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虐杀

神品道圣 +A -A

  “有本事你就上来挑战,没本事别在那里说废话。”吕神峭挑眉说道,目光落在说话的人身上。

  “少年人不要太狂妄,需知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坐井观天对你并没有好处。”白苍东已经走到了圣兽台前,看着吕神峭说道。

  “我到是想要看看你所说的那个天,那也要你肯给我机会才成,你敢放出圣兽上台吗?”吕神峭看着白苍东轻蔑地说道。

  “既然你求我教你,那我就代赤龙师兄教育教育你吧,免得你不知天高地厚,以后出去吃了大亏。”说着,白苍东看了看时间,红泪召唤到了台上。

  “啊,类人形圣兽,那人是谁啊?”

  “还能是谁,整个书院的文士弟子之中,敢叫贤人作师兄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了吧。”

  “镜台院的白苍东?”

  “啊!他就是白苍东啊?我南离文道第一人,看起来果然器宇不凡啊。”

  “就算他文道通天也没用啊,这毕竟是圣兽战,他又不能上场,更不是比文采,白苍东实在太托大了,没看那四只圣品圣兽围攻吕神峭的巨猿,都被一拳一个全都给解决掉了吗?他那类人形圣兽再强,还能比铠甲神将更强不成?”

  “我当是谁,原本是镜台院的那个什么白苍东,你的这只圣兽死定了,刚才对傅师兄他们的圣兽,我让巨猿手下留情,只用了七分力,对你却不会,我要让巨猿一拳把你的圣兽砸成碎片。”吕神峭一声令下,那巨猿咆哮一声就挥拳向红泪砸去。

  “完了完了,吕神峭的这巨猿到底有多强啊,竟然对付四只圣品圣兽还手下留情只用了七分力,它这全力要强到什么程度呢?恐怕一般的真人阶圣兽都要被它一拳轰杀成渣吧?”

  看着巨猿一拳砸向在巨猿面前如同婴儿一般小巧的红泪,所以人都觉得红泪一定会被这一拳砸的粉碎,连逃命都没有可能。

  红泪却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平静地看着巨猿,一手握着剑鞘,一手轻柔的搭在剑柄之上。

  “白执院,快收回你的圣兽,他不是巨猿的对手,不要白白牺牲。”吴子道着急的对着白苍东喊道。

  傅秋叶也连忙大声劝说白苍东快些收回红泪,就怕红泪被巨猿一拳给轰杀了。

  可是白苍东却似乎听不到一般,只是看着巨猿的拳头砸到了红泪面前,而红泪身形不动,直到那巨拳到了面前,才拔剑而出,直直的斩向巨猿的拳头。

  “完了完了,你死定了!”吴子道哀叹道。

  所有人都如同吴子道一般无二的想法,没有人认为红泪能够正面硬撼巨猿,那在巨猿面前如同牙签似的剑,根本对巨猿不可能有任何威胁,根本就不成对比。

  可是白苍东却依然不为所动,只是平静地看着巨拳与细剑撞击在一起。

  吕神峭的脸色微变,目光死死的盯着剑与拳的交击之处,那在巨拳之下几乎难以看清的剑刃,硬生生斩在了巨拳上面。

  这场面有些滑稽,就像是人偶拿着根牙签迎击铁锤,任何看了都觉得牙签必然折断,所有人心中都在重复着红泪手中那如同牙签一般的剑被巨拳砸碎的画面,并且认为很快就会变为现实。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虚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圣兽台上的红泪和巨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

  红泪那牙签似的剑竟然切开了巨猿的拳头,连猿臂一起臂成了两半,那巨猿惨叫着连连后退,鲜血不停的自断臂中喷涌而出。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啊?”不止是一般的弟子不相信,就连傅秋叶几个人也不敢相信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类人形圣兽到底是什么啊?真的太强了,竟然一剑斩到了那只无敌巨猿的猿臂,实在太惊人了。”

  “原来还有这么强的圣兽啊,我以为那巨猿已经是文士阶无敌了。”

  红泪身形一动,人已经跃到了惨叫后退的巨猿面前,又是一剑斩出,只见血色剑光一闪,巨猿的一条猿臂直接被斩了下来。

  之前在众人心目中几乎无敌的巨猿,在红泪面前竟然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就像是木偶一般任由红泪蹂躏,眨眼间连斩四剑,硬生生把巨猿的四脚全部斩去。

  吕神峭脸色大变,想要把巨猿收回虚界,可是红泪的剑实在太快,他还没有来的及把巨猿收回去,红泪手中之剑已经硬生生把那巨猿的头颅斩了下来。

  巨猿残躯轰然倒地,红泪神色不动,像是碾死了一只蚂蚁似的,根本不值得他关心,站在巨猿的尸体前,静静地等待着白苍东把他收回虚界。

  “几位长老,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到了,是不是我的圣兽获得了今年的圣兽节第一名?”白苍东也不看满脸怨毒的吕神峭,转向光山长老问道。

  “还有没有人要挑战?”光山长老和几位长老商议了一下,站起来问道。

  台下却是没有人应答,红泪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强烈了,连那般无敌的巨猿都随便给斩了,他们又怎么敢再让自己的圣兽上台送死,根本没有人应声。

  “既然没有人再上台挑战,先前约定的时间也已经到了,我宣布今年圣兽节的第一名就是红泪。”光山长老宣布道。

  白苍东微微有些意外,光山长老竟然知道红泪。

  “这是今年的奖励尾火四翼虎,现在就交接给你了。”光山长老召唤出了一只通体雪白,只有尾末有一团似火焰般红色的老虎,然后将其控制权转给了白苍东。

  “少年人,今天的失败对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回去代我向赤龙师兄问好,他就不必感谢我代替他教育你的恩情了。”白苍东收起了尾火四翼虎,笑吟吟的对满脸怨毒的吕神峭说道。

  “这份恩情,我一定会不会忘记的。”吕神峭咬着牙,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般,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已经恨透了白苍东。

  白苍东连赤龙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吕神峭,吕神峭越是恨的牙痒痒,他反而越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