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梅兰竹菊

神品道圣 +A -A

  “不知死活。”丙火真人暗中冷笑。

  “好,那我就放心了。”绿谷贤人盯着自信满满的白苍东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绿谷师兄请怜隐阁主一起来签订契约吧,只要我全部解出圣品,以后两位就是我镜台院的师者,还有那两千执院贡献也归我所有。”白苍东说道。

  绿谷贤人犹豫子一下,然后才打出一张灵符,不多时就看到怜隐贤人坐着一只巨大的灰鹤而来,衣襟飘飞真的宛若仙界的仙子。

  “父亲,你急着召我来有什么急事吗?”从灰鹤背上走下,怜隐贤人疑惑的看着绿谷贤人问道。

  绿谷贤人简略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怜隐无奈的说道:“父亲,我现在挺好,你真的不必在意。”

  “白执院虽然只是一个文士,不过文道方面确有过人之处,他既然说可以,应该没什么问题,试一试也无妨。”绿谷贤人劝说道。

  怜隐贤人看了看一脸祈求之色的绿谷贤人,再看了看一旁的白苍东,只是轻轻苦笑一声,轻轻点头算是应允了。

  白苍东和绿谷、怜隐签了契约,白苍东成功解出四枚圣物令,绿谷和怜隐都要成为镜台院的名誉师者,而白苍东若是解不出或者没有解出圣品,那么白苍东就要任由绿谷处置。

  “真的签了,白执院真的能够解出那四枚圣物令吗?实在太难了。”

  “白执院的文道深不可测,他既然签了这样的契约,应该是心中有些把握。”

  “……”

  白苍东为所动,看了看绵盒中的四枚圣物令,随手从里面拈起一枚,伸出手指就要往上写。

  这举动把绿谷贤人吓了一跳,连忙一步踏出,瞬间到了白苍东面前捍,抓住了白苍东的手,眼睛死死的盯着白苍东说道:“你可考虑仔细了,若是解不出圣品,我决定不会放过你,就算院长亲自为你求情,我也一定会取你性命,因为它们对我太重要了,绝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

  “如果你不相信我,大可以去找别人。”白苍东淡淡地说道。

  “我没有不相信你,不是希望你能慎重一些。”绿谷贤人慢慢放开了白苍东的手。

  “我已经很慎重。”白苍东说着又举手往圣物令上面写去。

  “哎……”绿谷贤人忍不住又出声。

  “还有什么事吗?”白苍东转头看向绿谷贤人。

  “没……”绿谷贤人微微摇头。

  “确实没事了吗?”白苍东又问了一句。

  “没事了。”绿谷贤人再次摇头。

  “没事我就开始了。”白苍东说着,直接将手指按在了圣物令上面,写下了一首诗:“耐得人间雪与霜,百花头上尔先香。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

  随着白苍东的一首诗写完,那枚圣物令上的梅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自圣物令中伸展出来,朵朵梅花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其中一朵翩然而落,化为一朵玉梅花,落在了白苍东掌中,诸多异象也随之消失。

  “玉香梅……圣品玉香梅……”绿谷贤人大喜过望,几乎是一把从白苍东的手里把那朵玉梅花给抢了过去。

  白苍东也不在意,又拈了另外一枚圣物令,伸手又是直接往上面就写:“九畹齐栽品独优,最宜簪助美人头。一从夫子临轩顾,羞与凡葩斗艳俦。”

  绿谷贤人见白苍东伸手就写,心都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紧张的手心里面全都是浑,双眼死死的盯着白苍东一笔一划的全部写完。

  “写这些快?真的能作出圣品文章吗?这可是一连两首了。”

  “我看悬。”

  “刚才第一首都成了,这首应该也能成吧?”

  “这可是圣品圣物令,你当是大白菜呢?随便写一首就成?写的这么快,实在太不谨慎了,等下出了问题后悔都来不及。”

  丙火真人冷笑连连,白苍东这种写法,他只觉得白苍东等下死的一定很惨。

  白苍东写完之后,只见幽光闪烁,翠叶伸展,本株兰草之上,九朵并蒂兰花簇拥盛开,化为了一枝九品兰花落在了白苍东的手中。

  “九畹天兰……圣品……真的又是圣品……白执院真是神了……”

  “什么神了,我看这些都是他以前作的诗,现在只不过是拿出来现用而已,否则哪里能这么快。”

  “就算是以前写的诗那也已经很了不起,否则你怎么不写一首圣品来看看?”

  绿谷贤人这次没有用抢的,几乎是用颤抖的双手从白苍东手中接过了九畹天兰。

  白苍东交出九畹天兰之后,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取出一枚圣物令,还是如先前一般直接就往上写诗:“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

  “不是吧,又是直接就写,难道这枚圣物令的主题他以前也写过?”

  “这样也行啊?白执院这也太强悍了吧!”

  “不愧是我南离的文道第一人,真的太变态了,根本就不是人啊!”

  “你们吵什么,还没有开出来呢,谁知道能不能开出圣品来。”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那圣物令之上一根青玉节节拔起,化为一枝晶莹若玉的青竹落在白苍东的手中。

  “青露玉竹……圣品……又是圣品……”绿谷贤人眼眶都已经有些湿润了,不止是双手颤抖,连身子都忍不住跟着抖了起来,差点没有接住青露玉竹。

  “真神了……白执院这文采我真的服了……”

  “南离文道第一果然名不虚传!”

  “这诗就算是他以前写的,我也服了,这是圣品诗还是大白菜啊,随便就能往处丢,像是不要钱一样。”

  “南离文道,我只服白执院一人。”

  怜隐贤人的美目中异彩闪动,忍不住轻轻念着白苍东刚才所写的诗句。

  而丙火真人却是脸色铁青,谁也想不到,白苍东竟然一连三首诗就解出了三个圣品,这和他预想中的剧本完全不一样啊。

  “不好,真的让他解出四个圣品,绿谷和怜隐岂不是都要被他拉入镜台院了?”丙火真人这时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却已经来不及再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苍东拿起了最后一枚圣物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