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名震三十六院

神品道圣 +A -A

  白苍东连解十七块圣品圣物令的事情震惊了整个南离书院,要不是当时在场的人实在太多,根本没有人相信白苍东几乎不停的写出了十七首圣品诗词。

  至于南离书院之外,虽然也有传说,可是根本没有人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连续不停的写出十七首圣品诗词,所以只当是以讹传讹的夸大传言,都觉得这传言太假,就没人相信。

  可是在书院之内,因为当时目睹的人太多,白苍东当时如同神灵附体一般的表现,却是被传的绘声绘色,那些诗词也都在书院之内传开,读了那些诗词之后,更多的觉得白苍东在文道上的修为实在不可思议。

  人类就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如果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只强一点点,那个人可能会羡慕妒忌恨,可是当一个人在某方面强到只能让人仰望的时候,这个人就会被当成是崇拜的对象。

  经此一日之后,南离文道第一的名号已经和白苍东三个字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但凡南离书院的弟子,提起文道第一个想起的都是白苍东三个字,而白苍东写的那些诗句,都已经被视为教科书一般的存在,南离三十六院之中,有不少院都把白苍东所写过的诗词歌赋收集起来录成册,作为范文教导自己的弟子。

  白苍东在南离书院中的名望之高,一时间达到了一个无人可及的高度,就连镜尘当年的声望都有些不及现在的白苍东,毕竟连写十七首圣品诗词实在太夸张也太吓人了,要不是见到的人太多,那些诗词也都流传了出来,根本没有人相信真有这种事。

  “混蛋!”赤龙贤人一巴掌拍在茶桌上面,直接把茶桌拍了个粉碎。

  本以为可以趁机打击白苍东拉拢绿谷贤人,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使得白苍东的名望在书院之中一时无俩,还让白苍东把绿谷贤人和怜隐贤人都拉去了镜台院。

  原本有些资本的弟子都绝不会选择镜台院,可是如今白苍东南离文道第一的名头坐实,又有两位贤人作为名誉师者,已经有许多弟子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加入镜台院,那时只要拥有上品真命道印就可以加入,这时再想加入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如今镜台院已经被诸多弟子视为三十六院之中比较靠前的选择,差不多已经可以算是前十之列的优先考虑了。

  赤龙贤人虽然知道这样下去白苍东在南离书院的名声和地位只会越来越高,想要动他也就越来越难,可是一时间他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对付白苍东。

  白苍东自己则没有什么感觉,一日连解了十七枚圣品圣物令,让他赚到了八千五点执院贡献,远远超过了他的需求,所以白苍东就关闭了在任务册上面发展的任务,不再为他人解圣物令,毕竟好诗好词是有限的,白苍东当时也是兴之所至才会连解十七枚圣物令。

  一来是为了赚执院贡献,二来也是为了提升自己在南离书院内的名声和地位,他在书院之中越有名望和地位,旁人若想动他就顾及的越多。

  在自身武力太弱的情况下,白苍东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保护自己。

  现在目的都已经达到,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去解圣物令了,至少在不缺少执院贡献的情况下,白苍东不会再去解圣物令。

  宋乐走在南离主岛的街道上,感觉自己旁人看自己的眼光有些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今天似乎很多人都在刻意的看他,而且好像都在指指点点。

  “不会是我的错觉吧?他们为什么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难道是在说我们镜台院的坏话?”宋乐走进自家刚租下来的店铺,店铺刚开张,都还没有来过什么客人。

  “不是我的错觉。”宋乐见几个文士弟子竟然站在他的店铺门口对他指指点点,顿时怒火冲上脑门,快步走到门口对那几个文士弟子大声喝道:“有什么话当着我的面说,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干什么?”

  “宋师兄你别误会,您是镜台院的大弟子,我们只是想要来请教您,现在镜台院还招收弟子吗?招收弟子有什么要求?上品真命道印还能成为镜台院的真传弟子吗?”

  那几个文士弟子所说的话,却让宋乐有些发楞,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什么时候书院的弟子对镜台院这么感兴趣了,连上品真命道印的弟子都来问能不能加入镜台院,而且还有些怕镜台院不收。

  宋乐从那些文士弟子的口中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还好他对于白苍东的高强文道修为已经早有深刻的印象,吃惊过后却是暗自欢喜,以前作为镜台院的弟子都有些被人看不起,如今却到处都是羡慕的目光,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当初选择留在镜台院果然没有错。”宋乐心中暗暗为自己当初的英明决定感到得意,完全忘记自己是被白苍东忽悠之后才留下来的。

  “咳咳,我们镜台院招收弟子是十分严苛的,上品真命道印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你们想要加入镜台院还要……”宋乐清了清嗓子,一副前辈师兄教导师弟的模样。

  白苍东清点了自己的执院贡献点之后,又再次看了看兑换目录,就准备离开镜台岛,先去把那个鬼魔兵兑换回来,以免夜长梦多。

  可是这才刚走到码头,就看到一艘船正向镜台岛驶来,船头上站了一人,却是他的小姨子宫婉芸。

  白苍东本以为宫婉芸可能是送那六名宫家的弟子过来,可是等宫婉芸下来之后,才发现来的只有宫婉芸一人,而且宫婉芸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姐夫,素君姐姐快要没了性命,你管是不管?”宫婉芸看到白苍东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大声说道。

  “素君她怎么了?”白苍东脸色大变,看宫婉芸的模样,宫素君现的情况好像很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