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予我一泄心中诗

神品道圣 +A -A

  “零落黄金蕊,虽枯不改香。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清觞。”

  随着白苍东的手指转动,所有人的眼珠都随之转动,特别是绿谷贤人,紧张几乎不敢睁眼去看,可是又不敢移开眼睛,眼睛里面已经布满了血丝,整个人像是疯子一般盯着白苍东手中的圣物令。

  一朵金色的残菊在白苍东手上绽放开来,看到残菊的那一刹那,绿谷贤人“啊”的一声,双腿竟然站不稳踉跄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可是马上,绿谷贤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如同瞬移般出现在白苍东面前,可是到了白苍东之后,又是一个急停,双手慢慢的伸向那金色的残菊,全身都不可自制的剧烈的颤抖着。

  “枯残菊……是枯残菊……终于……终于有救了……”绿谷贤人双手抱住枯残菊的一刹那,忍不住老泪纵横。

  白苍东看着绿谷贤人的模样,心中暗道:“看起来这四样东西比我想象中的对绿谷贤人更加重要,我的条件是不是开的太少了?”

  白苍东之所以这么有信心,敢拿自己的性命作保证,只是单纯的因为这四枚圣物令正好是梅、兰、竹、菊,这四样东西在中国的历史上,被用来当作主题的诗赋歌赋实在太多了,别说是四枚,就算是四十枚,白苍东闭着眼睛也能够想出四十首以梅兰竹菊为题的文章来,实在中国古代的文人太爱它们了。

  看着抱着四样圣品老泪纵横的绿谷贤人,众人都感觉有些麻木了,四首诗四样圣品,他们只感觉白苍东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之内,无论他再写出什么样的诗句来都不足为奇。

  “还有没有人要解圣物令,我兴致正好,今天的诗还没有写够呢。”白苍东扫了众人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

  众人听了却是心头一震,心中都在想:“难道这些诗不是他以前所写,而是现场写出来的,这不可能吧,那得多变态的人才能够做到这种事,只看一眼就连写四首圣品诗句,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事吧?”

  “该死的白苍东,我又岂能让你如此出风头。”丙火真人一咬牙,掏出了两枚圣物令拿到白苍东面前说道:“白执院,就请你帮我解出这两枚圣品吧。”

  他本来自然没有打算要把这两枚圣品令解出来,五百执院贡献解一枚实在太贵了,可是看白苍东此时气势如虹,如若让他在众弟子心目中留下文道无敌的印象,到时候白苍东在南离书院的名望必定大涨,想要对付他就更加困难。

  丙火真人自然不相信白苍东能够现场连写四首圣品诗句,一定只是运气好,刚好那四首是他以前写的。

  现在丙火真人拿出的两枚圣品圣物令,和绿谷贤人的完全不同类型,他就不相信白苍东也能立刻解出圣品来。

  只要他解不出,或者解出的不是圣品,就可以稍微打击一下他在南离弟子心目中的形象,不至于让一众弟子觉得白苍东在文道上面是不可战胜的存在。

  至不济,只要白苍东不能立刻解出,需要苦思冥想一番,形象会受挫,不会像现在这般让人感觉恐惧和绝望,好像白苍东就是文道无上的神一般。

  “一千执院贡献。”白苍东认得丙火真人,也懒的多说,直接伸手道。

  丙火真人也不多言,付了一千执院贡献给白苍东。

  白苍东收了贡献,拿过两枚圣物令,看了一眼之后,直接将两枚圣物令往石桌上面并排一放,左手右手同时而动,向着两枚圣物令上面同时写去。

  “毛羽�斓白�裁,马前擎出不惊猜。轻抛一点入云去,喝杀三声掠地来。绿玉觜攒鸡脑破,玄金爪擘兔心开。都缘解搦生灵物,所以人人道俊哉。”

  “未明龙骨骏,幸得到神州。自有千金价,宁忘伯乐酬。虽知殊款段,莫敢比骅骝。若遇追风便,当轩一举头。”

  两首诗几乎同时完成,只见一鹰一马从圣物令之中冲出,竟然全部都是圣品。

  “谁人还有圣物令,予我一泄心中诗。”白苍东把一鹰一马随手丢给目瞪口呆的丙火真人,豪气冲宵的对一众早已经看呆的南离弟子说道。

  “我来……我来……”不知是被白苍东的气魄所动,还是真的想要请白苍东帮助他们解开圣物令,许多修士都纷纷拿出圣物令请白苍东去解。

  “五花马,青锋剑……”

  “山重水复疑无路……”

  白苍东来者不阻,只要给了五百执院贡献,都是直接解开圣物令,今天白苍东的状态也是奇佳,有如神助一般,一看到圣物令就能够想到对应的诗句,一枚接一枚,根本停也不停,硬生生把所有被送来的圣物令皆全部解开,而且全部都是解出的圣品,竟然无一例外。

  且不说一众文士和真人,就连绿谷贤人和怜隐贤人这样的人物都已经看呆了,原本白苍东解出梅兰竹菊已经让他们非常惊讶,可是现在却是已经完全呆掉了,像是见鬼一样看着白苍东。

  “南离文道第一……南离文道第一……这是鬼的南离文道第一……整个圣界的历史上有没有这样的怪物啊?”

  所有人心中都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看白苍东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人类,此时也没有人再怀疑白苍东是以前写出的这些诗句,哪有人会这么巧,正好这里出现的圣物令的主题,他都刚好以前写过,而且还都是写出的圣品。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此时明月心看向白苍东的眼神也是一片火热,心中的情绪汹涌澎湃:“魔师的文道修为比我想象中要强大的多的多,如果能够令他为我所用,把古魔殿中的诸魔皆解开其魔名,也许我真的能够在圣界造就出第二个东土魔国。”

  “不不,如果他能够心甘情愿的跟随我,也许我能够一统魔界,成为魔界史上最强大的女皇,最后一统两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明月心望向白苍东的眼神越来越炽烈,一又美目美亮的几乎像是燃烧起来似的,满含了无限的热情和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