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服不服?

神品道圣 +A -A

  白苍东眼中闪过赞许之色,就算在如此愤怒之下,依然没有被情绪完全蒙蔽心智。

  身形动也不动,手掌微动,一柄长剑就已经出现在白苍东手中,霸月斩狂击而出,斩的不是南宫宵的人而是他的剑。

  嘭!

  双剑相交,南宫宵的长剑直接被斩断,白苍东手中的剑刃在距离他头顶不足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五品文士却连我一招都接不了,我说你是垃圾你服是不服?”白苍东看着南宫宵平静地说道。

  “我不服,你不过就是仗着一把神兵利刃而已,若是兵刃一样,我绝不会输你。”南宫宵倔强的瞪着白苍东说道。

  “好。”白苍东把无定剑收了回去,伸手从旁边的树上折下一根两尺长,只有小枝粗细的树枝看着南宫宵说道:“刚才我用真人级的兵器,你觉得我是依仗兵器赢你,那我就用此物当作兵器吧。”

  南宫宵脸色难看,像是受了莫大的侮辱,凰仙、宋乐和雷狮也都惊诧的看着白苍东手中枝条。

  那枝条看起来柔柔软软的,连挺都挺不直,仿佛随便一碰就会折断,白苍东竟然要用它当作兵器与南宫宵再战,都觉得白苍东实在有些托大了。

  同样是圣品真命道印,白苍东只是文士一品,南宫宵却是文士五品,刚才白苍东仗着真人级的神兵斩断了南宫宵的剑,现在用这枝条又怎么赢得了南宫宵。

  南宫宵一咬牙,又召唤出了一柄剑器,他是南宫家的天之骄子,身上所带剑器不止一柄,就算只是备用的货色,也是难得的文士级上品剑器。

  剑光一闪,南宫宵再次用出刺心剑法,长剑如毒蛇吐信般刺出,端的诡异凶险到了极致,反应比较迟钝的雷狮都看不清那剑是如何刺出的。

  白苍东站在那里,似是居高临下般看着南宫宵,将手中枝条高高举起,依然如同刚才一般直直的斩向南宫宵手中的剑,便如一轮弯月斩下。

  枝条与剑交击,那看似矛软的枝条轻轻一震,南宫宵手中的上品剑器竟然再次被斩成了两截,而那枝条再次距离南宫宵的脑袋不足一厘米。

  “现在你服不服?”白苍东面无表情的看着南宫宵。

  “不服,我所修以快为主,你只是所修之法只不过气劲雄厚,胜我又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和我比快。”南宫宵硬着头皮说道。

  “比快是吧?”白苍东微微一笑,手中枝叶陡然而动,直接沿着南宫宵的头皮削了下去。

  南宫宵吓了一跳,下意识闪躲后退,可是躲过了枝条,身上的衣服却被削开了尺长的一道口子。

  白苍东手中枝条再次斩向南宫宵,南宫宵连忙招出长剑相迎,结果长剑再次被斩断,同时身上的衣服又被斩开了一道口子,与刚才的那道口子交错之下,衣服顿时破掉了一大块,露出胸前的大片肉体。

  白苍东手中枝条连续不断的斩下,南宫宵又招出两柄剑挡了两次,结果都被斩断,然后便没有了兵器,逃又逃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苍东手中枝条不停的落下,转眼间就被斩的满身衣服碎如破烂,几乎难以遮体,最后被白苍东手中枝条狠狠抽在身上,顿时被抽翻在地,一时间竟然没有能爬起来。

  白苍东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南宫宵:“我收你做弟子,便是看你有些天赋,与外面的那些凡夫俗子不同,若是跟随我苦头修行,将来或可走上我自己未能走上的道路,想不到却是我看错了。”

  随手把枝条丢到一旁,白苍东转身向木屋而去:“在我看来,那些什么九品文士圣品文士都不过是一群垃圾而已,你所拥有的天赋远胜于他们,但是既然你自己认为你连那些垃圾都比不上,那就当是我看错了,如果你一直抱持着这种心态,还是去离火院找那赤龙当师父吧,我只当从未见过你。若是连明珠自己都认为自己只是垃圾,甚至比垃圾还不如,那么明珠暗投也没什么可惋惜的。”

  说完,白苍东已经走进了木屋之中,而南宫宵却是面如死灰的坐在地上,都忘记站起来了。

  “阿宵,你可是心中依然不服?”凰仙突然看南宫宵说道。

  南宫宵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他确实不服,白苍东只是劲力比他强,他若是气劲够强,白苍东又怎么挡的住他的剑。

  “战场之上,胜者为王,谁又会管你擅长什么,你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任何借口而言,而且就算你的气劲和师父一般无二,你也一样会输。”凰仙淡淡地说道。

  南宫宵猛的抬起头看着凰仙,似是十分不信凰仙所言。

  凰仙轻叹一声:“如果我没有看错,师父所用的那一斩已经凝成意境,师父不愧是至人弟子,一品文士之身竟然能够凝结意境,南离书院只怕古今未有一人,或者说整个青洲也从未有一人,你输的不冤。”

  “你说他凝聚出了意境?”南宫宵身子猛的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凰仙。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自己仔细想想吧,若非你刚才心智不稳,师父用以枝为刃出手之时,你就应该能看出一些了。”凰仙说道。

  经过凰仙的提醒,南宫宵回忆白苍东用枝条所出的斩击,那斩法至纯至霸,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斩,却让他生出有种无可抵抗不能与之抗衡的感觉,那绝非技法所致。

  当时南宫宵被愤怒所迷未能感觉出来,如今细细一想,却是额头上都溢出了细密的冷汗。

  “意境……真的是意境……他一个一品文士竟然凝结出了意境……”

  “好好想想吧,师父看重你,觉得你是可造之材,才收你做弟子,你却自己看低了自己,若是连你自己都放弃自己,再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按照师父所说,还是去拜了赤龙贤人当师父吧,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凰仙轻叹一声,慢慢走向镜石,去看那镜石之上所刻的道诗。

  南宫宵被凰仙说的心神恍惚。

  “我收你做弟子,便是看你有些天赋,与外面的那些凡夫俗子不同……”

  “在我看来,那些什么九品文士圣品文士都不过是一群垃圾而已,你所拥有的天赋远胜于他们……”

  “若是连明珠自己都认为自己是垃圾,甚至比垃圾还不如,那么明珠暗投也没什么可惋惜的……”

  白苍东的一字一句自南宫宵脑海中响起,此时南宫宵却只觉得羞愧难当,脸色变幻不定,再看看镜石前的凰仙,南宫宵猛的一咬牙,走到木屋前伏身拜下。

  “弟子知道错了,请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南宫宵绝不会再让师父失望。”