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圣兽节

神品道圣 +A -A

  可是到了南离主岛之后,白苍东却有些傻眼。

  “这是在搞巴西狂欢节还是怎么回事?怎么到处都是有人?”白苍东目之所及,整个南离主岛上面到底都是人,几乎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一两只圣兽,甚至有些人身边跟着成群的圣兽。

  特别是一些女修士身边,跟着许多外形十分漂亮的圣兽,只是品阶看起来都不怎么高。

  “这位师弟,我刚刚到主岛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白苍东找住了一个看起来很容易相处的少年修士问道。

  “你不知道吗?今天是南离书院一年一度的圣兽节。”少年果然十分好说话,把圣兽节的事情和白苍东说了一遍。

  在南离书院还没有如今浩大声势之时,青洲曾经有过一场魔人大劫,无数的魔人和魔物几乎横扫了整个青洲。

  南离书院当时几乎被灭门,最后依靠着当时院长和几位长老的十几只圣兽以死相拼,才终于得以保存了最后的元气,撑过了魔人大劫。

  为了纪念那些为了南离书院而牺牲的圣兽,就把其中最强大的一只至人阶圣兽陨落之日定为了圣兽节,这一天所有的南离书院弟子,无论是普通弟子、真传弟子还是秘传弟子,都可以带着自己的圣兽来到南离主岛,尽情的展示自己的圣兽。

  在南离主岛之上设有许多的圣兽台,任何人的圣兽都可以上接受挑战,只要能够成功守住圣兽台直到圣兽节结束,就可以获得圣兽台预设的奖励。

  “今年书院所设的官方文士阶圣兽台,奖励是一只文士阶的圣品尾火四翼虎,那可是罕见的文士阶圣品飞行圣兽,不但力大无穷可以背负数人飞行,飞行速度也是极快,而且战斗力也相当的惊人,是近些年罕见的珍贵奖励,往年的奖励可比这要差多了。”那少年有些艳羡的说道。

  “为什么今年的奖励会这么好呢?”白苍东听的大为心动,竟然是一只圣品飞行坐骑,这可是十分罕见的东西。

  少年四下看了看,小声对白苍东说道:“听说是离火院的赤龙贤人要求主院以尾火四翼虎作奖励的,有人说赤龙贤人的孙子得了一只强大的圣兽,今年必定可以在文士阶中夺冠,所以赤龙贤人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这都只是传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赤龙贤人?”白苍东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夺那尾火四翼虎,他虽然也算是弟子,可是毕竟身兼执院之职,和一般的弟子抢这些不大好看,不过听到赤龙贤人竟然想要给自己的孙子谋福利,白苍东顿时决定去看一看,如果真是如此,说什么他也要把尾火四翼虎给夺下来。

  白苍东往书院所设的圣兽台而去,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圣兽台,这些圣兽台是三十六院所设,大多都只是图个热闹,奖励自然不能与书院官方所设的圣兽台相比。

  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吸引眼球,在圣兽台旁边,各院的弟子都有在出售圣兽,圣兽节也是每年圣兽交易量最大的日子。

  许多人让自己的圣兽上台挑战,其实并不是为了奖励,而是让其他弟子能够看到自己的圣兽如何强悍,希望能够卖个好价钱。

  当然,还有许多弟子在卖圣兽令,本身没有圣兽的弟子,也可以买枚圣兽令解个圣兽出来凑凑热闹应个景。

  白苍东有心要淘些圣品圣兽令,可惜看了半天,基本上卖的都是一些下品、中品,连上品都难得一见,更不要说圣品了。

  白苍东正觉得失望之时,眼角余光看到街边一个卖圣兽令的小地摊,顿时楞了一下,猛然转头往那小地摊的主人看去,脸色顿时变的古怪起来:“紫衣,真的是紫衣,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卖圣兽令的小地摊摊主竟然是在古魔殿一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紫衣,白苍东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再见到他。

  “紫衣,你什么时候从天魔场出来了?”白苍东走到小摊前,蹲下来凑到紫衣面前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认识我吗?”紫衣一脸迷茫的看着白苍东,仿佛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你这样有意思吗?”白苍东皱眉道,如若不是紫衣在古魔殿曾经给他指了一条活路,他现在转身就走人了。

  “我不记得了。”紫衣还是如以前一般冷淡,说话都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很是木讷。

  “你真的不记得我?”白苍东皱眉问道。

  紫衣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那你是不是紫衣?”白苍东又问道。

  “我只记得我叫紫衣。”紫衣答道。

  白苍东神色古怪的看着紫衣,他实在不知道紫衣到底是真的又忘记了以前的事,还是在糊弄他。

  “你是哪一院的弟子?”白苍东盯着紫衣看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问道,只要知道紫衣是哪一院的弟子,应该就能把紫衣身份打听出来。

  “我不是南离书院的弟子,在海上遇难后被四海院的弟子所救,他们让我暂时在这里照看摊位换取食物。”紫衣说道。

  “紫衣,怎么回事,这人是不是买圣兽令的?”一旁摊位的几个年轻修士走过来问道。

  “他不买圣兽令,好像是认识我。”紫衣答道。

  “不买就别挡着摊位碍事,你认识这个白痴吗?”其中一个年轻修士看着白苍东问道。

  “认识。”白苍东点点头。

  “那正好,我们在海上救了这个白痴,给他吃穿,还给他疗伤,本来想让他干些活抵债,结果他像是白痴一样连叫卖都不会,你是他朋友,那就付十枚中品圣物令补偿我们,把他领走吧。”年轻修士撇嘴说道。

  白苍东看出年轻修士有些敲诈的意味,不过白苍东也没有把十枚中品圣物令看在眼里,而且他还有很多疑问要从紫衣口中知道答案,就摸出了一枚上品圣物令丢给那年轻修士:“这个够了吧?”

  说完,就拉起紫衣离开了那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