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月轮之眼

神品道圣 +A -A

  宫素君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血,看着白苍东苦笑道:“看来只能来生再还了。”

  说完,宫素君反转手中长剑,就要刺穿自己的心脏,不愿意落的被魔人控制的下场。

  白苍东伸手一斩,顿时把宫素君手中的长剑打落,宫素君苦笑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没有人可以欠我的债不还。”白苍东眼神一片冰冷,已经被杀意浸透,这是他第一次想要杀人。

  宫素君看着白苍东想要说什么,可是血纹却已经从脖子爬上来,眼睛中泛起了血光,只是挣扎了几下,宫素君就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能力,双眼血红的挥拳打向身前的白苍东。

  “哈哈,真是有趣,你是要杀死你的爱人,还是被你的爱人所杀呢?人类,你要如何选择呢?”魔人盯着白苍东和被控制的宫素君,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魔人,我要杀了你。”白苍东躲闪着宫素君的攻击,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魔人。

  “哈哈,你在说什么梦话?现在你只能选择杀死自己或者是你的爱人。”魔人不屑的大笑道。

  “魔人,报上你的魔之真名。”白苍东眼神冰冷,剑指魔人。

  “哈哈,我当你又如何,想要以此换得苟延残喘吗?”魔人猖狂大笑:“也罢,告诉你本魔的真名也无妨,本魔被困数百年,也是时候让魔名重现于世了,你听好了,本魔名为血弥天,现在虽然只是魔兵,但是将来此名必定威震圣魔两界……”

  白苍东冷冷地打断魔人,漠然吟道:“血染文章泪洗诗,生灵道尽更无疑。西来狂焰焚天,东下江湖绝地维。满眼悲辛惊骨肉,百年怨毒入心脾。知君最有遗民恨,敌忾临风系我思。血战弥天动鬼神,百年积怒万年新。”

  随着白苍东一首诗吟尽,血弥天脸上显露惊喜之色,额头之上光芒大放,血色咒文与束缚着身体的咒链轰然破碎,血弥天整个人都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内中气血涌动,整个人都血气冲天宛若一尊血神。

  “哈哈,竟然解开了,我的魔名禁锢竟然解开了,我血弥天终于可以突破壁障,终于可以横行于世了。”血弥天欣喜若狂,指着白苍东说道:“好好好,看在你解我魔名为我魔师的份上,就饶你不死。”

  “但是我却要你死。”白苍东手中无定剑,踏步走上海面,看着血弥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你解我魔名,不就是为了活命?我现在饶你不死,但你也莫要猖狂。”血弥天轻蔑地说道。

  “我解你魔名,那是因为我已经不再把你当人,我不杀人,但是畜生却非杀不可。”白苍东握着剑,依然一步步踏海而行,眼中仿佛除了血弥天之外已经没有它物。

  “哈哈,你既然想找死,那也别怪我不念魔师之情。不过你能成为我的鲜血傀儡,也是你的造化,也算是我报了魔师之恩。”血弥天眼神一戾,被阴暗鱼人之血染成的海水向着白苍东汹涌而去,转瞬间就把白苍东的身体淹没,白苍东的整个身体都被异血所包裹。

  可是那如同血球一般把白苍东包裹在内的异血,竟然并没有能够困住白苍东的身体,白苍东继续前行,异血竟然如同尘土一般纷纷落下,竟然没有一滴能够侵入白苍东的身体。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控制天下血液,只要血液附体,没有人能够不被我所控制,这不可能……”血弥天惊骇的连连后退。

  白苍东不言不语,只是缓缓扬起手中的剑,指着血弥天慢慢接近,眼中已经尽是杀意。

  血弥天的异血对他不起作用,那是因为他已经吸收了血弥天的魔名咒印,以血弥天的本源力量晋升了二品文士,本就是同源力量,血弥天的异血控制力量自然对他已经无用。

  看着白苍东一步步接近,血弥天的力量又对白苍东失效,顿时胆颤心惊,不敢再与白苍东正面为敌,转身就要潜入海中。

  “你给我等着,本魔晋升魔将之后定然要把你炼化成鲜血傀儡。”说着,血弥天就一头钻进了海水之中。

  白苍东人也到了血弥天原本所在的位置,冷冷看了一眼脚下的海水,十方古帝的阴影在身后显现,如同明月一轮的右眼变幻不定,自月牙至半月,自半月至满月,轮回不止交替不断。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月轮之眼……开……”白苍东的声音冷漠如冰,十方古帝右眼中的明月光明大放,仿佛恒古的岁月都在右眼之中轮转。

  轰!

  白苍东的目之所望,眼前竟然凝聚出血弥天的影子,那血弥天的影子看着白苍东感觉似乎很诧异,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竟然会看到白苍东,自己明明是在深海之中。

  白苍东一言不发,手中无定剑一斩而下,斩过血弥天的影子,血弥天顿时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叫。

  “这……这是怎么回事……”深海中的血弥天惊骇的无以复加,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白苍东。

  “我说过,我不杀人,但是畜生一定要杀。”白苍东手中长剑提狂斩,一剑剑狂斩在血弥天的影子之上。

  每一剑斩过血弥天的影子,在深海之中的血弥天身上就同时出一道口子,鲜血淋漓皮肉皆绽,痛的血弥天翻滚不止。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血弥天的影子和本体皆扭曲惨叫,拼命的求饶。

  白苍东剑斩不止,一剑快过一剑,剑剑皆斩的骨断肉烂,几乎如同是斩血弥天的影子绞碎了一般。

  只听得海下不断传来惨绝人寰的悲鸣,海水沸腾翻滚,喷涌出一股股的鲜血,如同泉井喷涌,不多时就见一具已经完全不成人形的尸体浮出水面,仿佛受尽了千刀万刮凌迟之刑,一枚圣物令同时飞了出来。

  白苍东伸手抓住那圣物令,看也不看那血弥天的尸体一眼,径自踏波回到了礁石上。

  血弥天一死,失去控制的宫素君顿时昏倒在地上,只是身上的血纹却并没有退去。

  白苍东伸手向着宫素君身上一按,十方古帝的虚影浮现,只见十方古帝的身体之中竟然似有血液在经脉血管中流动,白苍东的手掌碰到宫素君的身体之时,宫素君身上的血纹顿时如潮水般被吸走,十方古帝虚影中的血色经脉也似乎更明显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