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强取

神品道圣 +A -A

  大雨礁之所以被称为大雨礁,是因为这片区域一个月有大半个月都下着小雨,剩下的时间更是暴雨的领域,就算是修炼有眼力秘技的修士,在暴雨之中也难以看清路线,也更容易被暗阴鱼人偷袭。

  白苍东和宫素君还未赶到大雨礁,就被一个骑着四翼飞兽的修士拦住了去路。

  “你可是白苍东?”那修士面无表情的看着白苍东问道。

  “在下正是白苍东,不知道阁下是哪位?有何事要找在下?”白苍东打量着那修士,他不担心这修士会在这里对自己不利,这里毕竟是在南离三十六岛的范围之内,在书院的大阵之下,很容易就能够监控到一切,就算是赤龙也不敢随便出手伤人。

  “刑院执院司徒长空,你是否要进入大雨礁?”那修士神色不变的问道。

  “是要进入大雨礁完成猎杀阴暗鱼人的任务,有什么问题吗?”白苍东微微皱眉,刑院在南离书院就相当于是绵衣卫一般的存在,也是维持南离书院律条的主要力量,这样的人找上门来,不用想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

  “你有两个选择,留在可以确保千年一梦安全的区域,或者交出千年一梦暂时由刑院负责保管,你自己前往大雨礁,出来之后再来刑院领取千年一梦。”司徒长空依然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面孔。

  “大雨礁只有些文士级的魔物而已,没有这个必要吧?”白苍东皱眉说道。

  “这是长老院的决定,绝不允许千年一梦出任何意外,留下千年一梦或者你回去,你可以自己选。”

  “如果我一定要带着千年一梦一起去呢?”白苍东微微挑眉,他还准备靠着千年一梦秒杀阴暗鱼人呢,不让他带千年一梦进去怎么行。

  白苍东也只是那么一说,谁知那司徒长空大手一挥,青色的神光化为一只似鹰似雕之形,向着白苍东飞扑而去,速度之快宛若流光,只是刹那间就到了白苍东面前。

  千年一梦自动飞起,化为灰烟斩向光鹰,谁知那光鹰双爪一探,竟然凌空抓住了千年一梦,在空中一个盘旋,竟自飞回了司徒长空手中,那千年一梦竟然被司徒长空握在手中,任它如何挣扎长吟,却也挣不脱司徒长空的手掌。

  “脱离危险之地,自己到刑院去取。”司徒长空说着便令那四翼飞兽破空而去。

  “喂,怎么说抢就抢说走就走,你们还讲不讲理了?”白苍东心中那个郁闷,他虽然因千年一梦而保住了性命,书院之中没人敢动他,可是也因此受到了制约。

  “要不我们先去刑院把千年一梦要回来?”一旁的宫素君轻声说道。

  “不用了,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守在镜台岛上,先去大雨礁完成任务再说吧。”白苍东微微摇头,晋升之路绝非守着镜台院就可以完成的,大雨礁他确定要去的。

  不能带千年一梦进去屠杀有点可惜,不过还好只是猎杀阴暗鱼人,到也不是非千年一梦不可。

  在快要进入大雨礁的区域之前,白苍东就把红泪召唤了出来。

  宫素君看到红泪顿时一楞,有些惊讶的说道:“类人形的圣兽?”

  像这样与人类高度相似的圣兽,可是难得一见的。

  “从别人那里暂时借来的。”白苍东答了一句,转向红泪说道:“我们要进大雨礁猎杀阴暗鱼人,若有阴暗鱼人偷袭,你就直接斩了。你知道阴暗鱼人的手段吗?”

  “以前来过。”红泪淡淡地应了一句,便坐在白鹅背上不再说话。

  宫素君却是看的目瞪口呆,她还从未见过这样高智慧的圣兽,竟然可以和主人对话。

  “这只圣兽还会人语?”宫素君不住的打量红泪,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绝艳的人类男子,完全看不出这竟然是一只圣兽。

  “红泪本身虽然只是文士圣品,不过他早已经超凡,晋升真人阶只是迟早的事,以后说不定能够成就贤人甚至是至人之阶,非一般的圣兽可比。”白苍东实在爱极了红泪,心中想着怎么能把红泪一直留下来,相比之下那一千点执院贡献实在不值一提。

  “超凡圣兽!”宫素君更是惊讶,目光几乎无法从红泪的身上移开。

  突然,细雨之中,海水下突然窜出一道黑影,持着一根尖刺之物刺向正在打量红泪的宫素君。

  宫素君神色一变,想要拔剑抵挡,可是那黑影的速度实在太快,她的剑还没有拔出鞘,那尖刺之物已经刺到了她的咽喉前。

  只见血光一闪,宫素君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见那黑影鲜血狂喷,身体分成两半落入了海水中。

  宫素君转头去看,却见红泪依然坐在那里动也未动,手按着剑柄,剑却已经归鞘,在细雨之中显得极为飘逸,她竟然连红泪是如何出剑的都未看到。

  “好快的剑!”白苍东也忍不住赞叹一声,与红泪的剑相比,南宫宵的快剑简直不堪入目,这才是真正的快剑。

  白苍东已经使用了镜心眼,却依然只看到血色剑光一闪,连那剑长的是什么模样都没有看清楚,那剑就已经回鞘了,而红泪除了手臂,连头发都没有动一下。

  “这红泪虽不是宫无后,却有着与宫无后一般奇诡绝快的剑法,真不知道他若是成长为贤人甚至是至人之时,剑法又将到达何等恐怖的境界。”白苍东实在爱煞的了红泪,心中盘算着怎么才能将红泪真正收为自己所有。

  白苍东驾驭着大白鹅在细雨中前行,不时有阴暗鱼人自海水中窜出偷袭,却都被红泪一剑斩杀,根本不需要白苍东和宫素君动一根手指头。

  宫素君多次注意去看红泪出手,却都只见血色剑光一闪,阴暗鱼人被斩杀,剑已回鞘,根本连那剑长什么样子都看不清。

  “九品与圣品的差距真的如此大吗?”宫素君以前还为自己能得上品真命道印而有些自豪,如今见过圣品红泪的剑法,却是生出几分不甘心,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去冲击圣品圣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