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狂信猿

神品道圣 +A -A

  “吕神峭就是挑战我的雷火神狮上的圣兽台,后来我们四人围攻巨猿,我的雷火神狮肉体和力量最强,当然要由我的雷火神狮最先去牵制巨猿,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你不要胡搅蛮缠,以为可以逃过责罚。各位长老,求你们为我做主,还我一个公道。”

  白苍东不看向光山几位长老哭诉的吴子道,目光落在光山长老的身上:“光山长老,你认得红泪,那你能不能回答我,以红泪的能力,有没有可能像刚才那样虐杀那只巨猿?”

  光山长老沉吟了一下:“红泪如果是全盛时期,自然拥有那样的力量。不过他现在应该只是圣品文士阶,以巨猿的力量和速度来看,红泪与之相比应该差了许多,若只是以力量和速度作对比的话,铠甲神将与红泪应该在伯仲之间,所以红泪刚才竟然能够那般虐杀巨猿,我心中也有些疑惑。”

  光山长老此言一出,广场上顿时安静下来,都感觉到了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红泪的实力铠甲神将差不多,可是铠甲神将被巨猿一拳就给打败,红泪竟然能够让那巨猿没有还手之力的被虐杀,这实在太古怪了。

  “光山长老,白执院的圣兽真的与铠甲神将在伯仲之间?”傅秋叶神色凝重的看着光山长老问道。

  光山长老点点头:“这不会错,两只圣兽的战斗力相差无几,如果硬说红泪比铠甲神将有什么优势的话,那就是红泪拥有卓越的智商,甚至比一般人类的智商更高,这是红泪唯一比铠甲神将强的地方。”

  听了光山长老的话,傅秋叶和龙修文、杨雨伶神色都变的古怪起来,看了看白苍东,又看了看吴子道,最后傅秋叶看着白苍东问道:“白执院,能否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苍东淡淡地说道:“你们现在应该也已经猜到了吧,那只巨猿本身的能力应该是一种类似信仰的能力,你们越是觉得它强大,那么他的力量也就越强,而第一个让人产生它很强大这种感觉的人,就是吴子道的雷火神狮。”

  “你胡说八道,那巨猿本来就是这么强大,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不要听他乱说,他只是想要逃避责任……”吴子道已经慌了神。

  “哦,如果那巨猿真的如此强大,为什么红泪能够轻易虐杀它?”白苍东鄙夷的看着吴子道说道:“那是因为,我和红泪在心中都认定它弱小无比,根本不堪一击,所以在红泪面前,它弱小的可怜,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只有被虐杀的份,而结果大家都已经看到。那么,第一个和巨猿战斗,之前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你,为什么雷火神狮会被巨猿直接一拳打败,难道说在未曾见过巨猿的情况下,你已经认定那巨猿是强大不可匹敌的吗?”

  听了白苍东的话,所有人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们之所以认为巨猿强大,完全是因为上一界第十,并且以力量强大肉体强悍著称的雷火神狮被巨猿一拳几乎轰杀的结果,如果没有这个开端,面对一只从未见过的圣兽,即便是圣品,他们也不可能认为那只圣兽已经强大到了无敌的程度,一切都只是因为有雷火神狮作为陪衬,才成就了巨猿无比强大的形象。

  “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他根本……根本……”吴子道已经乱了分寸,脸色苍白连说话都变的结巴起来。

  “如果你只是与那吕神峭串谋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想要借此挑拨我与傅秋叶他们的关系,对于我这个师长来说,你这是不忠,对于傅秋叶他们这些相信你的朋友来说,这是不义,如此不忠不义不知廉耻之人,我打你一巴掌,已经是看在你非我镜台院弟子的情份上,若你是我的弟子,我早就让红泪一剑砍了你,免得祸害亲朋好友。”白苍东说完不再理已经有些崩溃的吴子道,带着紫衣大步向广场外走去,所过之处一众弟子都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白苍东带着紫衣离开广场没多久,傅秋叶和龙修文、杨雨伶就追了上来。

  “白执院,我们三个是来向您道歉的,我们不该受人挑拨,若非白执院智慧如海,揭穿了吴子道的阴谋,我们差点就铸成大错。”傅秋叶苦笑着向白苍东道歉。

  傅秋叶三人私下里已经盘问过吴子道,吴子道已经把什么都说了,一切都如白苍东所料,他早就已经被赤龙贤人收买,为吕神峭做了这么一场戏。

  其实不止吴子道,开始挑战巨猿的那些人,包括另外一只上台的圣品圣兽,都是赤龙贤人事先安排好的,为的就是让所有人都彻底的相信那巨猿强大无比。

  “据吴子道所说,那只巨猿名为狂信猿,是赤龙贤人不久之前偶然所得,就像白执院所说,他的对手把它想像的越强大,它的力量也就越强,这种圣兽还真是罕见,以前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如果不是白执院慧眼如炬,我们都要被它给骗了。”龙修文有些羞愧的说道。

  “白执院,你是怎么看穿那狂信猿拥有这种能力的?”杨雨伶一脸崇拜的看着白苍东问道。

  “事出反常必有妖,因为我一直都不相信,一只文士阶的圣兽能够强大到那种程度,所以一直都在观察它,在它和你们的圣兽战斗时,我发现它的力量和速度差不是很稳定,或者说相差很多,只是因为力量本就是压倒性的,所以一般人不会太在意这种强弱的化,然后再经过推理,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得出的结果再怎么不可思议,那也只能是这一个答案。”白苍东笑着说道。

  “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得出的结果再怎么不可思议,那也只能是这一个答案……白执院这话当真好有道理……”杨雨伶三人反复琢磨白苍东的这句话,越想越觉得这话说的太有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