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傲霜松

神品道圣 +A -A

  “五百执院贡献,先付贡献后解圣物令。”白苍东有些惊讶的看了看那文士弟子,并没有直接接过圣物令,他还以为没有文士弟子舍得拿出五百执院贡献来解圣物令呢。

  那文士弟子也不多言,直接转了五百执院贡献给白苍东,然后把圣物令也交到了白苍东手里。

  这时候文士弟子已经解不清自己到底是希望白苍东能够解出来呢,还是解失败的好,毕竟解失败之后,他就能够拿到那个价值连城的类人形圣兽了。

  白苍东确定自己收到了五百执院贡献之后,拿着那枚圣物令仔细打量,一众人都盯着白苍东在看,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能够解出圣品来。

  圣物令上是一幅画,画的内容极其的复杂,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街道两旁种着盛开的桃树和李树,那粉色的树花令整幅画看起来十分的美丽,也把原本就繁华的街道衬托的更加欣欣向荣。

  “原来是这枚长街桃李图的圣物令啊,竟然把这枚圣物令也拿了来,这不是存心要看白苍东的笑话吗?”看清楚了那枚圣物令上的图画,顿时有人惊咦道。

  “长街桃李图?那不是当初出现过一枚,由当时的镜尘贤人作诗,结果却只解出上品的那枚圣品圣物令吗?”

  “就是那一枚啊,当年镜尘贤人做了一首桃李遍长街,连院长和一众长老都大加赞誉,认为绝对是诗中圣品,可是却依然没解出了上品,那可是白苍东的师父啊,连师父都解不出圣品来,白苍东这次恐怕有难了。”

  “是啊,那首桃李遍长街已经是诗中圣品,就算白苍东文道修为再如何高深莫测,恐怕也难以作出超越那首的诗。”

  “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那只可爱的类人形圣兽,恐怕就要落入那文士弟子之手了,他也算是有心计了,竟然拿的到这枚圣物令。”

  “哈哈,是他活该,谁让他竟然敢夸下如此海口。”

  白苍东却是对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充耳不闻,拿着圣物令看了片刻之后,就出手指在上面写道:“入市虽求利,怜君意独真。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瘦叶几经雪,淡花应少春。世人重桃李,徒染长街尘。”

  “怎么回事?这圣物令上的图,不是应该以桃李为主吗?他写的这是什么?寒涧树是什么?”

  “笨蛋,寒涧树就是松树。”

  “松树?那圣物令的图上有松树吗?不都是桃树和李树吗?”

  “这个我也记不清楚了……”

  “这写的什么啊,这要是能解出圣品来,还需要找他吗?”

  众人正自议论纷纷之时,就见那圣物令之上爆发出翠绿的光华,同时伴随着风雪光晕的飘零,一棵松树渐渐生出,便那般翠生生的立在了白苍东面前,其上赫然有着圣字印记。

  “啊!圣品,真的是圣品啊,这怎么可能?为什么那样的圣物令竟然能够解出一棵圣品的松树来?图上面真的有松树吗?”

  “这松树好像有点眼熟……啊……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冷家那株傲霜松吗?原来傲霜松竟然是从这枚圣物令中解出来的!”

  “什么!冷家的傲霜松?是那株能够结出傲霜松子,食之可增强寒霜气劲的傲霜松吗?”

  “就是那棵啊,不过这棵傲霜松才刚被解出来,想要结出傲霜松子的话,还要细心种上十年才行。”

  “种什么种啊,这可是傲霜松啊,拿去卖了也是天价,那文士弟子发财了啊,五百执院贡献竟然解出了傲霜松,真是赚大了。”

  “白苍东果然不愧为院长大人都亲口承认的南离文道第一人,这也让他给解出来了,实在太厉害了,他到底是怎么从那图上面看出能解出松树来的,上面明明画的都是桃李啊。”

  白苍东指了指那松树:“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东西你可以带走了。”

  “谢谢,太谢谢你了。”那文士弟子开始见白苍东解出一棵松树来还有些发呆,听旁边的人说出这是傲霜松,顿时大喜过望,连连道谢之后,把傲霜松给扛走了。

  “白执院,在下凌虚院赵明道,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白执院,不知道白执院可否为在下指点迷津?”一个真人突然开口说道。

  “你想要知道为什么我能够从那一幅图上看出那枚圣物令能够解出傲霜松吗?”白苍东平静地说道。

  “正是。”赵明道点头道。

  “世人只看到那满街盛开的桃李,却看不到被弃之于角落中的寒松,又哪里会明白,当繁华落尽之时,唯有寒松方可傲霜。”白苍东说完之后也不再理那赵明道,看着众人问道:“还有谁要解圣物令?”

  赵明道等人却是因为白苍东的话而陷入了沉思之中,一时间都没有人回答白苍东。

  白苍东顿时皱眉,原本以为自己这么卖力的表现,接下来一定是财源滚滚,众人一拥而上请他解圣物令,这样他就可以大赚一笔,只要随便解个四五枚圣物令,就能够凑齐换那鬼魔兵的圣物令了。

  谁知道他连问了几遍,竟然都没有人出声。

  “既然没有人再解圣物令,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各位请回吧。”白苍东说完就准备要回木屋。

  “且慢。”远处一个声音叫住了白苍东,只见一人自码头缓步而来,几步间已经来到了近前。

  白苍东回头一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叫住他的人竟然天心阁主怜隐贤人的父亲,也是长老院长老之一的绿谷贤人。

  “我上次大大削了他的面子,这老家伙不会是来砸我场子的吧?”白苍东心中暗自嘀咕,不知道绿谷贤人为什么而来。

  “白苍东,我这里有四枚圣物令,你帮我解了出来,我只要圣品。”绿谷贤人说着,就拿出一支绵盒摆在白苍东面前,绵盒里面赫然装着四枚文士阶的圣品圣物令。

  “啊,这不是当年那四枚无人可解的圣品圣物令吗?到现在还没有人解出来吗?绿谷贤人还真有耐性啊,竟然一直留到了现在。”听说过当年之事的修士,忍不住小声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