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又一圣品

神品道圣 +A -A

  宫素君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白苍东先是一喜,继而大惊,只见白苍东右眼正自泊泊的渗出鲜血,如同鬼魅一般。

  “没有关系,只是眼睛承受不住自身气劲的冲击,并不是被人所伤。”白苍东抹了抹右眼透出的血滴,只是依然有血丝丝渗出,右眼血红肿涨,视线也变的有些模糊。

  他的品阶实在太低,肉体的强化程度还很低,承受不住月轮眼开启时冲击力,这还是因为他修炼过眼技镜心眼,否则右眼很可能直接爆掉,月轮眼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

  “魔人呢?”宫素君这时才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大白鹅身上,连忙向四周看去,却见四周一片茫茫细雨,雨点落入血红的海水中,激起细密的声响,除此之外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已经杀了。”白苍东闭了右眼,尽量让右眼能够得到休息,好快些恢复。

  现在大白鹅已经载着他们快要离开大雨礁的区域了,斩杀了魔人之后,他就立刻解除了宫素君、大白鹅和红泪身上的血纹,马上启程离开大雨礁,以免再生出什么意外。

  他来大雨礁之前被司徒长空夺走了千年一梦,在数百年未出现过魔人的大雨礁遇上的魔人,白苍东担心这并不止是意外那么简单。

  还好离开大雨礁的路上没有再遇到意外,出了大雨礁区域之后,白苍东暗自松了一口气。

  “要不要去镜台岛上坐一坐?”出了大雨礁,白苍东看着宫素君微笑着问道。

  “我出来的时间有些太久了,也该回去了,改天吧。”宫素君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白苍东也不勉强,把宫素君送回了凌虚院之后就直接前往刑院,想要取回千年一梦,在大雨礁遇到了魔人之后,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妥。

  “为什么我不能拿回千年一梦?”事情果然如白苍东所料,他找到了司徒长空之后,司徒长空竟然告诉他,千年一梦暂时由刑院保管。

  “因为你的实力还不足以保护千年一梦,而千年一梦对我们南离书院来说太过重要,万一你进入一些险地,再由千年一梦遗失,我南离书院无法再承受这样巨大的损失,所以在你晋升贤人之前,千年一梦都将暂时由刑院保管,直到你晋升贤人,有了真正运用它的力量,就可以将其取回。”司徒长空面无表情的说道。

  “损失?如果我没有把千年一梦带回来,你们有机会受损失吗?”白苍东气极而笑,冷笑着说道。

  “就因为我们已经失去过一次,绝不能再失去第二次,所以现在必须确保千年一梦的绝对安全。”司徒长空淡淡地说道。

  “和你说不清楚,我到要去找院长问上一问,凭什么我镜台院的神兵要由你们刑院扣押。”白苍东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强行夺回千年一梦是没有可能的。

  “这是长老院和院长的共同决定,你找谁都没用,不信的话,你可自己去问院长。”司徒长空低头看着手上的书卷,也不看白苍东,只是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那个时候要去大雨礁?”白苍东突然看着司徒长空问道。

  司徒长空抬起头来看着白苍东,竟然露出几分赞许之色:“你还不算太笨,你想知道的答案我不能回答你,不过有些答案早已经在你心里了不是吗?”

  顿了顿,司徒长空又说道:“我可以告诉你的只有一点,尽一切努力让自己变的更强,让自己配得上千年一梦,那时再无人能够阻你持有千年一梦,而且对你来说,那也是一个天大的机缘,可以说是足以令南离书院任何人都羡慕妒忌的机缘,你的时间不多了,要好好把握机会。”

  “什么天大的机缘?”白苍东的身子一震,他早就猜到千年一梦绝非只是一件神兵那么简单,可是即始终查不出关于千年一梦的事情,没想到今日竟然在司徒长空这里听到了一点端倪。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该走了。”司徒长空却是不肯再说什么,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白苍东离开刑院之后又去了找了傅青衣,可是却连傅青衣的人都没有见到,不过却也证实了司徒长空所说的话,暂时由刑院保管千年一梦,确实是长老院和院长的共同决定,就算让他见到傅青衣,也不可能现在就要回千年一梦。

  “实力,我缺少的还是实力,我若有实力,没人敢强夺千年一梦;我若有实力,赤龙就不敢暗中搞那么多事;我若有实力,也不会令宫素君陷于险地;我若有实力,就不用事事受制于人活的那么窝囊……司徒长空说的没有错,我必须要让自己变强,但是并不是为了配得上千年一梦,而是要让所有人都给我闭嘴。”白苍东的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回到了镜台院。

  “只斩杀了一千多只阴暗鱼人,所得执院贡献才刚刚一百出头,那魔人未在执院任务之中,杀了也没有执院贡献可拿,幸好这次的圣物令收获颇丰,一百多枚中品圣物令和二十几枚上品圣物令,最重要的就是血弥天被斩杀之时遗落的这枚文士阶的圣品圣物令了。”白苍东看着手上捏着一枚血色的圣物令,在那圣物令之上刻着一柄血色短剑,无鞘无刃,其状如舌,看样子颇为古怪。

  看样子应该是一枚圣刃令,不过在没有解出来之前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并非刻着兵器的图形就一定是圣刃令。

  或是在几天之前,白苍东也没有想要把这枚圣品解出来的想法,但是现在却完全不同。

  意识到自己的实力不足,想要快速增强自己的实力,目前白苍东唯一的优势就是地球数千年璀璨的文化,他想要快速积累大量的资源,让自己能够快速的提升品阶,现在也只能利用这一优势了。

  白苍东凝视着圣物令上的奇形血剑,一时间竟然难以想出合适的诗词歌赋,他毕竟只是一个人,而不是电脑,不可能像是搜索引擎一般,直接搜出匹配的诗词歌赋来。

  “也许这两句能行,不过这两句并不是为剑而作,意思真正所说的也不是剑,不知能不能行。”白苍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中所想的两句刻在了圣物令上面,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两句虽然并非为剑而作,却十分适合这枚圣物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