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送礼

神品道圣 +A -A

  “你你你……还我的红泪……”七花真人突然从地一跃而起,抓住白苍东的衣领叫道。

  “我也想还啊,可是他自己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我只能解除控制权给他自由,至于你能不能让他认主,那我就没有办法了。”白苍东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

  七花真人顿时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凶神恶煞的叫道:“你敢放走红泪,我就宰了你。”

  “真人你说怎么办,我都听你的。”白苍东无奈道。

  七花真人呆了呆,缓缓松开了抓着白苍东衣领的手,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院的弟子?你先写一张欠条,等我找到能够拿回红泪的方法,再去找你要。”

  “也好,在下白苍东,是镜台院的执院。”白苍东说道。

  “执院?”七花真人楞了一下,上下打量着白苍东,好一会儿才说道:“你小子骗谁呢?想拿了红泪跑路是不是?镜台院的执院是镜尘贤人,整个南离书院谁人不知,你还敢骗我……”

  说着,七花真人就要对白苍东动手。

  “真人想来在这里隐居很久了,最近两个月都没有与外界接触吧?我师镜尘早已经晋升至人,已经去了镇守死关,如今镜台院由我暂代执院之职。”白苍东连忙说道。

  “镜尘贤人已经晋升了至人?”七花真人顿时一呆。

  “这件事整个书院都知道,真人若是不信,可以去找同门问一问,看我有没有欺骗真人,我这白苍东三个字,现在在书院之中也算有些名气,真人问一问不难知道我是否在说谎。”白苍东微笑道。

  “好,你站在这里别动。”七花真人从怀中掏出一枚符�,在上面写了几个字,抖手打出一个手印,那符�顿时化为光影消失。

  没多时,突然只见七花真人灵光一闪,光影重新凝聚出一张符�,七花真人看了看那符�上面的字,脸色变的越来越古怪起来。

  “你真是镜台院的白苍东?”七花真人收回了符�,神色怪异的看着白苍东问道。

  “这柄千年一梦应该不会有假吧?”白苍东指了指挂在腰间的千年一梦。

  七花真人点点头:“你把欠条写了就可以回去了。”

  白苍东按照七花真人的要求写了欠条交给七花真人,然后又问道:“真人,你看我那一千点执院贡献……”

  “红泪都被你拿走了,你还问我要贡献?”七花真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苍东,仿佛此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真人啊,话不能这说,不是我愿意带走他,而是他自己不肯走,说起来你这也算是寄存,我都没有问你要寄存费。按照约定,我确实帮你解开了圣兽令,那一千点执院贡献你也应该给我,做人要讲道理是不是啊?”白苍东认真地说道。

  “想要执院贡献是吗?”七花真人冷脸看着白苍东。

  “约定是这样的,真人总不能让我白干活吧。”白苍东苦着脸说道。

  七花真人大袖一挥,一股神光顿时把白苍东从院中吹飞了出去,院门自动关上,只听七花真人恼怒的声音从院中传出来:“什么时候你把红泪交还到我手上,再来找我要贡献吧。”

  白苍东郁闷的从地上爬起来,恨恨地拍了腰间的千年一梦:“七花真人这样对我,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千年一梦发出一声轻鸣,像是在嘲笑白苍东活该。

  白苍东拿千年一梦没办法,千年一梦只是认同了他,但是他却没有控制千年一梦的能力。

  还好七花真人那一袖只是把白苍东赶出去,没有真的要伤他,白苍东只是摔了一跤,也没有受伤。

  “真是命苦啊,我到哪里再去找一千执院贡献呢?”白苍东只得离开无花岛,回到镜台岛上再想别的办法。

  白苍东回到镜台岛,又翻看了任务册,看来看去都没有轻松赚大量执院贡献的任务了。

  “看来我也只能出去猎杀魔物赚些辛苦钱了。”白苍东想到自己也要和凰仙他们一样出去当苦力,心里面多少有点不是滋味,这资本家才当了没两天,就得亲自下海干活,想起来都是眼泪。

  白苍东正谋划着要去哪里猎杀魔物,却见阵纹闪烁,有人登上了镜台岛。

  走出木屋向码头的方向看了看,镜台岛实在太小,一眼就看了个清楚,一艘船上下来了五个人,基本上都是白苍东的熟人。

  他名义上的妻子宫素君,还有小姨子宫婉芸,再有就是李家的李因,另外两人白苍东看着就皱起了眉头,一个是宫素君的三伯父宫傲龙,还有一个白苍东不认识,看起来应该是一位真人。

  “他们一起来镜台院干什么?”白苍东暗暗皱眉,自从上次宫傲龙逼着宫素君改嫁的事件之后,他和宫家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来往了,就连宫素君也没有再见过面。

  “姐夫,我和姐妹来看你了,听说姐夫你成了镜台院的执院,真是令人好生羡慕。”宫婉芸快步走到白苍东面前,甜甜地说道。

  “苍东啊,祝贺你接掌了镜台院,这是家主让我们送来的一点贺礼,你不要嫌弃才好啊。”宫大同让李因挑着的两个大箱子放在了白苍东面前。

  其中一箱装满了各种类型的圣物令,还有一个箱子里面则是放的则是精致的兵器、铠甲等等,一看就知道都是上品。

  “这我恐怕受不起。”白苍东淡淡地说道。

  宫傲龙连忙说道:“苍东啊,上次事都三伯父我是思虑不周,都我的错,让你受委屈了,不过我们怎么说都是一家人,看在素君的面子上,你就原谅三伯父这一回吧。”

  “是啊苍东,说到底我们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现在你刚刚接掌镜台院,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家里说,我们一定尽全力帮你。”宫大同说着也看了看宫素君。

  宫素君心中暗自一叹,宫傲龙和宫大同都希望她能帮着说话,可是她和白苍东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有些话又怎么说的出口。

  “姐夫,都是家里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宫婉芸拉着白苍东的手臂娇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