉无比。

  “到底是谁,胆大包天,偷了本皇的真龙戒。”燕皇此刻心中已经是滴血了,这真龙戒倒无所谓,关键的却是这其中的藏品啊。

  那可是自己多年来辛苦珍藏下来的至宝,怎么能就这么没了。

  燕皇愤怒而起,想要施展搜索神通,寻找线索,但是当这一站起来,那臃肿的裤裆处,却是再次的传来了一波让其酸爽的痛感。

  这种痛让燕皇这等高手,都感觉还不如死了算了。

  “皇后,我们回朝,这件事情我必定施展无上神通,追查此人。”燕皇颤抖着身子,手撕虚空,拉着皇后没入其中。

  “班师回朝。”

  在燕皇消失的那一刹那,整个天府学院都传递着这一颤抖的声音。

  因为燕皇与皇后来到天府学院的院长,兴奋的准备着下面的事情,但这时候听到燕皇这通告,顿时呆滞在原地。

  这燕皇为什么回去了?莫非是天府学院哪里有问题吗?

  而在小屋子内的林凡,顿时掀开了被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样子这燕皇是找不到自己了。

  那么自己又可以过上了欢快的小日子了,但是这今后看来要小心为妙才是。

  小天位七阶的高手,可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手段,还是小心为妙最好。

  PS:谢谢,舞日天的一万打赏。还有在腾讯书城的书友们,如果可以来看呗,书城那边的留言,我回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