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条件

神品道圣 +A -A

  丙火真人在人群中幸灾乐祸的看着白苍东,绿谷贤人比他想象中来的还要快,可见绿谷贤人实在是急于治好怜隐贤人的隐疾。

  想想也很正常,绿谷贤人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今都已经是贤人之身,却依然难以婚嫁,自然让绿谷贤人又急又愁。

  “刚才的规矩绿谷师兄应该都听清楚了吧,解一枚圣物令是五百执院贡献,您这四枚就是两千执院贡献,先付贡献后解圣物令。”白苍东自抬身价,见了南离书院的贤人都叫师兄师姐,事实上除了其他两位至人,他以镜尘的弟子来算,叫师兄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

  绿谷贤人二话不说,直接转了两千点执院贡献给白苍东:“我这四枚圣物令都必须要解出圣品,坏了一枚都不行。”

  “解不出圣品我赔你圣品。”白苍东指了指一旁的明月心。

  “我只要这四枚圣物令中的圣品,旁的不要,你必须给我解出圣品,绝不能出任何差错。”绿谷贤人严肃的说道。

  “绿谷师兄,这可有些不大好办,我可不敢保证百分百能够解出圣品,只能保证解不出圣品贡献退还给你,同样的圣品赔给你。”白苍东摊开手说道。

  “贡献你已经收了,就必须给我解出圣品,其它的都不用说了。”绿谷贤人认定了白苍东能够解出圣品,可是又怕因为他们上次的矛盾,白苍东故意不给他解出圣品,所以才会这么一口咬牙,必须让白苍东解出圣品来。

  赤龙贤人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打算利用绿谷贤人,若是白苍东解不出圣品,绿谷贤人就算不和白苍东拼老命,打断白苍东一条腿这种事,他也绝对干的出来。

  “白苍东,现在看你还嚣不嚣张。”丙火真人见绿谷果然如师父所料,强硬的要白苍东解出圣品,心里面顿时乐开了花。

  白苍东解错了绿谷不会放过他,可是白苍东若是不解,绿谷又会认为他是因为上次两人之间的矛盾故意不给他解,无论怎么样白苍东都和绿谷必成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到时候赤龙贤人他们就可以拉拢绿谷一起对付白苍东,绿谷在长老院中颇有话语权,这也是赤龙贤人所需要的。

  “我先前所说的规矩,五百执院贡献可不保证百分百能够解出圣品。”白苍东看着绿谷贤人平静地说道。

  “那些我不管,我只要圣品。”绿谷贤人有些蛮横的说道。

  “白苍东啊白苍东,我看你怎么收场。”丙火真人心中暗自冷笑。

  出乎丙火真人的意料之外,白苍东突然微微一笑:“绿谷师兄,你想必要这四样圣品有大用吧?”

  “你只管解出圣品就好。”绿谷贤人皱眉道。

  “解出圣品也不是不行,不过五百执院贡献我不能保证百分百解出圣品,如果你一定要解出圣品的话,那就不是这个价了。”白苍东笑吟吟的看着绿谷贤人说道。

  “你想要多少执院贡献,只管开个价。”绿谷贤人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不过为了怜隐贤人,他还是痛快的说道。

  “如果执院贡献就能解出圣品的话,想来绿谷师兄你也不会来找我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人能够保证百分百的解出圣品,此四物又对绿谷师兄你极为重要,若是我有一枚解错,恐怕绿谷师兄绝对不会与我善罢甘休,绿谷师兄你觉得我会为了一点执院贡献做这等蠢事吗?”白苍东神色严肃的看着绿谷贤人说道。

  “你自然有些不同,别人也许不可能,以你的文道造诣却未必不能,只要你尽力而为,应该就可以做到。”绿谷贤人咬牙说道。

  白苍东的文道修为之高,绿谷贤人内心中早已经认同,否则也不会来找白苍东,一定要他解出圣品来。

  白苍东只是看着绿谷贤人笑而不语。

  “你到底想要什么?”绿谷贤人忍耐不住,看着白苍东问道。

  “我听说主岛的各位贤人,都可以接受各岛的邀请,成为各院的名誉师者,每月都有固定的时间到各院传道授业,你要我冒险为你解开四枚圣物令也可以,我若全部解出圣品,还望绿谷师兄和怜隐阁主能够一起成为我镜台院的名誉师者。”白苍东目光灼灼的盯着绿谷贤人说道。

  绿谷和怜隐一门两贤人,两人在南离书院的贤人之中也都是排名十分靠前的,而且一人是长老院的长老,一人是天心阁的阁主,若是能够成为镜台院的师者,自然对镜台院大有好处。

  不过白苍东想要他们成为镜台院名誉师者的最大原因还是,镜台院根本没有一个像样的师者。

  文道方面,白苍东自己还能教上一教,但是在武道的修行上面,白苍东自己都还是两眼一抹黑,又怎么能够去教导别人。

  白苍东收那些弟子固然是为了自己,可是却也不能绝了他们的修行之路,在这圣界之中,绝人修行之路与杀人父母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了。

  白苍东本来还有些为这件事情发愁,现在绿谷贤人自己送上门来,白苍东自然不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

  就算绿谷贤人因为自己的关系不肯用心教,那怜隐贤人却是书院内出了名的爱护弟子,性格又是极好,到时候镜台院的弟子去请教她,自然少不得好处。

  绿谷贤人盯着白苍东看了好一会儿,见白苍东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沉吟了片刻,才咬牙说道:“你若能够全部解出圣品来,我就应了你这个要求,不过你若是有一枚解不出圣品,我要你拿一只手来赔,有两枚解坏,我就砍你双手,若是全都解坏,我就断你双手双足。”

  “不用那么麻烦,若有一枚解不出圣品,我白苍东自己砍下脑袋送你当夜壶。”白苍东撇嘴说道。

  围观的众人顿时一片哗然,白苍东这话说的实在太绝对了。

  “他大概是不知道这四枚圣物令的故事吧?当年绿谷贤人走遍青洲,都没有人敢保证一定能够全部解出圣品,他只看了一眼就说出这种大话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