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异血之力

神品道圣 +A -A

  “红泪,能不能把我们送到那边的礁石上?”白苍东看着脚下鲜血的海面,突然对红泪说道。

  红泪也不回答,一手一个抓住了白苍东和宫素君,自己则落在了海水之上,踏着海水向那块露出水面两米多的礁石冲去。

  “哈哈,蠢货,白费力气。”魔人眼中露出轻蔑之色,眼中血光转动之间,海水中的异血已经通过红泪与海水接触的双腿钻入他的身体之内。

  血色的花纹飞快的在红泪身上蔓延,开始只是双腿,很快就蔓延至了全身,然后就蔓延到了脸上,红泪还未把白苍东和宫素君带到那礁石之上,双眼就已经开始泛红,眼看就要被那魔人给控制了。

  红泪冷喝一声,双臂用力把白苍东和宫素君甩向礁石,在两人被甩出去的刹那,他的双眼已经完全被血色覆盖,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

  白苍东和宫素君凌空翻身,借着红泪的一甩之力,终于险之又险的落在了礁石之上,白苍东立刻把红泪收回了虚界,否则以红泪的剑法之快,只需要一剑就可以取他们的性命。

  “算你们****运好,不过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逃掉,你们只不过是在地狱门前多走了两步而已。”魔人心念一动,成群的阴暗鱼人都向着礁石冲了过去。

  白苍东与宫素君背靠着背,召唤出了无定剑,心神完全侵入霸月的境界之中,无定剑挥出,顿时把一只从海水中跃出的阴暗鱼人斩去了头颅。

  虽然白苍东还没有炼气化光成就真人之身,发挥不出无定剑真正的威力,不过只凭借无定剑的锐利,再加上霸月斩的意境,再加上在礁石之上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竟然硬生生把阴暗鱼人阻于礁石之下,没有阴暗鱼人的鲜血能够沾染到礁石上面的他们。

  魔人微微皱眉,刚开始的时候,红泪斩杀的阴暗鱼人太多,再这样下去,附近的阴暗鱼人都快要被杀光了。

  突然,魔人的眼珠子一转,那群围攻礁石的阴暗鱼人突然散去,全部向着礁石的西侧聚集而去。

  “他想干什么?”宫素君疲惫的喘着气,身上已经香汗淋漓。

  白苍东盯着那些阴暗鱼人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却有些冷。

  突然,只见两只阴暗鱼人从海水中跳起了来,只是它们却不是攻击白苍东和宫素君,而是同时用利刃般的双爪把对方斩开,鲜血顿时漫天的飞撒。

  接下来一对对的阴暗鱼人都是如此而为,一个个高高的跃出水面,把自己的同类斩杀,任由鲜血飞撒在空中。

  “它们疯了吗?”宫素君看的目瞪口呆。

  “它们没有疯。”白苍东的神色却是凝重无比。

  宫素君还想说什么,却只感觉一阵风吹来,那些飞溅在空中的鲜血混合在细雨之中,犹如血雾一般随风向着礁石飘了过来。

  宫素君顿时也变了颜色,这漫天如同血雾一般的鲜血,随着细雨狂风而来,几乎无孔不入,他们根本不可能完全阻止血液的入侵。

  “哈哈,绝望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滋味,慢慢的品尝吧。”魔人疯狂的大笑,眼中的狂热几乎就要燃烧起来。

  眼看着血雾伴着细雨袭卷而来,宫素君忍不住惊骇的后退,可是礁石只有几米见方,她又退得到哪里走,只退了两步就撞在了白苍东身上。

  白苍东伸手揽住了宫素君的腰肢,轻声说道:“本来想要带你出来散散心,没有想到竟然连累你陷入了危难之中。”

  “是我命该如此,怪不得你。”宫素君抬头看着白苍东轻语道:“我以前那样对你,你可曾恨过我?”

  “你们父女在那时肯收留我,已经是天大的恩德,我又怎么会恨你们,感激还来不及呢。”白苍东笑道,以前那个本就不是他,他自然是无所谓。

  “终究是我欠了你的,没有履行一个妻子的责任,不过欠你的只能来生再还了。”看着即将笼罩礁石的红雾,宫素君突然垫起脚尖,轻轻在白苍东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

  白苍东微微一呆,宫素君却是已经闭着眼睛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了。

  “我这人性子急,来生还实在太久了,今生欠的还是今生还吧。”白苍东一剑斩向那随风袭卷而来的血雾。

  “哈哈,真是白痴,你的剑力量再强,也抵挡不了无处不在的液体和雾气。”魔人的话才刚说完,脸色却突然变了。

  只见白苍东的长剑斩在血雾之上,那些血雾竟然突然间倒卷了回去,看起来怪异到了极点,完全违反了定律。

  “这怎么可能?”魔人瞪大了眼睛。

  宫素君此时也睁开了眼睛,看到白苍东的长剑劈在那红雾中,红雾顿时逆着风倒卷了回去,景象十分的诡异。

  “方向……你竟然拥有控制方向的能力……把剑过之处的风向颠倒了……”魔人终于看出了端倪,跳着脚指着白苍东叫道。

  “魔人,我与你无怨无仇,我也不想杀人,你解开我两只圣兽身上的禁制,我可放你一条活路。”白苍东淡淡地看着那魔人说道。

  “哈哈,你是白痴吗?你能逆转方向又能如何?你终究还只是一个文士,不能炼气化光,你根本就碰不到我,等到涨潮之时,那块礁石就会被海水淹没,到时候你一样会成为我的鲜血傀儡,你凭什么和我叫嚣?你应该跪下来求我,求的本大爷爽了,也许会考虑放你一条活命。”魔人阴狠的叫道。

  白苍东看着那魔人没有说话,突然却听靠在他怀里的宫素君轻轻哼了一声,白苍东低头一看,只见一只巴掌大的螃蟹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礁石上,蟹钳夹住了宫素君的脚踝,一丝鲜血正钻入宫素君白嫩的皮肤中。

  白苍东一剑斩了那螃蟹,可是却已经太晚了,那一丝鲜血已经钻入了宫素君的皮肤下。

  “哈哈,成功了,你以为我只能控制阴暗鱼人的血液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只要被我所污染的血液,都可被我所控制。”魔人放肆的狂笑,血纹迅速的在宫素君身上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