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称号:不服就是干

最强的系统 +A -A

  一阵凉风吹过。

  吹散了天地间,一切的污秽。

  外门练武场上,一人躺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仿佛遭受了什么重击一般。

  ……。

  林凡乐呵乐呵的回去了,虽说外门练武场让其失望之极,但是这一次出师还算不错。

  偷了一桃。

  经验虽然没有增长多少,但是心情却很愉快。

  《猴子偷桃》加了200经验。

  人物经验值,增长了3000。

  韩师兄,希望你能记恨我,叫来一帮打手,狠狠的羞辱我,蹂躏我,师弟一定会洗干净等你们光临的。

  入了外门,林凡就要豁出去的升级,这修为低人一等,干什么事情都放不开,不管如何出山必须牛比轰轰的出山才行。

  回到住所内,林凡往床上一趟琢磨着外门的事情。

  无论如何都要引众怒,才能有机会啊。但是这一个个都窝在屋内修炼着,该用什么样的形式嘲讽,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了。

  《钛级魔身》

  《猴子偷桃》

  你们的极限到底是多少层。

  林凡看着屋顶,渐渐的进入思考模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思考中的林凡,突然翻了身站了起来。

  “对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猴子偷桃》与《钛级魔身》是相辅相成的,我这能偷别人的桃,那就能偷自己的桃。

  林凡看着自己那发育还算可以的弟弟,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内心在做着极大的斗争。

  如果这实验真的能成,那就真的走向一条不归路了,这今后……。

  不行,不行。

  此刻林凡想到了那些被自己偷桃后痛苦不以的师兄弟,忍住了心中的冲动了。

  我的蛋只能揉,不能偷。

  而此刻林凡还在做着激烈斗争之时。

  远在另一头的一间屋内。

  韩陆牙齿打颤,全身无力的坐在那里。

  “林凡,我与你不死不休。”韩陆的双眼都如同要喷出火了一般。

  这无缘无故被人偷袭,而且偷袭的还是那个地方,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的了啊。

  韩陆修为后天四阶,就算在怎么练,也没将那边练成铜墙铁壁,林凡的修为虽然比韩陆要低很多,但是这一招《猴子偷桃》也快要被林凡升到无视防御的境界了。

  韩陆夹着腿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随后来到门口,朝着外面瞧了瞧,确定无人之后,便安下了心来。

  随后韩陆手中凭空的出现了白色玉瓶。

  这个东西是韩陆二年前到圣魔宗拜师的时候,无意之间得到的,而在得到白色玉瓶的时候,韩陆还不知道如何使用,好在这白色玉瓶可以收入体内,任何人都探查不到。

  而就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这白色玉瓶,却又突然的出现了,从这白色玉瓶中传来的一丝信号。

  韩陆知道这白色玉瓶的名字叫做“玉净瓶”,同时另一个信号便是这玉净瓶是一位叫做“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的贴身法宝。

  韩陆特意的打听过这个名号,从未调查出有这一号人。

  而这玉净瓶每一天都会凝练出一滴露水,名为仙脂露,服用下去之后,妙用无穷,不仅可以提升修为,还能消除百病百灾。

  韩陆能够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从一介凡人修炼到后天四阶,完全靠的就是这个。

  随后韩陆掏出一本从传功长老那借记过来的功法《沧日崩拳》,随后翻开第一页,熟读心法,默记在心中。

  韩陆以前的记忆力并不强悍,但是服用了这些仙脂露之后,不仅记忆大增,悟性也是提高了很高,可以说已经达到宗门天才之列。

  对于这玉净瓶,韩陆很是宝贝,只是这玉净瓶却是破损的,这让韩陆很是遗憾。

  这残缺的玉净瓶就如此强悍,这要是完好无缺的,又会是什么样子,这些韩陆都很期待。

  韩陆没有多想什么,小心翼翼的将一滴仙脂露吞入肚腹,顿时一股热流充斥全身。

  韩陆立马盘坐在那,运转《沧日崩拳》心法,只要《沧日崩拳》达小成境界,便可冲击一波后天五阶。

  今日之仇先记着,来日毕如数奉还。

  林凡,我记住你了。

  ……。

  “阿切……。”

  内心激烈挣扎中的林凡,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又是哪个家伙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林凡揉了揉鼻子想到。

  此刻林凡依旧斗争着,虽说先前已经下过决心,绝不偷自己的桃。

  但这要是真的能成,怎么办?

  这么好的修炼办法,怎么能就此放弃。

  林凡来回走动,一直下不了决心。

  我去……。

  想这么多干什么?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为了无敌,为了美好的将来,这点尝试都不敢的话,还说啥子。

  这一刻林凡豁出去了,下手快速,如闪电一般。

  “猴子偷桃。”

  “砰……。”

  这一刻林凡爽快的跪在了地上,原本还很红润的脸色变的苍白无比,那坚强的眼眸中也挥洒出了几滴痛苦的泪水。

  林凡痛苦的低着头,双手捂着裤裆。

  妈呀,我后悔了。

  林凡咬紧牙关,自己放出的屁,跪着也要闻了。

  “叮,《猴子偷桃》经验+1。”

  “叮,《钛级魔身》经验+1。”

  “叮,获得隐藏称号:不服就是干。”

  “不服就是干:我连自己就能残忍的对待,更不用说你们了。”

  “属性:开启时自身修为翻倍,持续时间一炷香。”

  “持久;一次性。”

  ……。

  这一刻林凡已经不关注这些了,因为他现在真的很疼,很疼,疼的都快要杀人了。

  林凡对天发誓,如此摧残身心的招式,一定不会在用在自己的身上了,今后一定老老实实的拿别人升级。

  林凡艰难的站了起来,扶着一旁的桌子,走到床边,随后慢慢的躺了下去,默默的捂着裤裆,流着泪。

  一日之计在于晨,今天就让我好好的休息休息,明天在努力。

  随后林凡颤抖着身子,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林凡颤抖着身子,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心里默默的流着泪,感觉自己果真是个傻子,这种事情,怎么也能干的出来,不过这次体验过后也好,也能明白师兄弟们到底有多痛。

  不知道韩师兄,明天会不会纠集一大帮人来找自己报仇,这真的让人很期待啊。

  至于今天就算了,韩师兄如今肯定也躺在床上缓解着痛苦。

  ……。

  PS:求票,求票,各位看官们,扔出你们手中的票吧,砸死我,不然我半夜去偷你们的“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