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红泪

神品道圣 +A -A

  圣兽令上面的圣兽形象竟然是一个身着红衣红帽,手中握着一柄红色连鞘细剑的人类,只从画上面看,完全看不出这是圣兽,与人类几乎没有区别。

  白苍东之所以惊讶,不是因为这是类人形的圣兽,而是因为这圣兽的形象猛的一看,真是十分像是林青霞所扮演的东方不败,那一身的红衣红帽,还有那阴阳糅合的诡艳之美,无一不是东方不败的气质。

  可是白苍东再看第二眼,又觉得这圣兽更像是他所知道的另外一个人。

  红衣红帽,还有那鬼魅般气质,和手中的红剑,就连眼角的那一滴红色血泪,都像极了白苍东所知道的一个人。

  “真人,不知道这圣兽以前为何名?”白苍东看着七花真人问道。

  “他的名字叫红泪。”七花真人答道。

  “红泪吗?”白苍东微微皱眉,这与他所知道的那个人的名字并不相同。

  “你要不要听一听以前解出他的诗句?”七花真人看来很想要把红泪重新解出来,虽然他不知道白苍东之名,却也没有看轻一个文士的意思。

  “不用了。”白苍东微微摇头,他对于红泪的名字和这个形象都没有更多的联想,唯一想到的就只有那个人。

  七花真人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就想要转身走回木楼之中。

  “真人,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试着解一解?”白苍东有些不死心的问了一句,这圣兽实在太像是那个人了。

  “你有把握吗?”七花真人回过头来看着白苍东问道。

  白苍东微微摇头:“我心中有些想法,但是不敢保证一定能成,只能试上一试。”

  七花真人沉吟了片刻,再次把圣兽令拿出来递给白苍东:“也好,你就试试看吧。”

  因为是自我封禁重回本源的圣兽令,如果白苍东作不出能够与之匹配的文章,圣兽就不会被解出来,不像是普通的圣兽令,就算文章作的不行,圣兽也会被解出来,只是品阶比较低而已。

  白苍东拿着圣兽令,微微凝视了圣兽令片刻,这才把气劲凝聚于指尖,慢慢的在圣兽令上面写道:“红罗账,怯春寒,香雾云薄,铜雀影阑珊。侧看水晶瓶,蝶衣流丹,可渡阳关。且荼蘼燃尽,满身烟暖,画屏照衣冠。”

  七花真人皱眉看着白苍东,白苍东所作与以前的那一首完全不同,可以说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似乎与红泪也谈不上什么联系。

  正在七花真人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的时候,突然看到白苍东手中的圣兽令光芒大放,化为似纱似绸的红烟,在白苍东手间一饶,飘飘然落于地上,化为了一个红衣红帽,眼神中流露着莫名哀伤之色的剑客。

  “竟然真的可以!”就连白苍东自己都是有些意外。

  他所写的是木偶剧霹雳中一个名为宫无后的人物的诗号,霹雳中的人物大多有诗号,白苍东见这圣兽外形和气质实在太像宫无后,所才才把宫无后的专属诗号写出来试一试,没想到竟然真的能行。

  那宫无后一生悲苦,父、师、友皆死绝,可以说他们的死系于他身,最后连他自己都****而亡。

  他眼角的那一滴血泪,传说是女娲造人之时被树枝所伤,一滴鲜血掉落在了泥人的脸上,从此泥人坠入无尽轮回,带着血泪之眼行于世间,一但血泪之眼觉醒,就可以达到非天非人,非阴非阳的绝世武学境界。

  “幸好这是圣兽红泪,而不是真的宫无后,希望他不会像宫无后一样悲苦。”想到宫无后,白苍东心中轻轻一叹。

  “红泪……红泪……”七花真人神色激动的走到红泪面前,用颤抖的手指就要去抚摸红泪的脸颊。

  却只见红泪神色冷漠,手中红剑一动,红色的剑光一闪,七花真人的手掌就差点被斩下来,而红泪依然是一脸的冷漠。

  “真人莫急,我这就把红泪转解还你。”白苍东解出了红泪,现在红泪是他在名下,控制权是在白苍东的手中。

  七花真人高兴的连连点头,白苍东把红泪的控制权交割给七花真人,可是七花真人却是脸色一变,他竟然没有办法获得红泪的控制权。

  “前世缘,今世孽,七花,你不是我的主人,也不该是我的主人。”红泪突然开口说话,把白苍东吓了一跳。

  白苍东还从未见过如此有智慧的圣兽,简直与人一模一样,同为圣品圣兽,大白鹅的智商可比这红泪要差的太多了。

  “不愧是超凡的圣兽,实在太强大了,同为类人形圣品圣兽,不知道那个狼女有没有超凡的机会。”白苍东心中暗自艳羡,可是他却不知道,狼女是明月心的部分本源所化,天生就已经超凡。

  七花真人听了红泪之言,原本激动的脸上一下子变的落寞无比,像是在对红泪摇尾乞怜般的说道:“我已经失去了她,现在我只剩下了你,我不能再失去你,求求你留在我身边。”

  “她从未属于你,你也从未失去过她。”红泪说完,竟然起身径自走到白苍东面前,冷漠地说道:“送我回虚界。”

  白苍东楞了楞,然后看向七花真人,却见七花真人伏在地上已经哭成了泪人,根本没有反对的意思,白苍东想了想,这才把红泪收回了虚界。

  “咳咳,真人,你看这事要怎么办呢?”白苍东心中自然是爱极了这圣兽红泪,恨不能把红泪直接据为己有,且不说红泪的灵智如此之高,单单只是超凡这一点,就已经是无价之宝,现在虽然只是圣品文士阶,可是他能够继续升级啊,以后指不定能够达到什么等级呢,潜力实在太大了。

  可是这毕竟是交易,红泪是七花真人的,白苍东并没有资格把他占为己有。

  七花真人没有理白苍东,伏在地上大悲大哭,好半天都没有止住,让白苍东在旁边感觉十分的尴尬,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好不容易等七花真人收住了哭声,慢慢从地上坐起来,一双又红又肿的眼睛盯着白苍东一眨不眨,看的白苍东浑身发毛。

  “真人,你看这事情怎么办啊?那红泪灵智太高,就算我舍弃他的控制权,他也能够拒绝再向任何人交出自己本源控制权,除非他自己愿意,没有人能够再成为他的主人,这可怎么办是好?”白苍东连忙苦着脸对七花真人说道,心里面却是有些高兴,若是能把红泪留下,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还是大到能砸死人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