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怜隐恶疾

神品道圣 +A -A

  “舌似龙泉剑,杀人不见血。”白苍东的两句刻在圣物令上之后,顿时只见圣物令之上血光冲宵,似有龙吟凤鸣之声传出,一柄血色短剑自血光之中冲了出来,饶着白苍东飞行了三圈,才停了下来,径自悬于白苍东面前。

  白苍东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血色短剑,其状如舌,短如匕首,无刃无锋却给人一种不寒而栗,似乎能够轻易斩断一切的古怪感觉。

  白苍东惊讶的却不是它的样子,而是这并非一把圣品神兵,而是一只圣品圣兽,一只剑形的文士阶圣品圣坛兽。

  算上这只剑形的圣品圣兽,白苍东已经拥有四只圣品圣兽了,不算白苍东自己,只是这四只圣品圣兽,就足以横扫文士阶无敌手。

  不过这却不是白苍东的目标,他的敌人可不是文士阶那么简单,只是一个赤龙贤人,如果不尽快晋升贤人阶的话,根本连一战的资本都没有。

  白苍东一咬牙一狠心,也在执院任务册上发布了一条任务:“解文士阶的所有类型圣品圣物令,每解一枚收五百执院贡献,解不出圣品分文不取,解出之物不是圣品赔送圣品一件。”

  离火院。

  “想不到白苍东竟然活着回来了,血弥天都没有能够把他给解决掉。”丙火真人一脸的郁闷。

  “此子心计能力皆非常人可比,越是如此将来为祸也就越烈,绝不能容他为祸南离。”赤龙贤人的脸色阴沉。

  “可是连血弥天都没有能够杀得了他,他不离开书院范围,我们又不好亲自动手,这就有些难办了。想当年血弥天初入南离,暗中偷袭之下,我们南离书院十数位真人都着了他的道,死的死废的废,连他都杀不了白苍东,还有其它什么更好的人选呢?”丙火真人说道。

  赤龙贤人一时间也有些愁眉不展,确实如丙火真人所说,在书院的范围之内,他们自己是不可能动手的,只能暗中使些手段,可是连血弥天这样的魔人都没能杀得了白苍东,他一时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师父,你看这里,白苍东在执院的任务册上发布了一条任务。”丙火真人突然说道。

  “他发布的什么任务?”赤龙贤人接过任务册一看,顿时冷笑了起来:“真是好大的口气,正愁找不到方法治他,他到是自己送上门来了,看来是天若要人死,必先使其疯狂,这个白苍东自己作死,也怪不得我了。”

  “师父,白苍东虽然狂妄,可是这样的任务,也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吧?”丙火真人不解的看着赤龙贤人问道。

  “如果只是解普通的圣物令自然无事,但是如果这件圣物令不一般的话,解不出圣品就可能要出人命,那你说会不会出大乱子?”赤龙贤人冷笑着说道。

  “有这样的圣物令吗?”丙火真人楞了楞,一时想不出赤龙贤人所指为何。

  “当然有,而且不止一枚,就在绿谷贤人手上,当年绿谷贤人持了那四枚圣品圣物令走遍青洲,请你解出之中的四味药材,却是无一人敢解,此事难道你忘了吗?”赤龙贤人笑吟吟的说道。

  “啊!”丙火真人一拍大腿:“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因为当年的怜隐贤人得了某种不治之症,绿谷贤人自天心至人那里求得一记妙方,求遍了青洲才得了四枚圣品圣植令,虽然只是文士阶的圣品,可是却没人敢保证能够全部都解出圣品来。绿谷贤人为此还悬赏重金,结果来了一个文道修为十分有名的贤人,却在解第一个圣植令的时候就失败解成了上品,为此绿谷贤人还与那贤人大打出手,硬是把人家一个贤人的腿都给打断了。”

  “不错,后来绿谷贤人好不容易又重金收得一枚被解坏的那枚圣植令,总算是又凑齐了,可惜却没有人敢再去解他的圣植令。”赤龙贤人笑道。

  “怜隐如今已经是贤人,也没见她有什么恶疾,应该没什么事了吧?那四枚圣品圣植令还有用吗?”丙火真人沉吟道。

  “当然有用,那怜隐的恶疾根本就没有好。”赤龙贤人语气肯定的说道。

  “师父,怜隐贤人到底得了什么样的恶疾,竟然能够纠缠于贤人之身?”丙火真人好奇的问道。

  “此事也算不得什么机密,不过碍于绿谷贤人和怜隐贤人的面子,实在不宜外传,你听听就好,绝不可传了出去。”赤龙贤人沉吟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其实怜隐所得的也算不上是什么恶疾,而是一种先天的特殊体质,只是这种体质对修行并无好处,而且还对怜隐贤人有非常不好的影响。”

  “什么影响?”丙火真人听的入神,心里面像小猫抓一样,忍不住急声问道。

  “你可还记得,当年院长之子曾经追求过怜隐一段时间,可是最后却不了了之,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这件事所有人都觉得很奇怪啊,院长之子和怜隐也算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为什么最后却无疾而终,怜隐直到今天也未嫁人,所有人都想不通啊,难道是和怜隐的恶疾有关?”丙火真人心中一动。

  “不错,就是和怜隐的恶疾有关。”赤龙贤人笑了笑:“院长只有那么一个独子,还指着他为傅家传宗接代,又怎么可能让他取一个石女为妻。”

  “什么!怜隐贤人是石女之身?”丙火真人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半天都没有能够合上。

  “你不是和绿谷的弟子三莲真人有些交情吗?你去和三莲真人聊一聊,好让绿谷知道白苍东要解圣品圣物令之事,只要绿谷去找他,他不解便罢,若是解错一个,以绿谷的脾气,又岂能轻饶了他。”赤龙贤人冷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